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本能,支配内心

来自《稀缺》的核心观点当大脑的心智带宽,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事项所占用时,一些原本重要、复杂、长远的重要决策,会表现出非理性。

例如,印度小摊贩由于贫穷带来生活压力,不会通过计划储蓄,来解决长期租用工具的费用问题。而只要通过60天计划储蓄就能解决这笔工具费用,从而让小摊贩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在科学家眼里,这个事情非常浅显易懂可行,但在小摊贩看来却遥不可及,或根本是排不上日程。

再退一步,如果给小摊贩一笔钱,让他一次性解决这笔费用问题,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但书中的实验表明,即使如此,随之而来的各种生活问题,又会逐渐将小摊贩拖入之前的陷阱当中,即所谓的“稀缺陷阱”。

而避免稀缺陷阱的唯一办法,就是留给人足够的“余闲”。余闲的时间、金钱、认知带宽,都会在更多问题袭来的时候,让自己从容应对,避免这类“低级错误”。就像赶飞机,提前3小时出发的人,比卡准时间出发的人,丢钱包的概率更低。

那么问题来了:工作的压力就是非常多,时间很少,又如何制造余闲?

犹太人的安息日,让犹太民族每周有一个不被打扰的时间,在这一天,人们可以充分思考自己和环境的各种问题。这是整个犹太民族的余闲,宝贵的礼物。假如以后有能力,应该为自己开辟这样的时间。现在没有,怎么办?

我的方法:消灭真正不重要的事情。每天都去分析事情的{重要性},而不要一上来就去管理事情的过程/进度/结果等细节。

加强对事情重要程度的关注,每天都去管理当前事项的紧迫度和重要性,一天天积累下来,就会为自己制造余闲。因为,这种管理过程,逐步帮自己滤掉了没那么重要的事情,剩下的就是重要的。然后,做好剩下的重要事情,不要出现印度小摊贩的短视。

“足够的余闲”才有意义,少许的余闲仍无法避免稀缺陷阱,那到底“多少余闲”是足够的?

我认为,不同的人,标准不同。重要的不是找到具体量化标准,而是在明白道理之后,找到对待余闲的态度,从而让自己的余闲“变多”,让原本100W的余闲,发挥远大于100W的价值。下面具体解释一下:

培养正向的、积极的心态,可以让“足够的余闲”中“足够”的标准,对于自己来说,更具弹性。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有充足自信的人,手里有100W,那么在做投资过程中的收益率相对更高,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应该是这样。而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悲观的人,即使手里有120W,可能也不会有好的收益率,甚至更多的只是储蓄,而非投资,从而导致贬值。

所以,不必去量化“足够”的标准,而应该在明白“余闲的价值”之后,面对手里仅有的一点“余闲”的情况下,充分的发挥“余闲的价值”。如同《精进》书中所说,对待“生活”或者“时间”的态度,应该像孩子一样郑重,那么即使休闲的时间,也会有真正休闲的意义,反哺自身。

在金钱、时间、认知带宽等众多种“余闲”当中,我认为,内心的余闲最重要。

自己的内心,又被什么占据呢?天天想着赚钱或娱乐,还是获得更多的权利或晋升?还是一心想着买房?自己内心的肌肉是否足够强健,强健到战胜欲望和本能,支配自己的内心,去获得“余闲”,获得充盈,这是一个被欲望支配的人,很难提出并思考的问题。

走向让自己更加强大的过程中,强大的不仅仅是能力、体力、金钱、权力,还有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只有一个更强大的内心,才是其他一切的基础这个强大的内心,对于现阶段的自己来说,应该是对待重重问题和压力过程中,正向的、积极的应对态度,以及郑重的、智慧的探索过程。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自己才能真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说,

“树立起一个坚强的内核,一个由自我认同、自我接纳所构筑的坚强的内核。当缺少可以让内心安稳下来的独立标准时,每个人只能随波逐流。而只有逃脱献媚于他人的牢笼,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成为一个自己心中很酷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自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