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细胞到公司

最近成为了一个父亲,我的儿子叫小可乐。完整经历了整个过程之后,自己一个人静下来想,经常会被这个奇迹吓到。从两个细胞的结合,到变成一个活生生的、有思想的人,这个奇迹,比人类已经创造的任何奇迹,都更加伟大和神秘。从基因片段层层向上支配,到细胞、器官、人体、一群人、整个地球,乃至更大的世界,层次规模不同,但总能发现很多相同的游戏规则。

凡事没有绝对,都是博弈,博弈过程中要克服本能的支配

一个物种内部的基因选择过程,就是多种基因的外部性状之间,进行相互博弈的结果,一个阶段中可能A基因占优而获得规模优势,而当外部环境变化,则可能导致B基因突然占优,而A基因却因为不适应环境而被淘汰。《自私的基因》中提到,物种的基因永远在追求在某个稳定态之下的最大规模,而足够大的规模,又保证了一定绝对数量的基因突变,从而产生新的博弈策略,来参与到物种演化博弈当中。支配人恐惧心态的基因,在人类原始社会,极大的帮助了人类存续。而在当下,很多恐惧心态已经逐步变得不适用,预计再过几千几万年,那时的人类已经很少感到恐惧,支配恐惧的基因将暂时退出演化博弈的舞台。之前写过一篇自省文《警惕本能》时,就感受到很多之前基因赋予人的本能,在短短几百年发生巨变的现代社会下,已经明显在拖人的后腿,例如贪吃、懒、恐惧等等。

吴军老师的职场一巴掌案例,很好的诠释了当下公司职场环境中,几种不同策略的优劣。别人给你一巴掌,你是隐忍不做声、立刻打回去,还是思考一下为什么挨打再做出行动。隐忍不做声的人,下次还可能被打,或者躲得远远的而丧失更多机会。立刻打回去的人,很可能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却由于永远无法合作而被淘汰。而经过思考再行动的人,很可能吃一堑长一智,变的更加有竞争力。这个案例,其实在博弈论研究中,有更丰富的论据。

总体来说,在几百年之内,人从自身来讲,都要不断的克服本能;而人在组织当中,采取吴军老师说的第三种策略,内省而后动,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隐忍不做声,是懦夫,因为本能让人恐惧。立刻打回去,是愤怒,因为本能让人愤怒。内省而活动,是理性,是生而为人的特质。

变则通,不变则衰

在基因层面,上帝总是在当下时刻,在大量基因当中,选择一个最适应当下环境的基因。而一个物种要做到这一点,要有足够大的规模,来保证基因突变的绝对数量;其次要有一定基因突变的机制和概率,不能一成不变。缺乏基因突变机制的生物,可能在短期规模巨大,但长期一定会被淘汰。听王立铭老师的《生命科学》一课,会理解其中保证基因“变化”的机制,设计规则上的精妙,是超出人类已有智慧的,这让人反而会更加相信“神”的存在。

而在公司层面,一个有志让公司长期存续的优秀的创始人,也会想尽方法让公司多元化且持续创新,从而让有竞争力的团队和项目冲出来。回想网易,自上而下,会有老板发起或主抓的新项目,例如音乐、考拉;自下而上,会有中层人员发起的创新项目,例如之前的LOFTER、一元夺宝等。就是由于这些创新,网易才没有像其他老互联网公司一样掉队。而去看其他公司,主动求变和创新的元素,才能保证公司的常青。

小到一个事业部中的骨干员工,要如何才能发展的更好,那就是遵循甚至引领这种不断创新、求变、追求更好的做事方式。之前我还在负责实际产品设计的过程中,是极其“处女座”或者说“像素眼”的。每次有我参加的BUGBUSH会议,对产品设计挑刺最多的一定会是我。在使用产品过程中,任何一点不爽的细节,都会记录、确认、改进。而这一点,也让我受益匪浅。而参与到战略规划和团队之后,老板的要求不再是体验设计,而是系统性的业务布局、产品创新,这同样是要求在新的岗位下,要在本职上做出突破,做到更好。

流传甚广的“杀白兔”企业文化,也正是在这种企业组织生存法则之下诞生的。白兔,以我理解,就是不犯错的人。而不犯错,是最大的错误。或者说,不行动,太慢,是最大的错误。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公司,都是如此。

很多人,抱着养老的态度来寻找工作,而却没有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养老”?所谓“老”,是“死”的前一步。人在养老,如同身体中不再工作的细胞,是必须要被新细胞替代的。

一切必将终结

地球有寿命、星系有寿命、基因有寿命、人类有寿命,组织和公司也同样如此。要懂得这个道理,不要心存侥幸。一个项目打入市场之后,可以野蛮生长多久?一个领域从新起,到繁盛,到驱稳,大概每个阶段的时间长度是多久?只有具备更加宏观的生命周期的视角,才能有意识的去思考这些宏观的战略问题。市场可能是突然变化的,有可能是线性变化的。比如互联网彩票,由于政策管控,一夜之间摧毁了很多线上彩票企业。而比如宏观的全国消费指数,变化一定不会是剧烈的,而是相对平稳之中有波动的,在这种背景下,跨境电商如没有巨大的政策影响,那么规模变化也会是一个稳定的增长率。

明白一切必将终结的道理,还可以让一个人时常去思考“向死而生”的智慧。正因为一切有终结,所以当下的存续才有意义。假如一个人可以长命百岁,时间有的是,当下为什么要辛苦劳作呢。正是因为一切必将终结,所以要抓住时间,尽人事,但也要听天命。

另外,一个人身处任何一个组织,也要从生命周期的视角来审视,这样才能做出更好的选择,而不是盲目追随。

最近随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