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芝的诗《披风、船和靴子》

What do you make so fair and bright?,

‘I make the cloak of sorrow:

O lovely to see in all men’s sight

Shall be the cloak of sorrow

In all men’s sight’

‘What do you build with sails for fight?’

‘I build a boat for sorrow:

O swift on the seas all day and night

Shall be the rover sorrow,

All day and night.’

‘What do you weave with wool so white?’

‘I weave the shoes of sorrow:

Soundless shall be the footfall night

In all men’s ears of sorrow,

Sudden and light.’

《披风、船与靴子》

劣松译

你在做什么?看上去明亮艳丽

做一件披风,叫做忧伤。

让每一双眼睛都看到它,

飘起来,气质非凡

落下去,静谧忧伤

你在造什么?立着远航的风帆

造一只船,叫做忧伤。

让每个日夜都拥有它,

在海上乘风破浪

在海上装载忧伤

你在织什么?用着洁白的羊毛

织一双靴子,叫做忧伤。

让每一双耳朵都聆听它,

在夜里轻轻的走过,

一时急促,

一时忧伤。

好像是在描述失恋的或者彷徨的爱情。

《天梯》:致礼生命

10月5日,整个电影院只有四个人看这部电影,《天梯》。除了我,还有一对睡着的情侣,和另外一个陌生人。《天梯》是一步纪录片,讲述了蔡国强20年间尝试并完成的一次精彩的艺术行为。

看完之后最明晰的感受:每一个人的生命,从生到死,都是一部天梯。

天梯的过程:一个白色的热气球,飘在500米的高空,气球下面拉起一个由火药绳组成的白色梯子,梯子的尾部延伸到水面的一艘船上。蔡国强在黑夜里点燃梯子的尾部,火焰开始向上燃烧,并伴随“雄壮”的声响。火焰就像一个扭动身体的魔鬼,贪婪的向上,直到顶部,黑夜里天梯被火焰包围,显出壮观且完整的形状。天梯全部点燃后,慢慢熄灭,最后剩下一幅黑色的骨架,安静的吊在白色的气球下面,安静的躺在那个清晨的空中。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e05470om0ja.html

WechatIMG3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需要仰视的白气球

飘在空中的白色气球,象征着每个人心中的至上信仰,对一些人来说是上帝,对另一些人来说是佛,或者他们文化中的神灵。上帝是需要仰视的,上帝也在引领自己的心路历程,接受忏悔。如同天梯顶点的白色气球,是黑夜里唯一可以仰视的物体。

天梯的信仰有500米,人的信仰,有高低之分吗?

生命都会燃烧,而燃烧生命的,是人的心魔

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们都拼命在追求这个阶段的目标,而且总是不满足。这样一种心态,让生命充满活力,就像天梯中黑夜里的焰火,燃烧自己的身体,不断接近白色的气球,似乎像受到召唤,有力的向上爬、大声的燃烧、肆意的扭曲,直到顶点,直到照亮一部分黑色的空间。

天梯的心魔是金黄色的,挥舞起来壮观有力,人的心魔,有多少种呢?

生命从来都很艰辛

蔡国强从91年就开始推动天梯项目,到15年才得以实现,期间经历了多次的失败。当天亮后,蔡国强妻子痛哭不止,用眼泪说明了艰辛的历程,整个20多年的努力,都在一个黑夜里呈现。

我很希望去感受一下,天梯成功之后的那个清晨,为之付出的创作者的心境。假如整个项目做起来轻松、顺利的话,心境会有怎么样的不同?而正是20年下来不间断的努力,让整场天梯的燃烧,更有意义,有力量。在我的感受里,创作者这20年的努力过程,已经成为整个艺术创作的一部分,用来诠释一个执着的生命的纠结和绽放。心中的一些东西,伴随夜晚的天明和火焰的熄灭,喷薄而出,得到释放。

生命会熄灭,但值得回味

几分钟前,天梯还在黑夜里有力的燃烧和呐喊,直到天亮,火焰熄灭,白气球拖着一副烧尽的骨架。这时观者的心境,大概是满足、慰藉和感叹。满足于刚刚的壮观,慰藉于这场来之不易的“成功”,但会感叹时间的短暂,以及熄灭后的安静和萧条。这时的气球如同墓碑,在提醒路人,这里曾有一次不错的表演,照亮过一片黑暗。

电影没有试图解释创作者的创作动机,似乎只是浅显的表现为,蔡国强为奶奶和家乡的一场表演。而他超过100岁的奶奶,在看过整场天梯之后的1个月,离开人世,这与天梯对生命的诠释,是一场意外的巧合。

而前几天看过的电影《藩篱》中,主人公用力、挣扎、欢乐、欲望和挫折的一生,与这场天梯盛宴如此相似,他手持棒球棍,恶狠狠的盯着看不见的魔鬼,而这魔鬼,却是他自己由心而生。《藩篱》中最后一幕,主人公已经去世,主人公的家人仰视天空并吹响号角,似乎也在仰望主人公那只仅剩的白色气球,回忆他燃烧的一生。

站在一个完整的视角上看待这场天梯,白色的气球、燃烧的力量,以及熄灭之后的萧条和回味,会让我觉得,人的“当下”几乎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因为只有“当下”属于自己,也只有“当下”才能照亮别人。而这一点,人们时常忽视。

定位

想起来雷军曾经发过一个微博,谈互联网创业,有四个字:顺势而为。字字珠玑。岂止创业,做选择、干事情、带团队,都需要有顺势而为的智慧和眼光。相比之下,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和认识还太浅,所以反过来也学到了很多。

我们很幸运的选择了互联网行业,作为自己栖身的领域。有的人很幸运的选择了一个崛起中的城市,作为自己栖身的城市。我们这一代人其实也很幸运,碰到了中国飞速发展的几十年,或目睹或参与了发展的过程,沾染了红利。有很多事情我们无从选择。但在少数重大选择之际,我们的关键心态,是否看清了“势”,又是否想清楚何为“顺”?

看清势,引导自己开上帝视角,至少是开“高层视角”、开“他人视角”,看清高层心中的态度和认识、期望,他人心中的目的、认识、期望。如果无法建立这些意识,就像一条乱游觅食、填饱自己的鱼一样,只有三寸的眼光、三尺的空间。

何为顺,或者换一个问题,是“利用他人成就自己”,还是“通过成就他人来成就自己”,又或者是“成就他人”,这三者可能没有区别,也可能最终会产生极大的不同。而自己又到底属于哪一种呢。

认识自己从无终点。自勉。

 

力求简洁(一)

今天二刷《罗曼蒂克消亡史》,非常难得的好电影。之所以喜欢它,大概来自于它的简洁,台词、镜头、表情、穿着、音乐、饭菜,都恰到好处。生活和工作中太多复杂的东西,反而让这种简洁变得少见、难得。

简洁可以包含更多信息,产生更直接的效果,能够做到简洁,不仅是能力,而且是美德。产品经理在工作中经常用到的“简洁”,大致分为四种:说话简洁、纸面表达简洁、逻辑流程简洁、设计表达简洁;

对话简洁。有太多不“简洁”的对话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而自己意识不到自己说话的问题,多是因为忽视了如下事实:

  1. 对方和我一定有大量信息是不对称的;
  2. 对方所说的内容,对我来说很可能冗余、啰嗦,需要先分辨,而不是立刻回答;
  3. 对方是谁,为什么听我说,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息;
  4. 我需要从对方这里,得到何种信息,达到什么目的;
  5. 对话中,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对沟通结果所产生的影响,会超过对话内容产生的影响;
  6. 对话的时长有多久;

以上6条,是让自己说话简洁、高效的基础。大部分失败的沟通,都因为我们只顾说,而不懂得听,不懂得思考怎么说;这也让懂得简洁对话的人,成为了工作中少数的“靠谱”的人,其实他们只是做到了第一步,“沟通起来很爽”。

纸面表达简洁。大部分糟糕的文章、文档等纸面信息,都可能犯了下面这些错误:

  1. 不舍得删除,觉得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都想保留,结果导致冗余;
  2. 句子写的太长,总是用非常规的句式结构,而且不会用标点符号;
  3. 没有确定信息的递进关系,没有做好信息的分类,杂糅在一起,像一个迷宫;
  4. 把自己当读者,没有把真正的读者放在心里,即使写完之后检查,仍然没切换视角;
  5. 滥用词汇、术语、英文;
  6. 兼顾了太多目的,反而没有重点;

看一个人的思路是否清晰,能否抓住重点,读他写的文章,就是一个好方法。同样的,练习逻辑和表达能力也可以从写文章入手。工作中大部分人,纸面表达能力还停留在学生作文水平,因此也给了少部分人机会,他们通过有意识的练习,就能让自己在工作中受益,超越其他人。

对于“逻辑流程”和“设计表达”的简洁,大部分产品和设计师有更深的误解,自以为流程图画的短、设计元素用的少,就是简洁,反而隐藏了更大的问题,下次细说。

如何培养学习型心态?

大部分自以为自己具备学习型心态的人,其实并不具备。

研究生期间,一个“复杂网络健壮性”的试验连续运算了7天,得到了一个与之前逻辑推理完全相反的结果。我异常沮丧的检查代码,认为是BUG导致实验结果偏差这么大。但学长却非常兴奋,似乎发现了一片未知的领域。

最终的结果表明:对一个符合“幂律分布网络图”进行“随机点”攻击,要比“蓄意点”攻击,有更大的毁灭性。沿着这个看上去“异常”的线索进行了近1年的研究,我们最终在美国物理学期刊《Physical Review E》发表了一篇长文。前面的术语主要是为了XX,更重要的是,我和学长对待结果的态度和处理方式完全相反,这种反差突显出的心态差异,让我非常受益。即“学习型心态”

最近在工作过程中,面对各种挑战和问题,这个心态根基不牢,需要再次提醒自己。

为什么要有学习型心态?

职场人士大致可以分两类。第一类人,吩咐什么做什么,但不会去想怎么能做的更好。做出来的东西也就及格,时间长了,也就成为了一个刚刚及格的人。

第二种人,在做同样的事情,或许做出来的东西都不及格,但却会自我激励,想着怎么能做的“更好”。这种人,已经天然具备了“进步的引擎”,在初期的竞争中很容易就能胜人一筹。

但仅仅这样,还不够。

虽然第二种人会努力去想,怎么能做到“更好”,但这个所谓的“更好”,在职场中往往也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自以为的“更好”;还有一种,是“他人认为的更好”。这个“他人”,往往是自己的上司、跨部门的上司、或者配合工作的同事,甚至是竞争对手。

职场发展的关键点就在于,如何对待第二种更好,即“他人认为的更好”

面对这类问题,也会有两种不同的表现趋势。第一种表现是去理解和尝试“他人认为的更好”。一旦经历多次这种循环,习惯于这种表现的人,往往会变的更加尊敬“他人的更好”这类信息,其实,就是变的比之前更加“好学”,更加“谦虚”。最终,让自己成为一个综合、全面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让自己“成长的引擎”持续的吸收动力。

当然,有些时候“他人认为的更好”确实并不是真的好。但我要说的是,如果时刻警惕的看待“他人认为的更好”,其实潜意识里,就是下面这种情况:

第二种表现,是抵触或指责“他人认为的更好”,而反过来保护自己之前的标准。即使表面上不抵触,而是尝试理解“他人的更好”,但其潜意识却在操纵自己,让自己以降格的分数来审视“他人的更好”,最终只是吸收了一小部分,却摒弃了一大部分。如同买椟还珠。

这种心态的结果,就是为自己筑起了一堵墙,屏蔽掉了别人的信息。习惯于第二种表现的人,虽然带有“进步的引擎”,在升空的初期一帆风顺,但或许升到半空的时候,面临各种外界环境的变化和挑战,会表现出停滞,甚至退步。

第一种表现,我认为才是真正的“学习型心态”

那是不是让自己以开放的心态,来接纳和理解“他人的更好”,就可以了?

如果是这样,那具备“学习型心态”也太过容易了,如果这么容易,那理论上人人都会成为职场的佼佼者。但实际情况是,很少有人能长期具备“学习型心态”,大部分人到达一定高度,就很难再有进步,而只有很少的人能脱颖而出。这又是为什么呢?

反问自己,我真的具备“学习型心态”吗?

其实,有太多的事情,我们自以为自己知道,但其实并不知道。对“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很多事情”这个客观事实的忽视,是无法建立学习型心态的障碍。如果真正警惕自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这个事实,那么试图站在当下的角度,去理解“他人的更好”,就是一件极不科学的事情。

有太多案例可以证明,如果没有长期的学习实践,我们其实无法真正领会“他人的更好”。学习素描从画石膏体开始,无数次重复阴影和线条。学习佛法从诵经开始,几百万次重复一句“阿弥陀佛”,这些事情对初学者来说都是无聊的重复,很多初学者都带着困惑最终放弃。如果我们尚未开始,就试图站在圈外解释圈内,其实只是用已经知道的信息,解释可能还不知道的东西,那么这种方法所得到的结论,可想而知。

想象一下,自己是一个生活在天圆地方认知时代的普通人,突然有人告诉自己,地球是圆的,不是平的,自己的心理感受会是什么,又会对这个信息有怎样的判断。所以:

警惕显而易见,尤其是自己的显而易见。

回顾文章前面自己的例子,如果做一件事情,自以为试图通过逻辑推理和简单试验,就能得到确定的结果,不仅错误,而且荒谬。因此,让自己懂得放下“基于既有经验”的结论,深入进去学习和实践,才是真正理解“他人的更好”、进而学习到真本事的唯一途径。

因此,建立学习型心态,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合适的时机”,更新自己潜意识中底层的代码,让自己能够接纳当下的困惑,然后树立目标、付诸实践。这更多是一种品质,而并非是一种操作方法。

每当各位老师们无法说服自己,我也无法说服自己的时候,应该自问,我是选择接受当下片刻的自我认同,还是去学习和实践,从而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认同当下的自己。

不要让短期的自信和经验,蒙蔽自己内心对自己的要求。既有经验不可信,更不应该成为自己成长路上的绊脚石。

“我反抗所有显而易见的东西”(伦佐.皮亚诺)

共勉、自勉。

警惕本能,支配内心

来自《稀缺》的核心观点当大脑的心智带宽,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事项所占用时,一些原本重要、复杂、长远的重要决策,会表现出非理性。

例如,印度小摊贩由于贫穷带来生活压力,不会通过计划储蓄,来解决长期租用工具的费用问题。而只要通过60天计划储蓄就能解决这笔工具费用,从而让小摊贩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在科学家眼里,这个事情非常浅显易懂可行,但在小摊贩看来却遥不可及,或根本是排不上日程。

再退一步,如果给小摊贩一笔钱,让他一次性解决这笔费用问题,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但书中的实验表明,即使如此,随之而来的各种生活问题,又会逐渐将小摊贩拖入之前的陷阱当中,即所谓的“稀缺陷阱”。

而避免稀缺陷阱的唯一办法,就是留给人足够的“余闲”。余闲的时间、金钱、认知带宽,都会在更多问题袭来的时候,让自己从容应对,避免这类“低级错误”。就像赶飞机,提前3小时出发的人,比卡准时间出发的人,丢钱包的概率更低。

那么问题来了:工作的压力就是非常多,时间很少,又如何制造余闲?

犹太人的安息日,让犹太民族每周有一个不被打扰的时间,在这一天,人们可以充分思考自己和环境的各种问题。这是整个犹太民族的余闲,宝贵的礼物。假如以后有能力,应该为自己开辟这样的时间。现在没有,怎么办?

我的方法:消灭真正不重要的事情。每天都去分析事情的{重要性},而不要一上来就去管理事情的过程/进度/结果等细节。

加强对事情重要程度的关注,每天都去管理当前事项的紧迫度和重要性,一天天积累下来,就会为自己制造余闲。因为,这种管理过程,逐步帮自己滤掉了没那么重要的事情,剩下的就是重要的。然后,做好剩下的重要事情,不要出现印度小摊贩的短视。

“足够的余闲”才有意义,少许的余闲仍无法避免稀缺陷阱,那到底“多少余闲”是足够的?

我认为,不同的人,标准不同。重要的不是找到具体量化标准,而是在明白道理之后,找到对待余闲的态度,从而让自己的余闲“变多”,让原本100W的余闲,发挥远大于100W的价值。下面具体解释一下:

培养正向的、积极的心态,可以让“足够的余闲”中“足够”的标准,对于自己来说,更具弹性。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有充足自信的人,手里有100W,那么在做投资过程中的收益率相对更高,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应该是这样。而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悲观的人,即使手里有120W,可能也不会有好的收益率,甚至更多的只是储蓄,而非投资,从而导致贬值。

所以,不必去量化“足够”的标准,而应该在明白“余闲的价值”之后,面对手里仅有的一点“余闲”的情况下,充分的发挥“余闲的价值”。如同《精进》书中所说,对待“生活”或者“时间”的态度,应该像孩子一样郑重,那么即使休闲的时间,也会有真正休闲的意义,反哺自身。

在金钱、时间、认知带宽等众多种“余闲”当中,我认为,内心的余闲最重要。

自己的内心,又被什么占据呢?天天想着赚钱或娱乐,还是获得更多的权利或晋升?还是一心想着买房?自己内心的肌肉是否足够强健,强健到战胜欲望和本能,支配自己的内心,去获得“余闲”,获得充盈,这是一个被欲望支配的人,很难提出并思考的问题。

走向让自己更加强大的过程中,强大的不仅仅是能力、体力、金钱、权力,还有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只有一个更强大的内心,才是其他一切的基础这个强大的内心,对于现阶段的自己来说,应该是对待重重问题和压力过程中,正向的、积极的应对态度,以及郑重的、智慧的探索过程。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自己才能真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说,

“树立起一个坚强的内核,一个由自我认同、自我接纳所构筑的坚强的内核。当缺少可以让内心安稳下来的独立标准时,每个人只能随波逐流。而只有逃脱献媚于他人的牢笼,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成为一个自己心中很酷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自勉。

面试常问:问题拆解

在面试时,我有一个重点考察项,贯穿于整个面试过程的始终,就是面试者对于所提问题的审题和分析能力,其中包含“问题内容”本身所需的业务知识,也包含“体现面试者逻辑性”的问题理解力。业务知识还可以通过实践学习,而问题理解力不是那么容易习得,体现了面试者的综合素养,我更在乎后者。

对待“问题”的第一反应如何

听到问题,是马上回答,还是先思考一下?大部分面试者第一反应都是马上作答,其中有的人是刻意保持一个轻车熟路、对答如流的面试感受,以获取面试官的高分,但其实这很容易暴露出面试者的短板。我见过那种听到问题立刻回答,而且答案得分极高的人,这类人的共性往往是“聪明+阅历+急性子”。但大部分人都是弄巧成拙的,而且马上就会被面试官无情的“打断”,被打断之后的二次提问,会让面试者更加紧张,如果打断之后的回答仍然不得要领,一定是低分。

一场面试中,一定有几个问题,是需要确认定义、拆解子问题之后才能进一步回答的,根本无法直接给出答案。这能够看出面试者对待问题的态度,以及吸收信息之后的处理能力。

是否关注问题的定义和边界

搞清楚问题的定义,就是思考“提问者到底想得到的答案是什么”。搞清楚问题的边界,就是思考“问题的答案,适用于什么主体、什么场景”。如果这两点都搞不清楚,必然会“答非所问”。

有些人答非所问,是审题不清,自以为搞清楚了问题的定义和边界,但提问者很快会听的不耐烦,这是典型的“沟通不在一个频道上”。面试者既需要审题,也需要审“人”,才能做到答即所问。我会打断对方的回答,重新说明问题,再给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对方仍然抓不住问题的核心,就不及格了,在沟通能力、读人能力、解读信息能力中的任何一项上,都可能有问题。

有些人答非所问,是逃避问题,一时不知答案,希望给出其他相关的能够证明自己的信息,来为自己加分。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承认自己对这个问题有疑问,来的直接。

是否能够提炼重点

滔滔不绝并不一定加分,反而很容易让倾听者忽视信息。而能够抓住问题的核心,给出精要的重点信息,才更加体现能力。

提炼重点的前提,是能够清晰的拆解问题,淡化次要信息,突出主要矛盾。处理业务类问题,拆解问题的能力,反应了个人的业务知识:实践经验丰富、踩过的坑多,自然知道重点在哪里。处理思维类问题,拆解问题的能力,反应了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能够在复杂信息里面抓住关键线索,就像找出几何证明题中的那条辅助线,让局面变得清晰明朗。

所以,如果面对一个提问,有充足的业务知识储备或者逻辑思维过程,接下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控制好“信息传递的起伏节奏”,体现出自己对重点的把握,这在面试中用的上,在日常工作中更加需要。


面试者对待问题的态度,很能够体现其个人“为人做事的性格”和“对待未知领域的学习能力”。一个尊重问题的人,首先就是要认清楚“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存在、又为什么解决”。

产品经理是一个问题解决者,如果做不到以上这些要求,不合格。不仅仅是产品,其他任何一个职位,都会对“应对问题的综合能力”有以上要求。否则,只能做执行者,成不了解决者。

面试问题举例:人为什么这么依赖“搜索”?你手边最近的一个瓶子,有哪些优点?如果按照以上的要求回答这两个问题,应该如何开始思考、如何拆解、如何回答呢。

本文完。

后面的文章,可以总结一下面试选人的两个感受,感受一:招聘潜力,不要迷信业务经验;感受二,招聘性格,不要盲目追求个人能力。

面试常问:坚持

每次面试到最后,如果是感兴趣的应试者,经常会补问一个问题:工作生活中,有没有什么让你坚持了很久的事情,为什么坚持。如果能得到有意思的回答,会非常加分。当然,那些可以轻易被识破的伪坚持,也会失分。

刚刚开始的坚持,是一种纯粹的自我控制力的考验,这种付出毅力进行自我控制的理性逻辑,会反复告诉自己,坚持下去会有长期的高价值收益。比如跑步、写作、看书、学习英语等等。

一定阶段之后的坚持,除了是对自我控制力的考验,也一定有坚持背后的收获,来反哺自己,鼓励自己。那些锻炼之后的一身汗,或者从书本里抬头时才刚刚发现的夜色,会让自己产生绵长的满足感。也就是说,收益在逐渐显现。这些不同于一顿大餐的满足感,是坚持下去的动力。

5年、乃至10年的坚持,会让这种付出-收益的循环,变成一种自我观念。自己知道,之前长久的坚持,已经巨大的改变了自己,但却又不能随意通过一两句话,来概括这种改变。假如有一个人,懂你这种长期坚持下来的笃定和信任,他便是你的知己。

但是听得出来,大部分人往往停留在坚持的最初的阶段,能够对一件事情的价值和自己为什么要做娓娓道来,但总感觉,是对这件事情有更多的渴求,却少了几分淡定。因为长期坚持的人,知道这些事情已经是自己的,不必心急,只要做下去就好。

希望每个人都能在坚持之后,重新认识自己。

想起之前在LOFTER时坚持过的很多事情。记录一笔

探求“本质”

说到探求本质,不妨从最近大热的直播谈起。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产品圈子里,仿佛所有人都在谈论“直播”,就好像如果没有赶上直播的大潮,就不配做互联网的一员。这种趋势,像极了前两年的“大数据热”,很愚蠢,也很外行。这种现象,反应出人们对待信息的态度太过浮于表面。而越是没有深入的思考,则越焦虑,言比称“直播”,以防止别人不知道自己在跟随潮流。

深入思考一下直播:

直播,如同语音、信件,本质是一种信息传播的载体。

直播,顾名思义,是一对多的信息传播方式,因此自带媒体属性。不同于视频聊天,直播就是一对多的传播实时影像。

直播本身需要客观的技术条件作为储备,电视直播由来已久,而网络直播,随着智能设备和4G的成熟,逐渐达到技术成熟期。

基于以上三点

推断:

直播,随着网络条件越来越成熟,未来会被更多的自带媒体基因的网络产品,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加以利用。那么像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个人公众号,等很有可能会更多的利用直播的形式。而电商,并没有非直播不可的诉求在,所以并不看好。

反观当前直播的繁荣,是一种典型的 技术成熟曲线(定义) 的表现,并且处于技术炒作期。炒作期过后,死掉一批尝鲜者,逐渐回归理性,而对直播更加合理、科学的使用的产品,将会逐渐发展起来。

以上这个思考过程,记得在微信带热语音的那段时间里,也曾思考过。当时,以语音为载体的创业产品同样在圈内非常火热,涌现了一批让人看不懂背后逻辑的创业产品。没过多久,全部挂掉。而对语音的利用,也逐渐回归理性,也就是那些适合直接说话的使用场景。

为什么要探求本质?

简单来说,当大脑理解了事物背后的本质,就可以在对应的表现场景中,快速检索出“本质”,来帮助思考和决策。例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几乎人人都掌握的几何公理。当用GPS导航时,地图上显示的两条路径,少走弯路的路线是最短的;当在一个房间里拿桌上的东西时,直线走过去是最短的。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仿佛是思想钢印一样,印刻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所以任何涉及距离判断的场景,都会直接借助本质思维进行决策。

回顾前面对直播的思考,我们从“信息载体”的角度,尝试分析直播的发展。作为一个信息载体,其技术条件、需求场景、适用人群、信息传播特性,都是帮助我们理性判断其未来发展的维度。

假如要想清楚一件事物,总归是要探求事物发展的前因后果和内外条件,一层一层向上归因,才能逐渐触及本质,思考过程是没法偷懒的。除非并不想去思考,只想去执行。

题外话,学一点数学,尤其是定理的证明和推理,对探求本质的思维培养颇有益处。

设计的“服务”本质

日本对设计的利用非常的适当,并且非常的优雅。去日本的话,街头上走着,都能发现很多很好的细节,拿自己拍的几个图举个栗子:

日本设计1
一个农用机械,龟兔分别代表快慢
日本设计2
违停监控,一双大眼盯着你,还敢乱来吗?
日本设计3
日本警局的通缉令。黄底、黑字、红字,关键信息突出,关键细节放大。
日本设计4
某工地禁止入内!

每一个设计,都感觉特别恰当的为目标服务。而在国内其实很少看到,很多设计要么用力不足,看不出任何设计;要么用力过度,掩盖了设计的初衷;并且大家都不觉得这些设计有任何问题。感觉原因大概是我们看到用到的好设计太少,对设计重视不足。

运用到互联网产品当中的设计,背后一定遵循一个逻辑,即:设计为需求服务。越是看似简单的服务目的,比如只是展示一个信息列表、进行一次确认操作,则越需要细致入微的设计来支撑。

有的人设计出来的东西,一眼感觉就本该如此,有的人的设计稿就感觉处处别扭。其实,对设计逻辑的把握,或者说对设计的服务本质的洞察,是提现设计师功底的。如果有必要,请为每一个设计细节,给出背后的设计逻辑。为什么是红色不是灰色,为什么是30像素不是10像素,为什么是TAB切换不是平铺等等。每一个设计决策,背后都暗含了对需求更好的把握和理解。

见过很多好的设计师,总结下来,会有这样几种特质:

1、在乎目的

看见线框图直接下手,画出来的东西很难及格。搞清楚为谁设计,为何种目的而设计,至少是设计的基础。否则,对着线框图上个色,只是个美工。

2、模拟真实场景

不会只对着一堆矢量图脑补,会主动掌握设计内容的前后场景、真实数据、使用人群等等,任何能够丰满设计的周边元素,都可以作为指导设计的依据。

3、频于参考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能力特别自信,至少应该在动手前,尽可能掌握几个值得参考的竞品的设计方案。

4、注重舒适度

这个舒适,是指使用者的舒适。设计出来的东西好看、耐看,是标配的追求。只知道“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只是设计师的自负而已,这种情况下设计出的东西,往往只能代表设计师本人的审美。“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而且这种美能为你所接受”,才能体现设计师的智慧。

5、追求像素级细节

一个色值、字体、像素都不容许出错。

产品和运营的所有设想,都需要靠设计来解决。设计不只是简单的线条、排版、颜色、交互,还有顺其自然的连贯性、对产品性格的表达、对品牌的定义和包装。

设计说到底,终究是一种表达手段,为需求服务。都说产品经理基本能力是需求分析,那么不具备判断或把控设计的能力,就肯定不是好产品。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