在一个层次上沟通,什么层次?

回忆每一次需求方案的讨论过程,有一些讨论陷入僵局,需要反思。

创业产品阶段下,如果你要说服我1+1=2是错的,与其反复证明1+1=2是错的(毕竟需求很难证明),不如在1+1=3、4、5等芸芸答案中选出你认为正确一个,并且为这个正确答案的实现方法,构建出你认为的可行的、完整的方案。

Q1:为什么“不能反复证明1+1=2是错的”?

原因1 :干巴巴的讨论,不是证明手段,证明难度极大。互联网产品,对于一个如火如荼产品的功能及架构等细节,没有任何人是预测其方向生死的神。即使是JOE。精益创业的理念从来不是让一群人坐在一起讨论出某个决策方向的对错。提出需求,是需要认真思辨,但不能陷入自说自话的争吵。执行需求,则需要在假设-快速测试-验证并调整的循环,而不能在一些细节方面通过说话证明真伪。

原因2:真要消耗时间吗?不行,根本没时间。这不是学术研究,不是政策改革,是创业阶段的产品,每一个版本都是赶时间、拼生死的时候。我们坐在一起讨论之前,是不是都认同这是个创业产品,是在赶时间、拼生死呢?换句话说,我们的价值观,或者我们对问题的边界定位,是否一致呢?如果不一致,恐怕很难达成决策统一。

Q2:为什么说服我,要通过1+1=3、4、5等其他答案?

原因:这是最节省时间的方式,也是最推进项目的态度。说出你认为正确的方向,我们一起感受。

Q3:为什么你自己必须要为你选出的答案,构建可行的、完整的方案?

原因:如果你没想过,或没有能力想清楚是否可行,那是在耽误大家时间。如果你没想过,或没有能力想清楚完整的方案,那也是在耽误大家时间。更可怕的是,如果我帮你想出可行性、完整性中的问题,你仍然无法理解,那么问题已经不再是方案之间的差异,而是在提出方案的那个脑子里,对于问题理解、目标诉求的差异了。

归根结底,

层次1:价值观层次

不要把价值观层次简单的归结为“都是为了产品好”,这是最假的一句话。为什么假?因为有很多人的潜意识中,会天然形成“就算产品不好,我自己是否也能好”的思维,人性使然,这在所难免。价值观层次的判断,要赤裸裸的剥开KPI、考评、职位、金钱,避开这些不谈,空谈为了产品好,算什么价值观呢?产品哪个方面好?好的标准或参照物是否统一,是否可量化?

产品的设计让人无可挑剔,还是可以接受即可,这种也是伪命题,无法讨论出结果。为什么?无可挑剔,或者接受即可,是否有统一参照物、统一标准、可量化?没有的话,讨论没用。而恰巧对于产品设计的把控尺度,深埋于每一个人对于自身产品职位、产品角度的理解,别试图去找出参照物、量化标准,否则就好像是要统一所有人丢与美女的理解,多美算是美?谁统一的了呢?

层次2:能力层次

这个很直接。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一方若承担了提升另一方某项能力的义务,相信也必然被赋予了安排另一方具体工作的权利。如若不是这样,双方的合作关系就是一起配合,那就要在一个能力层次上配合。用你明显的短板来要求我的专职业务,那就是刷流氓。反过来我若用我的短板来要求你的专职业务,也是在耍流氓。

所以更关键的问题是,认清自己的短板及强项,别被自己和环境蒙蔽,这是最重要最重要的。

思考到最后,仍然回到了认清自己的本质问题上面。无论是判断项目中各环节、包括自己的价值观,还是在具体配合中判断自己的决策是否自信、是否靠谱,判断自己的短板是否拿出来丢人,都是要从认清自己出发,深刻的,认清自己。同样的,也需客观理性的,认识他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