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才的启示:坚毅的刻意练习

最近读完了《坚毅》和《哪来的天才》两本书,让自己对一些个人品格、坚毅、刻意练习等概念都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整理笔记如下:

1、对成就者的错误归因:天赋

两本书,都不约而同的质疑所谓的“天赋”。因为大量的实证都表明,很多做出成就的人,并非是由于其拥有某个方面的天赋,甚至可以说是资质平庸。而更合理的解释,都归功于努力客户的练习。《GRIT》里甚至给出了一个公式,成就=天赋*努力的平方。

而为什么把成功者归因于天赋,这么流行呢?天赋,让所有不努力的人,得到了解脱。因为天赋这么神秘、这么与生俱来,从而让每一个自恋、懒惰的人,可以心安理得的放弃竞争和努力。

2、对成就者的合理归因:持续多年的刻意练习

第一点,是要持续多年。10000小时定律,一定有其合理性。没有在一个专业领域持续不断的努力足够长的时间,那必然不会成为高手。第二点,是刻意练习。不同于简单的努力,不同于“一个人每天跑5公里就能成为马拉松选手”,所谓的刻意,可以定义为:

  • 练习被专门设计,为了达到某个专门的目标
  • 练习重复很多次
  • 得到持续的结果反馈
  • 非常的费神,丝毫不轻松
  • 没有多少乐趣而言

3、除了刻意练习,还有哪些重要因素?

第一,刻意练习持续的时间很长。

往往是10年20年之久。而这一点,也正印证了“兴趣”的重要性。由于长期坚持刻意练习,是非常考验“坚毅”品格的事情,因此必须找到富有激情的事业,并持续投入,才有可能坚持下来。而所谓的“兴趣”的形成和保持,也是一个复杂问题。

第二,父母和家庭的重要性。

老虎伍兹、郎朗、莫扎特等等天才的家庭,为刻意练习提供了天然的条件。比如,不断督促监督学习的家庭教育、持续的正反馈和鼓励支持的环境氛围、沿一条路走下去的教育理念传导。一个支持的、鼓励的、尊重的、有要求的家庭教育环境,让孩子从几岁,就开始了“刻意练习”,从而远远超过很多其他同行。当二十几岁取得非凡成就的时候,别人嘴里的天才,其实已经积累了10年以上。

第三,好老师的重要性

刻意练习,不是重复练习,是在每一个阶段,都采取最为高效的“达成目的”的手段。所以如果没有好的老师,就是瞎耽误工夫。

第四,强自我省察能力

当自己碰到困难,而习惯于外归因的人,不会有所成就。刻意练习的过程一定经常遇到瓶颈,而没有反复的自我观察、总结能力,也就不会有突破。

4、刻意练习,如何发挥作用?

《天才》一书中概括为三点:感悟更多、知道更多、记住更多

所谓感悟更多,也可以定义为:觉察到别人觉察不到的细节,这是刻意练习的成果之一。之前曾写过一篇文章《无意识的高手》,大抵也是这个意思。顶级网球手,通过观察对手的身体姿态判断球的落点,而在一般球手眼里,是无法辨别这些细节的,这需要无数次的练习连获得。我到现在都不明白,“用腰身的力量”是怎样的感觉,而这个词汇经常出现在各种运动当中,体会不到,就是练习不够。

这一现象,正应了吴伯凡老师的理论:积极数据VS消极数据(得到节目),即,只有真正专业的人,会注意到冰山下面隐藏的细节,从而做出正确的反应;而大部分人,只看得到大部分人都看到的东西,做出大部分人都做出的反应,从而无法胜出。甚至他们只需要更少的信息,就能做出更精准的决策。

所谓知道更多,即,反复的刻意练习,会推动人把这个领域的知识充分掌握。在一个领域中,充分的、结构化的知识,是成为“天才”所不可或缺的。

所谓记住更多,即,反复的刻意练习,会让人对这个领域的信息就更强的记忆。国际象棋大师在几十盘“盲棋”的棋局当中,对每一盘棋的超强记忆能力,正说明了这一点,在大师大脑里的棋局的存储方式,是迥异于普通人的,而这种超强的记忆能力,是充分架构这个领域的知识和反复训练之后的结果。

5、对卓越创新的归因:并非灵光乍现

成功的创新出现,是来自于之前长期的持续的积累。而苹果砸了牛顿的头的故事,是纯粹的段子,容易让人忽略创新真正的源泉。很多创新,都来自于对某一个领域之前成果的不断改进,比如IPAD、蒸汽机、飞机、操作系统等等,毕加索早期的画作、莫扎特早期的作品,同样平庸,他们的创新,也必须有经年累月的积累才能出现。正如《天才》一书所说,最卓越的创新,都来自于那些始终如一、完全沉醉于自己领域的人。

6、工作中,如何运用“刻意练习”

简单来说,可以总结为:设定目标和计划、过程中不断自我评估和改进、获得反馈并总结改进、有针对性的获取知识。

设定目标和计划:是在践行“刻意”。知道我要去哪里,我应该怎么去,而不是无目的的执行。不断自我评估和改进:是要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放弃,向内找原因,并作出行动。获得反馈并总结改进:是要把前面的工作中的经验教训,变成自身记忆和技能,从而在下一次少走弯路、做的更好。

7、对个人发展的启示

假如你想学习某一个专业领域的内容,刻意练习和请一个好老师,都是需要考虑的,否则肯定放弃。那些业余绘画班、吉他班,不会让你成为专业人士。而自己想突然变成一个跑马拉松的人,也是必须有一定专业的练习才行,不是每天5公里、10公里就能搞定的。哪天突然产生一个念头,比如要成为厨师、画家等等,先醒一醒。

不要轻易切换一个领域,除非自己真正有很大的激情和决心,明白自己要什么。之前领域的积累,是已经有所沉淀的刻意练习的基础,轻易放弃并不明智,要慎重。

要成为专业的人,没有捷径,但是有方法。比如持续获得正反馈、打造一个可以让自己坚持的环境和氛围、制定充足的计划和目标等等。

知道与专业人士的差距,除非那是你的专业,否则不要跟专业人士竞争,给自己添堵。比如炒股,大部分人都是韭菜,这毫不奇怪,因为大部分人都非专业人士。

自我省察并改进,是个人进化的关键。要内归因,总结并再出发。

7、对团队管理的启示

第一,是要识别有刻意练习潜质或经历的员工。我之前在面试过程中,经常会问对方“有什么长期坚持的事情或爱好”,也是这个目的。希望发现对方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可以自我省察;做事情的时候,可以有始有终。

第二,扮演“老师”的角色。持续不断的激励、支持和反馈,可以让员工不断在一个项目中投入更多的心思,做的更好。也就是,逼员工走出舒适圈。

8、对家庭教育的启示

如果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在某一个领域有所成就,那就需要为其安排一定的“刻意练习”的环境和机会。

创造正反馈的环境:为孩子创造一个属于他的标签,强化这个标签。我记得从小就被家里人暗示:有福气、聪明等等,可能我并不聪明,但这些正向的暗示,也让我自己不断贴近这些标签来行事。

另外还有其他几点不可或缺:

  • 培养努力才有回报的信念。
  • 让孩子不能轻易放弃,要坚持到底。
  • 不断提供反馈,要求改进。
  • 提供尊重和支持,让孩子感受到爱,即使是严厉的爱。

小时候印象深刻的一课,是一个叫赵庆山的老师讲的。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大脑,暗示所有学生,每一个人的大脑是无穷的,普通人只开发了5%而已,每一个人只要足够努力,能开发到10%的大脑,就足以做成伟大的成就。现在回顾,这当然是错的。但至少这一堂课里的暗示,对一群小学生的自我信念来说,都尤其重要,这让大家相信每一个人都足够大的潜力,可以做成事情,只要足够努力。

现在回想,要感谢这位老师。

小可乐

梦里是你、醒来是你
伸一拳是你、抬一脚是你
你在妈妈的肚子里。

悦时是你、可川是你
隔肚皮摸的是你、在产房等的是你
你在爸爸的怀抱里。

宝宝快看
窗外有蓝天、白云和双彩虹
这美丽胜过大理。

爸爸快看
宝宝在妈妈怀抱里
直勾勾的笑。

从细胞到公司

最近成为了一个父亲,我的儿子叫小可乐。完整经历了整个过程之后,自己一个人静下来想,经常会被这个奇迹吓到。从两个细胞的结合,到变成一个活生生的、有思想的人,这个奇迹,比人类已经创造的任何奇迹,都更加伟大和神秘。从基因片段层层向上支配,到细胞、器官、人体、一群人、整个地球,乃至更大的世界,层次规模不同,但总能发现很多相同的游戏规则。

凡事没有绝对,都是博弈,博弈过程中要克服本能的支配

一个物种内部的基因选择过程,就是多种基因的外部性状之间,进行相互博弈的结果,一个阶段中可能A基因占优而获得规模优势,而当外部环境变化,则可能导致B基因突然占优,而A基因却因为不适应环境而被淘汰。《自私的基因》中提到,物种的基因永远在追求在某个稳定态之下的最大规模,而足够大的规模,又保证了一定绝对数量的基因突变,从而产生新的博弈策略,来参与到物种演化博弈当中。支配人恐惧心态的基因,在人类原始社会,极大的帮助了人类存续。而在当下,很多恐惧心态已经逐步变得不适用,预计再过几千几万年,那时的人类已经很少感到恐惧,支配恐惧的基因将暂时退出演化博弈的舞台。之前写过一篇自省文《警惕本能》时,就感受到很多之前基因赋予人的本能,在短短几百年发生巨变的现代社会下,已经明显在拖人的后腿,例如贪吃、懒、恐惧等等。

吴军老师的职场一巴掌案例,很好的诠释了当下公司职场环境中,几种不同策略的优劣。别人给你一巴掌,你是隐忍不做声、立刻打回去,还是思考一下为什么挨打再做出行动。隐忍不做声的人,下次还可能被打,或者躲得远远的而丧失更多机会。立刻打回去的人,很可能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却由于永远无法合作而被淘汰。而经过思考再行动的人,很可能吃一堑长一智,变的更加有竞争力。这个案例,其实在博弈论研究中,有更丰富的论据。

总体来说,在几百年之内,人从自身来讲,都要不断的克服本能;而人在组织当中,采取吴军老师说的第三种策略,内省而后动,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隐忍不做声,是懦夫,因为本能让人恐惧。立刻打回去,是愤怒,因为本能让人愤怒。内省而活动,是理性,是生而为人的特质。

变则通,不变则衰

在基因层面,上帝总是在当下时刻,在大量基因当中,选择一个最适应当下环境的基因。而一个物种要做到这一点,要有足够大的规模,来保证基因突变的绝对数量;其次要有一定基因突变的机制和概率,不能一成不变。缺乏基因突变机制的生物,可能在短期规模巨大,但长期一定会被淘汰。听王立铭老师的《生命科学》一课,会理解其中保证基因“变化”的机制,设计规则上的精妙,是超出人类已有智慧的,这让人反而会更加相信“神”的存在。

而在公司层面,一个有志让公司长期存续的优秀的创始人,也会想尽方法让公司多元化且持续创新,从而让有竞争力的团队和项目冲出来。回想网易,自上而下,会有老板发起或主抓的新项目,例如音乐、考拉;自下而上,会有中层人员发起的创新项目,例如之前的LOFTER、一元夺宝等。就是由于这些创新,网易才没有像其他老互联网公司一样掉队。而去看其他公司,主动求变和创新的元素,才能保证公司的常青。

小到一个事业部中的骨干员工,要如何才能发展的更好,那就是遵循甚至引领这种不断创新、求变、追求更好的做事方式。之前我还在负责实际产品设计的过程中,是极其“处女座”或者说“像素眼”的。每次有我参加的BUGBUSH会议,对产品设计挑刺最多的一定会是我。在使用产品过程中,任何一点不爽的细节,都会记录、确认、改进。而这一点,也让我受益匪浅。而参与到战略规划和团队之后,老板的要求不再是体验设计,而是系统性的业务布局、产品创新,这同样是要求在新的岗位下,要在本职上做出突破,做到更好。

流传甚广的“杀白兔”企业文化,也正是在这种企业组织生存法则之下诞生的。白兔,以我理解,就是不犯错的人。而不犯错,是最大的错误。或者说,不行动,太慢,是最大的错误。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公司,都是如此。

很多人,抱着养老的态度来寻找工作,而却没有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养老”?所谓“老”,是“死”的前一步。人在养老,如同身体中不再工作的细胞,是必须要被新细胞替代的。

一切必将终结

地球有寿命、星系有寿命、基因有寿命、人类有寿命,组织和公司也同样如此。要懂得这个道理,不要心存侥幸。一个项目打入市场之后,可以野蛮生长多久?一个领域从新起,到繁盛,到驱稳,大概每个阶段的时间长度是多久?只有具备更加宏观的生命周期的视角,才能有意识的去思考这些宏观的战略问题。市场可能是突然变化的,有可能是线性变化的。比如互联网彩票,由于政策管控,一夜之间摧毁了很多线上彩票企业。而比如宏观的全国消费指数,变化一定不会是剧烈的,而是相对平稳之中有波动的,在这种背景下,跨境电商如没有巨大的政策影响,那么规模变化也会是一个稳定的增长率。

明白一切必将终结的道理,还可以让一个人时常去思考“向死而生”的智慧。正因为一切有终结,所以当下的存续才有意义。假如一个人可以长命百岁,时间有的是,当下为什么要辛苦劳作呢。正是因为一切必将终结,所以要抓住时间,尽人事,但也要听天命。

另外,一个人身处任何一个组织,也要从生命周期的视角来审视,这样才能做出更好的选择,而不是盲目追随。

最近随感。

何为色即是空

何为色?

一切欲求,都是色。

对美食的诱惑、对某事某物的愤怒、对金钱的渴望、对势力的惧怕,都是大千世界投射在人脑之后,思维中产生的意念。意念越强,即为色。

何为空?

抽离意念之后的观照,即为空。

当愤怒时,观察自己的愤怒,与围绕愤怒的一切因果环境;当怀念时,观察这份怀念,以及导致怀念的一切人事物;当起心动念时,观察这份动念。“面对”这份“色”时,自我的状态,即为空

何为“色即是空”

若拥有不被思维束缚的自由,对这份自由状态的表达,即:色即是空。

与时代共舞,而不是唱挽歌

由两场十三邀采访引发的思考
罗振宇、马东,接受许知远的采访时,无一不透露出他们对时代的拥抱的感受。且不管背后他们如何看待这个时代,他们的姿态,是一个坚定的与时代为舞的姿态,不恋过往,着眼未来。
对相比之下,许知远更在意一些经典、厚重、艺术的思考和文化,而对当下时代的各种文化表现出不耐烦,“这个时代,糟糕于之前的时代” ,这是许知远透露出的情绪所在。
关于罗振宇的采访:
罗振宇对这个时代的思考论断在于:互联网和高铁,像两个引擎,狠狠的撕裂了这个时代,让认知与行为完全不对等,让各种部落化更加的形成,让信息更加的去中心化。
过去还讲求一个同理心,站在对方的角度试图理解对方,从而达成认知共识。而现在信息爆炸所掀翻出来的各种亚文化、亚圈子,让这种站在对方角度思考,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很低。
所以,罗振宇所谓的价值观,就是自我主义,在这个时代下,选择让自己进化的“更好”,而罗振宇所谓的更好,简单说就是“时代的吹号者”,就是在市场经济下的成功:市值足够大,赚钱足够多,并以此傲:商人的道德自信。
关于马东的采访:
而马东则认为:每一个时代其实都一样,每一个时代都是雅俗共赏,而只有契合精英价值观的的部分,被记录和传承下来。许知远在采访中,透露出鄙视当下粗鄙文化的明显倾向,而马东则代表了包容和理解的另一面。马东在行为模式上,与罗振宇非常类似,以与年轻人和年轻文化为舞的方式,来迎合这个时代。
简单来说:
时代就是这样,像一架不由人操纵的马车,向前飞奔,而一切不迎合时代,与时代唱反调,对时代唱悲歌的人都是浪费时间和生命。(其实并非这么绝对,时代仍需要个人英雄主义,像当今的musk,过去的秦始皇。)
极少数人是可以扭转和改变时代的,大部分人都是被时代裹挟向前的。时代的进化,基本等同于宇宙的进化。在这层认识下,恋旧、唱挽歌,对时代发展没有意义,只能说是一种个人情感的满足和升华。
既然时代如此,那么在这个时代下如何算活出意义?
即在这个时代下利用市场,创造价值,进化自己,并要符合这个时代当下的道德观。一切市值庞大的公司,都在这个时代下被认可,并推动这个时代。
如果把一个时代,比作一个进化的物种,如果这个物种走在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下,这个物种中的一个细胞,一个分子,最道德的表现,就是在这个趋势中,让自己被“社会关系的总和” 所认可。而反观许知远,让我感受到,部分孤芳自赏、恋旧、延误时代产物的情绪和行为,是对生命的浪费。
基于这样的理解,可以反问自己三个问题,以自省:
  1. 是否深刻的理解“人的一生是嫁给这个时代的”这层本质
  2. 是否构建了有很大发展空间的“社会关系”,人本质上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水平,来自于周围最亲密的5个人水平的平均值(东吴同学会)。而人彻底脱离社会关系,那么人的价值为0。
  3. 是否努力在被社会关系所认可,从而服务于这个时代,或者共同构建和推动这个时代

而在这样的论断下,引发的另外的思考:

假如时代发展的道德观出现扭曲?假如时代的发展,与人类福祉背道而驰?人作为时代的附庸,又该如何?比如二战时期。

从而也应该庆幸,自己所处的当下的时代还不错。

叶芝的诗《披风、船和靴子》

What do you make so fair and bright?,

‘I make the cloak of sorrow:

O lovely to see in all men’s sight

Shall be the cloak of sorrow

In all men’s sight’

‘What do you build with sails for fight?’

‘I build a boat for sorrow:

O swift on the seas all day and night

Shall be the rover sorrow,

All day and night.’

‘What do you weave with wool so white?’

‘I weave the shoes of sorrow:

Soundless shall be the footfall night

In all men’s ears of sorrow,

Sudden and light.’

《披风、船与靴子》

劣松译

你在做什么?看上去明亮艳丽

做一件披风,叫做忧伤。

让每一双眼睛都看到它,

飘起来,气质非凡

落下去,静谧忧伤

你在造什么?立着远航的风帆

造一只船,叫做忧伤。

让每个日夜都拥有它,

在海上乘风破浪

在海上装载忧伤

你在织什么?用着洁白的羊毛

织一双靴子,叫做忧伤。

让每一双耳朵都聆听它,

在夜里轻轻的走过,

一时急促,

一时忧伤。

好像是在描述失恋的或者彷徨的爱情。

《天梯》:致礼生命

10月5日,整个电影院只有四个人看这部电影,《天梯》。除了我,还有一对睡着的情侣,和另外一个陌生人。《天梯》是一步纪录片,讲述了蔡国强20年间尝试并完成的一次精彩的艺术行为。

看完之后最明晰的感受:每一个人的生命,从生到死,都是一部天梯。

天梯的过程:一个白色的热气球,飘在500米的高空,气球下面拉起一个由火药绳组成的白色梯子,梯子的尾部延伸到水面的一艘船上。蔡国强在黑夜里点燃梯子的尾部,火焰开始向上燃烧,并伴随“雄壮”的声响。火焰就像一个扭动身体的魔鬼,贪婪的向上,直到顶部,黑夜里天梯被火焰包围,显出壮观且完整的形状。天梯全部点燃后,慢慢熄灭,最后剩下一幅黑色的骨架,安静的吊在白色的气球下面,安静的躺在那个清晨的空中。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e05470om0ja.html

WechatIMG3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需要仰视的白气球

飘在空中的白色气球,象征着每个人心中的至上信仰,对一些人来说是上帝,对另一些人来说是佛,或者他们文化中的神灵。上帝是需要仰视的,上帝也在引领自己的心路历程,接受忏悔。如同天梯顶点的白色气球,是黑夜里唯一可以仰视的物体。

天梯的信仰有500米,人的信仰,有高低之分吗?

生命都会燃烧,而燃烧生命的,是人的心魔

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们都拼命在追求这个阶段的目标,而且总是不满足。这样一种心态,让生命充满活力,就像天梯中黑夜里的焰火,燃烧自己的身体,不断接近白色的气球,似乎像受到召唤,有力的向上爬、大声的燃烧、肆意的扭曲,直到顶点,直到照亮一部分黑色的空间。

天梯的心魔是金黄色的,挥舞起来壮观有力,人的心魔,有多少种呢?

生命从来都很艰辛

蔡国强从91年就开始推动天梯项目,到15年才得以实现,期间经历了多次的失败。当天亮后,蔡国强妻子痛哭不止,用眼泪说明了艰辛的历程,整个20多年的努力,都在一个黑夜里呈现。

我很希望去感受一下,天梯成功之后的那个清晨,为之付出的创作者的心境。假如整个项目做起来轻松、顺利的话,心境会有怎么样的不同?而正是20年下来不间断的努力,让整场天梯的燃烧,更有意义,有力量。在我的感受里,创作者这20年的努力过程,已经成为整个艺术创作的一部分,用来诠释一个执着的生命的纠结和绽放。心中的一些东西,伴随夜晚的天明和火焰的熄灭,喷薄而出,得到释放。

生命会熄灭,但值得回味

几分钟前,天梯还在黑夜里有力的燃烧和呐喊,直到天亮,火焰熄灭,白气球拖着一副烧尽的骨架。这时观者的心境,大概是满足、慰藉和感叹。满足于刚刚的壮观,慰藉于这场来之不易的“成功”,但会感叹时间的短暂,以及熄灭后的安静和萧条。这时的气球如同墓碑,在提醒路人,这里曾有一次不错的表演,照亮过一片黑暗。

电影没有试图解释创作者的创作动机,似乎只是浅显的表现为,蔡国强为奶奶和家乡的一场表演。而他超过100岁的奶奶,在看过整场天梯之后的1个月,离开人世,这与天梯对生命的诠释,是一场意外的巧合。

而前几天看过的电影《藩篱》中,主人公用力、挣扎、欢乐、欲望和挫折的一生,与这场天梯盛宴如此相似,他手持棒球棍,恶狠狠的盯着看不见的魔鬼,而这魔鬼,却是他自己由心而生。《藩篱》中最后一幕,主人公已经去世,主人公的家人仰视天空并吹响号角,似乎也在仰望主人公那只仅剩的白色气球,回忆他燃烧的一生。

站在一个完整的视角上看待这场天梯,白色的气球、燃烧的力量,以及熄灭之后的萧条和回味,会让我觉得,人的“当下”几乎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因为只有“当下”属于自己,也只有“当下”才能照亮别人。而这一点,人们时常忽视。

定位

想起来雷军曾经发过一个微博,谈互联网创业,有四个字:顺势而为。字字珠玑。岂止创业,做选择、干事情、带团队,都需要有顺势而为的智慧和眼光。相比之下,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和认识还太浅,所以反过来也学到了很多。

我们很幸运的选择了互联网行业,作为自己栖身的领域。有的人很幸运的选择了一个崛起中的城市,作为自己栖身的城市。我们这一代人其实也很幸运,碰到了中国飞速发展的几十年,或目睹或参与了发展的过程,沾染了红利。有很多事情我们无从选择。但在少数重大选择之际,我们的关键心态,是否看清了“势”,又是否想清楚何为“顺”?

看清势,引导自己开上帝视角,至少是开“高层视角”、开“他人视角”,看清高层心中的态度和认识、期望,他人心中的目的、认识、期望。如果无法建立这些意识,就像一条乱游觅食、填饱自己的鱼一样,只有三寸的眼光、三尺的空间。

何为顺,或者换一个问题,是“利用他人成就自己”,还是“通过成就他人来成就自己”,又或者是“成就他人”,这三者可能没有区别,也可能最终会产生极大的不同。而自己又到底属于哪一种呢。

认识自己从无终点。自勉。

 

力求简洁(一)

今天二刷《罗曼蒂克消亡史》,非常难得的好电影。之所以喜欢它,大概来自于它的简洁,台词、镜头、表情、穿着、音乐、饭菜,都恰到好处。生活和工作中太多复杂的东西,反而让这种简洁变得少见、难得。

简洁可以包含更多信息,产生更直接的效果,能够做到简洁,不仅是能力,而且是美德。产品经理在工作中经常用到的“简洁”,大致分为四种:说话简洁、纸面表达简洁、逻辑流程简洁、设计表达简洁;

对话简洁。有太多不“简洁”的对话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而自己意识不到自己说话的问题,多是因为忽视了如下事实:

  1. 对方和我一定有大量信息是不对称的;
  2. 对方所说的内容,对我来说很可能冗余、啰嗦,需要先分辨,而不是立刻回答;
  3. 对方是谁,为什么听我说,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息;
  4. 我需要从对方这里,得到何种信息,达到什么目的;
  5. 对话中,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对沟通结果所产生的影响,会超过对话内容产生的影响;
  6. 对话的时长有多久;

以上6条,是让自己说话简洁、高效的基础。大部分失败的沟通,都因为我们只顾说,而不懂得听,不懂得思考怎么说;这也让懂得简洁对话的人,成为了工作中少数的“靠谱”的人,其实他们只是做到了第一步,“沟通起来很爽”。

纸面表达简洁。大部分糟糕的文章、文档等纸面信息,都可能犯了下面这些错误:

  1. 不舍得删除,觉得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都想保留,结果导致冗余;
  2. 句子写的太长,总是用非常规的句式结构,而且不会用标点符号;
  3. 没有确定信息的递进关系,没有做好信息的分类,杂糅在一起,像一个迷宫;
  4. 把自己当读者,没有把真正的读者放在心里,即使写完之后检查,仍然没切换视角;
  5. 滥用词汇、术语、英文;
  6. 兼顾了太多目的,反而没有重点;

看一个人的思路是否清晰,能否抓住重点,读他写的文章,就是一个好方法。同样的,练习逻辑和表达能力也可以从写文章入手。工作中大部分人,纸面表达能力还停留在学生作文水平,因此也给了少部分人机会,他们通过有意识的练习,就能让自己在工作中受益,超越其他人。

对于“逻辑流程”和“设计表达”的简洁,大部分产品和设计师有更深的误解,自以为流程图画的短、设计元素用的少,就是简洁,反而隐藏了更大的问题,下次细说。

如何培养学习型心态?

大部分自以为自己具备学习型心态的人,其实并不具备。

研究生期间,一个“复杂网络健壮性”的试验连续运算了7天,得到了一个与之前逻辑推理完全相反的结果。我异常沮丧的检查代码,认为是BUG导致实验结果偏差这么大。但学长却非常兴奋,似乎发现了一片未知的领域。

最终的结果表明:对一个符合“幂律分布网络图”进行“随机点”攻击,要比“蓄意点”攻击,有更大的毁灭性。沿着这个看上去“异常”的线索进行了近1年的研究,我们最终在美国物理学期刊《Physical Review E》发表了一篇长文。前面的术语主要是为了XX,更重要的是,我和学长对待结果的态度和处理方式完全相反,这种反差突显出的心态差异,让我非常受益。即“学习型心态”

最近在工作过程中,面对各种挑战和问题,这个心态根基不牢,需要再次提醒自己。

为什么要有学习型心态?

职场人士大致可以分两类。第一类人,吩咐什么做什么,但不会去想怎么能做的更好。做出来的东西也就及格,时间长了,也就成为了一个刚刚及格的人。

第二种人,在做同样的事情,或许做出来的东西都不及格,但却会自我激励,想着怎么能做的“更好”。这种人,已经天然具备了“进步的引擎”,在初期的竞争中很容易就能胜人一筹。

但仅仅这样,还不够。

虽然第二种人会努力去想,怎么能做到“更好”,但这个所谓的“更好”,在职场中往往也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自以为的“更好”;还有一种,是“他人认为的更好”。这个“他人”,往往是自己的上司、跨部门的上司、或者配合工作的同事,甚至是竞争对手。

职场发展的关键点就在于,如何对待第二种更好,即“他人认为的更好”

面对这类问题,也会有两种不同的表现趋势。第一种表现是去理解和尝试“他人认为的更好”。一旦经历多次这种循环,习惯于这种表现的人,往往会变的更加尊敬“他人的更好”这类信息,其实,就是变的比之前更加“好学”,更加“谦虚”。最终,让自己成为一个综合、全面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让自己“成长的引擎”持续的吸收动力。

当然,有些时候“他人认为的更好”确实并不是真的好。但我要说的是,如果时刻警惕的看待“他人认为的更好”,其实潜意识里,就是下面这种情况:

第二种表现,是抵触或指责“他人认为的更好”,而反过来保护自己之前的标准。即使表面上不抵触,而是尝试理解“他人的更好”,但其潜意识却在操纵自己,让自己以降格的分数来审视“他人的更好”,最终只是吸收了一小部分,却摒弃了一大部分。如同买椟还珠。

这种心态的结果,就是为自己筑起了一堵墙,屏蔽掉了别人的信息。习惯于第二种表现的人,虽然带有“进步的引擎”,在升空的初期一帆风顺,但或许升到半空的时候,面临各种外界环境的变化和挑战,会表现出停滞,甚至退步。

第一种表现,我认为才是真正的“学习型心态”

那是不是让自己以开放的心态,来接纳和理解“他人的更好”,就可以了?

如果是这样,那具备“学习型心态”也太过容易了,如果这么容易,那理论上人人都会成为职场的佼佼者。但实际情况是,很少有人能长期具备“学习型心态”,大部分人到达一定高度,就很难再有进步,而只有很少的人能脱颖而出。这又是为什么呢?

反问自己,我真的具备“学习型心态”吗?

其实,有太多的事情,我们自以为自己知道,但其实并不知道。对“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很多事情”这个客观事实的忽视,是无法建立学习型心态的障碍。如果真正警惕自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这个事实,那么试图站在当下的角度,去理解“他人的更好”,就是一件极不科学的事情。

有太多案例可以证明,如果没有长期的学习实践,我们其实无法真正领会“他人的更好”。学习素描从画石膏体开始,无数次重复阴影和线条。学习佛法从诵经开始,几百万次重复一句“阿弥陀佛”,这些事情对初学者来说都是无聊的重复,很多初学者都带着困惑最终放弃。如果我们尚未开始,就试图站在圈外解释圈内,其实只是用已经知道的信息,解释可能还不知道的东西,那么这种方法所得到的结论,可想而知。

想象一下,自己是一个生活在天圆地方认知时代的普通人,突然有人告诉自己,地球是圆的,不是平的,自己的心理感受会是什么,又会对这个信息有怎样的判断。所以:

警惕显而易见,尤其是自己的显而易见。

回顾文章前面自己的例子,如果做一件事情,自以为试图通过逻辑推理和简单试验,就能得到确定的结果,不仅错误,而且荒谬。因此,让自己懂得放下“基于既有经验”的结论,深入进去学习和实践,才是真正理解“他人的更好”、进而学习到真本事的唯一途径。

因此,建立学习型心态,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合适的时机”,更新自己潜意识中底层的代码,让自己能够接纳当下的困惑,然后树立目标、付诸实践。这更多是一种品质,而并非是一种操作方法。

每当各位老师们无法说服自己,我也无法说服自己的时候,应该自问,我是选择接受当下片刻的自我认同,还是去学习和实践,从而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认同当下的自己。

不要让短期的自信和经验,蒙蔽自己内心对自己的要求。既有经验不可信,更不应该成为自己成长路上的绊脚石。

“我反抗所有显而易见的东西”(伦佐.皮亚诺)

共勉、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