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致礼生命

10月5日,整个电影院只有四个人看这部电影,《天梯》。除了我,还有一对睡着的情侣,和另外一个陌生人。《天梯》是一步纪录片,讲述了蔡国强20年间尝试并完成的一次精彩的艺术行为。

看完之后最明晰的感受:每一个人的生命,从生到死,都是一部天梯。

天梯的过程:一个白色的热气球,飘在500米的高空,气球下面拉起一个由火药绳组成的白色梯子,梯子的尾部延伸到水面的一艘船上。蔡国强在黑夜里点燃梯子的尾部,火焰开始向上燃烧,并伴随“雄壮”的声响。火焰就像一个扭动身体的魔鬼,贪婪的向上,直到顶部,黑夜里天梯被火焰包围,显出壮观且完整的形状。天梯全部点燃后,慢慢熄灭,最后剩下一幅黑色的骨架,安静的吊在白色的气球下面,安静的躺在那个清晨的空中。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e05470om0ja.html

WechatIMG3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需要仰视的白气球

飘在空中的白色气球,象征着每个人心中的至上信仰,对一些人来说是上帝,对另一些人来说是佛,或者他们文化中的神灵。上帝是需要仰视的,上帝也在引领自己的心路历程,接受忏悔。如同天梯顶点的白色气球,是黑夜里唯一可以仰视的物体。

天梯的信仰有500米,人的信仰,有高低之分吗?

生命都会燃烧,而燃烧生命的,是人的心魔

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们都拼命在追求这个阶段的目标,而且总是不满足。这样一种心态,让生命充满活力,就像天梯中黑夜里的焰火,燃烧自己的身体,不断接近白色的气球,似乎像受到召唤,有力的向上爬、大声的燃烧、肆意的扭曲,直到顶点,直到照亮一部分黑色的空间。

天梯的心魔是金黄色的,挥舞起来壮观有力,人的心魔,有多少种呢?

生命从来都很艰辛

蔡国强从91年就开始推动天梯项目,到15年才得以实现,期间经历了多次的失败。当天亮后,蔡国强妻子痛哭不止,用眼泪说明了艰辛的历程,整个20多年的努力,都在一个黑夜里呈现。

我很希望去感受一下,天梯成功之后的那个清晨,为之付出的创作者的心境。假如整个项目做起来轻松、顺利的话,心境会有怎么样的不同?而正是20年下来不间断的努力,让整场天梯的燃烧,更有意义,有力量。在我的感受里,创作者这20年的努力过程,已经成为整个艺术创作的一部分,用来诠释一个执着的生命的纠结和绽放。心中的一些东西,伴随夜晚的天明和火焰的熄灭,喷薄而出,得到释放。

生命会熄灭,但值得回味

几分钟前,天梯还在黑夜里有力的燃烧和呐喊,直到天亮,火焰熄灭,白气球拖着一副烧尽的骨架。这时观者的心境,大概是满足、慰藉和感叹。满足于刚刚的壮观,慰藉于这场来之不易的“成功”,但会感叹时间的短暂,以及熄灭后的安静和萧条。这时的气球如同墓碑,在提醒路人,这里曾有一次不错的表演,照亮过一片黑暗。

电影没有试图解释创作者的创作动机,似乎只是浅显的表现为,蔡国强为奶奶和家乡的一场表演。而他超过100岁的奶奶,在看过整场天梯之后的1个月,离开人世,这与天梯对生命的诠释,是一场意外的巧合。

而前几天看过的电影《藩篱》中,主人公用力、挣扎、欢乐、欲望和挫折的一生,与这场天梯盛宴如此相似,他手持棒球棍,恶狠狠的盯着看不见的魔鬼,而这魔鬼,却是他自己由心而生。《藩篱》中最后一幕,主人公已经去世,主人公的家人仰视天空并吹响号角,似乎也在仰望主人公那只仅剩的白色气球,回忆他燃烧的一生。

站在一个完整的视角上看待这场天梯,白色的气球、燃烧的力量,以及熄灭之后的萧条和回味,会让我觉得,人的“当下”几乎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因为只有“当下”属于自己,也只有“当下”才能照亮别人。而这一点,人们时常忽视。

定位

想起来雷军曾经发过一个微博,谈互联网创业,有四个字:顺势而为。字字珠玑。岂止创业,做选择、干事情、带团队,都需要有顺势而为的智慧和眼光。相比之下,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和认识还太浅,所以反过来也学到了很多。

我们很幸运的选择了互联网行业,作为自己栖身的领域。有的人很幸运的选择了一个崛起中的城市,作为自己栖身的城市。我们这一代人其实也很幸运,碰到了中国飞速发展的几十年,或目睹或参与了发展的过程,沾染了红利。有很多事情我们无从选择。但在少数重大选择之际,我们的关键心态,是否看清了“势”,又是否想清楚何为“顺”?

看清势,引导自己开上帝视角,至少是开“高层视角”、开“他人视角”,看清高层心中的态度和认识、期望,他人心中的目的、认识、期望。如果无法建立这些意识,就像一条乱游觅食、填饱自己的鱼一样,只有三寸的眼光、三尺的空间。

何为顺,或者换一个问题,是“利用他人成就自己”,还是“通过成就他人来成就自己”,又或者是“成就他人”,这三者可能没有区别,也可能最终会产生极大的不同。而自己又到底属于哪一种呢。

认识自己从无终点。自勉。

 

力求简洁(一)

今天二刷《罗曼蒂克消亡史》,非常难得的好电影。之所以喜欢它,大概来自于它的简洁,台词、镜头、表情、穿着、音乐、饭菜,都恰到好处。生活和工作中太多复杂的东西,反而让这种简洁变得少见、难得。

简洁可以包含更多信息,产生更直接的效果,能够做到简洁,不仅是能力,而且是美德。产品经理在工作中经常用到的“简洁”,大致分为四种:说话简洁、纸面表达简洁、逻辑流程简洁、设计表达简洁;

对话简洁。有太多不“简洁”的对话在浪费我们的时间。而自己意识不到自己说话的问题,多是因为忽视了如下事实:

  1. 对方和我一定有大量信息是不对称的;
  2. 对方所说的内容,对我来说很可能冗余、啰嗦,需要先分辨,而不是立刻回答;
  3. 对方是谁,为什么听我说,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息;
  4. 我需要从对方这里,得到何种信息,达到什么目的;
  5. 对话中,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对沟通结果所产生的影响,会超过对话内容产生的影响;
  6. 对话的时长有多久;

以上6条,是让自己说话简洁、高效的基础。大部分失败的沟通,都因为我们只顾说,而不懂得听,不懂得思考怎么说;这也让懂得简洁对话的人,成为了工作中少数的“靠谱”的人,其实他们只是做到了第一步,“沟通起来很爽”。

纸面表达简洁。大部分糟糕的文章、文档等纸面信息,都可能犯了下面这些错误:

  1. 不舍得删除,觉得自己写的每一个字都想保留,结果导致冗余;
  2. 句子写的太长,总是用非常规的句式结构,而且不会用标点符号;
  3. 没有确定信息的递进关系,没有做好信息的分类,杂糅在一起,像一个迷宫;
  4. 把自己当读者,没有把真正的读者放在心里,即使写完之后检查,仍然没切换视角;
  5. 滥用词汇、术语、英文;
  6. 兼顾了太多目的,反而没有重点;

看一个人的思路是否清晰,能否抓住重点,读他写的文章,就是一个好方法。同样的,练习逻辑和表达能力也可以从写文章入手。工作中大部分人,纸面表达能力还停留在学生作文水平,因此也给了少部分人机会,他们通过有意识的练习,就能让自己在工作中受益,超越其他人。

对于“逻辑流程”和“设计表达”的简洁,大部分产品和设计师有更深的误解,自以为流程图画的短、设计元素用的少,就是简洁,反而隐藏了更大的问题,下次细说。

如何培养学习型心态?

大部分自以为自己具备学习型心态的人,其实并不具备。

研究生期间,一个“复杂网络健壮性”的试验连续运算了7天,得到了一个与之前逻辑推理完全相反的结果。我异常沮丧的检查代码,认为是BUG导致实验结果偏差这么大。但学长却非常兴奋,似乎发现了一片未知的领域。

最终的结果表明:对一个符合“幂律分布网络图”进行“随机点”攻击,要比“蓄意点”攻击,有更大的毁灭性。沿着这个看上去“异常”的线索进行了近1年的研究,我们最终在美国物理学期刊《Physical Review E》发表了一篇长文。前面的术语主要是为了XX,更重要的是,我和学长对待结果的态度和处理方式完全相反,这种反差突显出的心态差异,让我非常受益。即“学习型心态”

最近在工作过程中,面对各种挑战和问题,这个心态根基不牢,需要再次提醒自己。

为什么要有学习型心态?

职场人士大致可以分两类。第一类人,吩咐什么做什么,但不会去想怎么能做的更好。做出来的东西也就及格,时间长了,也就成为了一个刚刚及格的人。

第二种人,在做同样的事情,或许做出来的东西都不及格,但却会自我激励,想着怎么能做的“更好”。这种人,已经天然具备了“进步的引擎”,在初期的竞争中很容易就能胜人一筹。

但仅仅这样,还不够。

虽然第二种人会努力去想,怎么能做到“更好”,但这个所谓的“更好”,在职场中往往也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自以为的“更好”;还有一种,是“他人认为的更好”。这个“他人”,往往是自己的上司、跨部门的上司、或者配合工作的同事,甚至是竞争对手。

职场发展的关键点就在于,如何对待第二种更好,即“他人认为的更好”

面对这类问题,也会有两种不同的表现趋势。第一种表现是去理解和尝试“他人认为的更好”。一旦经历多次这种循环,习惯于这种表现的人,往往会变的更加尊敬“他人的更好”这类信息,其实,就是变的比之前更加“好学”,更加“谦虚”。最终,让自己成为一个综合、全面的人才,更重要的,是让自己“成长的引擎”持续的吸收动力。

当然,有些时候“他人认为的更好”确实并不是真的好。但我要说的是,如果时刻警惕的看待“他人认为的更好”,其实潜意识里,就是下面这种情况:

第二种表现,是抵触或指责“他人认为的更好”,而反过来保护自己之前的标准。即使表面上不抵触,而是尝试理解“他人的更好”,但其潜意识却在操纵自己,让自己以降格的分数来审视“他人的更好”,最终只是吸收了一小部分,却摒弃了一大部分。如同买椟还珠。

这种心态的结果,就是为自己筑起了一堵墙,屏蔽掉了别人的信息。习惯于第二种表现的人,虽然带有“进步的引擎”,在升空的初期一帆风顺,但或许升到半空的时候,面临各种外界环境的变化和挑战,会表现出停滞,甚至退步。

第一种表现,我认为才是真正的“学习型心态”

那是不是让自己以开放的心态,来接纳和理解“他人的更好”,就可以了?

如果是这样,那具备“学习型心态”也太过容易了,如果这么容易,那理论上人人都会成为职场的佼佼者。但实际情况是,很少有人能长期具备“学习型心态”,大部分人到达一定高度,就很难再有进步,而只有很少的人能脱颖而出。这又是为什么呢?

反问自己,我真的具备“学习型心态”吗?

其实,有太多的事情,我们自以为自己知道,但其实并不知道。对“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很多事情”这个客观事实的忽视,是无法建立学习型心态的障碍。如果真正警惕自己“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这个事实,那么试图站在当下的角度,去理解“他人的更好”,就是一件极不科学的事情。

有太多案例可以证明,如果没有长期的学习实践,我们其实无法真正领会“他人的更好”。学习素描从画石膏体开始,无数次重复阴影和线条。学习佛法从诵经开始,几百万次重复一句“阿弥陀佛”,这些事情对初学者来说都是无聊的重复,很多初学者都带着困惑最终放弃。如果我们尚未开始,就试图站在圈外解释圈内,其实只是用已经知道的信息,解释可能还不知道的东西,那么这种方法所得到的结论,可想而知。

想象一下,自己是一个生活在天圆地方认知时代的普通人,突然有人告诉自己,地球是圆的,不是平的,自己的心理感受会是什么,又会对这个信息有怎样的判断。所以:

警惕显而易见,尤其是自己的显而易见。

回顾文章前面自己的例子,如果做一件事情,自以为试图通过逻辑推理和简单试验,就能得到确定的结果,不仅错误,而且荒谬。因此,让自己懂得放下“基于既有经验”的结论,深入进去学习和实践,才是真正理解“他人的更好”、进而学习到真本事的唯一途径。

因此,建立学习型心态,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合适的时机”,更新自己潜意识中底层的代码,让自己能够接纳当下的困惑,然后树立目标、付诸实践。这更多是一种品质,而并非是一种操作方法。

每当各位老师们无法说服自己,我也无法说服自己的时候,应该自问,我是选择接受当下片刻的自我认同,还是去学习和实践,从而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认同当下的自己。

不要让短期的自信和经验,蒙蔽自己内心对自己的要求。既有经验不可信,更不应该成为自己成长路上的绊脚石。

“我反抗所有显而易见的东西”(伦佐.皮亚诺)

共勉、自勉。

警惕本能,支配内心

来自《稀缺》的核心观点当大脑的心智带宽,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事项所占用时,一些原本重要、复杂、长远的重要决策,会表现出非理性。

例如,印度小摊贩由于贫穷带来生活压力,不会通过计划储蓄,来解决长期租用工具的费用问题。而只要通过60天计划储蓄就能解决这笔工具费用,从而让小摊贩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在科学家眼里,这个事情非常浅显易懂可行,但在小摊贩看来却遥不可及,或根本是排不上日程。

再退一步,如果给小摊贩一笔钱,让他一次性解决这笔费用问题,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但书中的实验表明,即使如此,随之而来的各种生活问题,又会逐渐将小摊贩拖入之前的陷阱当中,即所谓的“稀缺陷阱”。

而避免稀缺陷阱的唯一办法,就是留给人足够的“余闲”。余闲的时间、金钱、认知带宽,都会在更多问题袭来的时候,让自己从容应对,避免这类“低级错误”。就像赶飞机,提前3小时出发的人,比卡准时间出发的人,丢钱包的概率更低。

那么问题来了:工作的压力就是非常多,时间很少,又如何制造余闲?

犹太人的安息日,让犹太民族每周有一个不被打扰的时间,在这一天,人们可以充分思考自己和环境的各种问题。这是整个犹太民族的余闲,宝贵的礼物。假如以后有能力,应该为自己开辟这样的时间。现在没有,怎么办?

我的方法:消灭真正不重要的事情。每天都去分析事情的{重要性},而不要一上来就去管理事情的过程/进度/结果等细节。

加强对事情重要程度的关注,每天都去管理当前事项的紧迫度和重要性,一天天积累下来,就会为自己制造余闲。因为,这种管理过程,逐步帮自己滤掉了没那么重要的事情,剩下的就是重要的。然后,做好剩下的重要事情,不要出现印度小摊贩的短视。

“足够的余闲”才有意义,少许的余闲仍无法避免稀缺陷阱,那到底“多少余闲”是足够的?

我认为,不同的人,标准不同。重要的不是找到具体量化标准,而是在明白道理之后,找到对待余闲的态度,从而让自己的余闲“变多”,让原本100W的余闲,发挥远大于100W的价值。下面具体解释一下:

培养正向的、积极的心态,可以让“足够的余闲”中“足够”的标准,对于自己来说,更具弹性。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有充足自信的人,手里有100W,那么在做投资过程中的收益率相对更高,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应该是这样。而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悲观的人,即使手里有120W,可能也不会有好的收益率,甚至更多的只是储蓄,而非投资,从而导致贬值。

所以,不必去量化“足够”的标准,而应该在明白“余闲的价值”之后,面对手里仅有的一点“余闲”的情况下,充分的发挥“余闲的价值”。如同《精进》书中所说,对待“生活”或者“时间”的态度,应该像孩子一样郑重,那么即使休闲的时间,也会有真正休闲的意义,反哺自身。

在金钱、时间、认知带宽等众多种“余闲”当中,我认为,内心的余闲最重要。

自己的内心,又被什么占据呢?天天想着赚钱或娱乐,还是获得更多的权利或晋升?还是一心想着买房?自己内心的肌肉是否足够强健,强健到战胜欲望和本能,支配自己的内心,去获得“余闲”,获得充盈,这是一个被欲望支配的人,很难提出并思考的问题。

走向让自己更加强大的过程中,强大的不仅仅是能力、体力、金钱、权力,还有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只有一个更强大的内心,才是其他一切的基础这个强大的内心,对于现阶段的自己来说,应该是对待重重问题和压力过程中,正向的、积极的应对态度,以及郑重的、智慧的探索过程。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自己才能真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说,

“树立起一个坚强的内核,一个由自我认同、自我接纳所构筑的坚强的内核。当缺少可以让内心安稳下来的独立标准时,每个人只能随波逐流。而只有逃脱献媚于他人的牢笼,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成为一个自己心中很酷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自勉。

面试常问:问题拆解

在面试时,我有一个重点考察项,贯穿于整个面试过程的始终,就是面试者对于所提问题的审题和分析能力,其中包含“问题内容”本身所需的业务知识,也包含“体现面试者逻辑性”的问题理解力。业务知识还可以通过实践学习,而问题理解力不是那么容易习得,体现了面试者的综合素养,我更在乎后者。

对待“问题”的第一反应如何

听到问题,是马上回答,还是先思考一下?大部分面试者第一反应都是马上作答,其中有的人是刻意保持一个轻车熟路、对答如流的面试感受,以获取面试官的高分,但其实这很容易暴露出面试者的短板。我见过那种听到问题立刻回答,而且答案得分极高的人,这类人的共性往往是“聪明+阅历+急性子”。但大部分人都是弄巧成拙的,而且马上就会被面试官无情的“打断”,被打断之后的二次提问,会让面试者更加紧张,如果打断之后的回答仍然不得要领,一定是低分。

一场面试中,一定有几个问题,是需要确认定义、拆解子问题之后才能进一步回答的,根本无法直接给出答案。这能够看出面试者对待问题的态度,以及吸收信息之后的处理能力。

是否关注问题的定义和边界

搞清楚问题的定义,就是思考“提问者到底想得到的答案是什么”。搞清楚问题的边界,就是思考“问题的答案,适用于什么主体、什么场景”。如果这两点都搞不清楚,必然会“答非所问”。

有些人答非所问,是审题不清,自以为搞清楚了问题的定义和边界,但提问者很快会听的不耐烦,这是典型的“沟通不在一个频道上”。面试者既需要审题,也需要审“人”,才能做到答即所问。我会打断对方的回答,重新说明问题,再给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对方仍然抓不住问题的核心,就不及格了,在沟通能力、读人能力、解读信息能力中的任何一项上,都可能有问题。

有些人答非所问,是逃避问题,一时不知答案,希望给出其他相关的能够证明自己的信息,来为自己加分。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承认自己对这个问题有疑问,来的直接。

是否能够提炼重点

滔滔不绝并不一定加分,反而很容易让倾听者忽视信息。而能够抓住问题的核心,给出精要的重点信息,才更加体现能力。

提炼重点的前提,是能够清晰的拆解问题,淡化次要信息,突出主要矛盾。处理业务类问题,拆解问题的能力,反应了个人的业务知识:实践经验丰富、踩过的坑多,自然知道重点在哪里。处理思维类问题,拆解问题的能力,反应了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能够在复杂信息里面抓住关键线索,就像找出几何证明题中的那条辅助线,让局面变得清晰明朗。

所以,如果面对一个提问,有充足的业务知识储备或者逻辑思维过程,接下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控制好“信息传递的起伏节奏”,体现出自己对重点的把握,这在面试中用的上,在日常工作中更加需要。


面试者对待问题的态度,很能够体现其个人“为人做事的性格”和“对待未知领域的学习能力”。一个尊重问题的人,首先就是要认清楚“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存在、又为什么解决”。

产品经理是一个问题解决者,如果做不到以上这些要求,不合格。不仅仅是产品,其他任何一个职位,都会对“应对问题的综合能力”有以上要求。否则,只能做执行者,成不了解决者。

面试问题举例:人为什么这么依赖“搜索”?你手边最近的一个瓶子,有哪些优点?如果按照以上的要求回答这两个问题,应该如何开始思考、如何拆解、如何回答呢。

本文完。

后面的文章,可以总结一下面试选人的两个感受,感受一:招聘潜力,不要迷信业务经验;感受二,招聘性格,不要盲目追求个人能力。

面试常问:坚持

每次面试到最后,如果是感兴趣的应试者,经常会补问一个问题:工作生活中,有没有什么让你坚持了很久的事情,为什么坚持。如果能得到有意思的回答,会非常加分。当然,那些可以轻易被识破的伪坚持,也会失分。

刚刚开始的坚持,是一种纯粹的自我控制力的考验,这种付出毅力进行自我控制的理性逻辑,会反复告诉自己,坚持下去会有长期的高价值收益。比如跑步、写作、看书、学习英语等等。

一定阶段之后的坚持,除了是对自我控制力的考验,也一定有坚持背后的收获,来反哺自己,鼓励自己。那些锻炼之后的一身汗,或者从书本里抬头时才刚刚发现的夜色,会让自己产生绵长的满足感。也就是说,收益在逐渐显现。这些不同于一顿大餐的满足感,是坚持下去的动力。

5年、乃至10年的坚持,会让这种付出-收益的循环,变成一种自我观念。自己知道,之前长久的坚持,已经巨大的改变了自己,但却又不能随意通过一两句话,来概括这种改变。假如有一个人,懂你这种长期坚持下来的笃定和信任,他便是你的知己。

但是听得出来,大部分人往往停留在坚持的最初的阶段,能够对一件事情的价值和自己为什么要做娓娓道来,但总感觉,是对这件事情有更多的渴求,却少了几分淡定。因为长期坚持的人,知道这些事情已经是自己的,不必心急,只要做下去就好。

希望每个人都能在坚持之后,重新认识自己。

想起之前在LOFTER时坚持过的很多事情。记录一笔

探求“本质”

说到探求本质,不妨从最近大热的直播谈起。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产品圈子里,仿佛所有人都在谈论“直播”,就好像如果没有赶上直播的大潮,就不配做互联网的一员。这种趋势,像极了前两年的“大数据热”,很愚蠢,也很外行。这种现象,反应出人们对待信息的态度太过浮于表面。而越是没有深入的思考,则越焦虑,言比称“直播”,以防止别人不知道自己在跟随潮流。

深入思考一下直播:

直播,如同语音、信件,本质是一种信息传播的载体。

直播,顾名思义,是一对多的信息传播方式,因此自带媒体属性。不同于视频聊天,直播就是一对多的传播实时影像。

直播本身需要客观的技术条件作为储备,电视直播由来已久,而网络直播,随着智能设备和4G的成熟,逐渐达到技术成熟期。

基于以上三点

推断:

直播,随着网络条件越来越成熟,未来会被更多的自带媒体基因的网络产品,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加以利用。那么像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个人公众号,等很有可能会更多的利用直播的形式。而电商,并没有非直播不可的诉求在,所以并不看好。

反观当前直播的繁荣,是一种典型的 技术成熟曲线(定义) 的表现,并且处于技术炒作期。炒作期过后,死掉一批尝鲜者,逐渐回归理性,而对直播更加合理、科学的使用的产品,将会逐渐发展起来。

以上这个思考过程,记得在微信带热语音的那段时间里,也曾思考过。当时,以语音为载体的创业产品同样在圈内非常火热,涌现了一批让人看不懂背后逻辑的创业产品。没过多久,全部挂掉。而对语音的利用,也逐渐回归理性,也就是那些适合直接说话的使用场景。

为什么要探求本质?

简单来说,当大脑理解了事物背后的本质,就可以在对应的表现场景中,快速检索出“本质”,来帮助思考和决策。例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几乎人人都掌握的几何公理。当用GPS导航时,地图上显示的两条路径,少走弯路的路线是最短的;当在一个房间里拿桌上的东西时,直线走过去是最短的。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仿佛是思想钢印一样,印刻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所以任何涉及距离判断的场景,都会直接借助本质思维进行决策。

回顾前面对直播的思考,我们从“信息载体”的角度,尝试分析直播的发展。作为一个信息载体,其技术条件、需求场景、适用人群、信息传播特性,都是帮助我们理性判断其未来发展的维度。

假如要想清楚一件事物,总归是要探求事物发展的前因后果和内外条件,一层一层向上归因,才能逐渐触及本质,思考过程是没法偷懒的。除非并不想去思考,只想去执行。

题外话,学一点数学,尤其是定理的证明和推理,对探求本质的思维培养颇有益处。

设计的“服务”本质

日本对设计的利用非常的适当,并且非常的优雅。去日本的话,街头上走着,都能发现很多很好的细节,拿自己拍的几个图举个栗子:

日本设计1
一个农用机械,龟兔分别代表快慢
日本设计2
违停监控,一双大眼盯着你,还敢乱来吗?
日本设计3
日本警局的通缉令。黄底、黑字、红字,关键信息突出,关键细节放大。
日本设计4
某工地禁止入内!

每一个设计,都感觉特别恰当的为目标服务。而在国内其实很少看到,很多设计要么用力不足,看不出任何设计;要么用力过度,掩盖了设计的初衷;并且大家都不觉得这些设计有任何问题。感觉原因大概是我们看到用到的好设计太少,对设计重视不足。

运用到互联网产品当中的设计,背后一定遵循一个逻辑,即:设计为需求服务。越是看似简单的服务目的,比如只是展示一个信息列表、进行一次确认操作,则越需要细致入微的设计来支撑。

有的人设计出来的东西,一眼感觉就本该如此,有的人的设计稿就感觉处处别扭。其实,对设计逻辑的把握,或者说对设计的服务本质的洞察,是提现设计师功底的。如果有必要,请为每一个设计细节,给出背后的设计逻辑。为什么是红色不是灰色,为什么是30像素不是10像素,为什么是TAB切换不是平铺等等。每一个设计决策,背后都暗含了对需求更好的把握和理解。

见过很多好的设计师,总结下来,会有这样几种特质:

1、在乎目的

看见线框图直接下手,画出来的东西很难及格。搞清楚为谁设计,为何种目的而设计,至少是设计的基础。否则,对着线框图上个色,只是个美工。

2、模拟真实场景

不会只对着一堆矢量图脑补,会主动掌握设计内容的前后场景、真实数据、使用人群等等,任何能够丰满设计的周边元素,都可以作为指导设计的依据。

3、频于参考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能力特别自信,至少应该在动手前,尽可能掌握几个值得参考的竞品的设计方案。

4、注重舒适度

这个舒适,是指使用者的舒适。设计出来的东西好看、耐看,是标配的追求。只知道“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只是设计师的自负而已,这种情况下设计出的东西,往往只能代表设计师本人的审美。“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而且这种美能为你所接受”,才能体现设计师的智慧。

5、追求像素级细节

一个色值、字体、像素都不容许出错。

产品和运营的所有设想,都需要靠设计来解决。设计不只是简单的线条、排版、颜色、交互,还有顺其自然的连贯性、对产品性格的表达、对品牌的定义和包装。

设计说到底,终究是一种表达手段,为需求服务。都说产品经理基本能力是需求分析,那么不具备判断或把控设计的能力,就肯定不是好产品。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做一个“变色龙”

无论自己承认与否,目前所经历的项目和团队都趋于复杂。在这种情景下怎么做人和做事,可以认为是一种多元价值的选择。这个选择可以很混蛋、很鸡贼,也可以厚黑学,或者很正能量。既能符合自己做人的标准,又能达成做事的目的,这么两难的事情,简直像爱情一样,可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今天只是大概谈谈这个话题。

公平,又不能公平。

对待责任、结果,永远追求公平,也唯有公平,才能长久。这种公平,不是简单的来自我自己的内心,公平是一个对话过程。没有绝对公平,只有在持续对话和讨论的过程中,才能不断靠近公平的满分。而当别人放弃公平的时候,则是自己需要自我坚持的时候。合作的人越多,公平之人、公平之团队,才越有可能凝聚在一起,不容易放弃。

对待自我,却不能公平。蛋糕从来是有限的,而每一匹狼都很饿。“要求别人待我如何”的前提,是“要求自己首先做到何种程度”。经常听到抱怨的声音,而这种声音的本质,来自自己对自己略低的要求,和对外界略高的要求。反过来问,凭什么这样要求自己,这样要求他人对待自己?是在寻求公平吗?算了吧,对待自己,不要用公平的那套尺度来衡量,要苛责和偏执的要求自己,对自己狠一点,才能在外部世界,主持你想要的那一套公平标准。

开放,又果断。

为什么要开放?产品经理需要摄入更多信息,来二次分析和抽离问题的本质。没有人有义务直接将问题定位清晰并告知PM,否则还要产品干嘛呢。每一个专门选择向产品经理传达信息的人,无论是运营、技术、老板还是用户,都把产品看做解决问题的一方。而在这个时候,建立信任和默契,成为问题的终点,就是产品经理责无旁贷的选择。成为团队里的太阳,去解决问题,那么就必须开放。

开放,不是不分黑白,所有问题照单全收,而是通过产品的逻辑、判断和沟通技巧,找到一条可以跟对方一起走的路,可以找到问题解决方法的路,这本身就是一门学问。“跟对方一起”,就是建立信任的开始。

为什么要果断?果断,意味着快速、强势和直接。当面对举棋不定、严重分歧、资源浪费等等问题的时候,必须有人在复杂局面下做出承担最终责任的选择。这种情景下,很多时候是要产品经理站出来。这很公平。

“果断”当然也意味着风险,这不仅考验PM平时对需求、数据、体验等方面的判断能力,而且更考验PM在之前与其他各方所建立的信任感。否则,没有果断可言,产品“果断”不了,只有撕逼和“找老大”。

像个“好人”,又像个“混蛋”

好人可以安抚业务的“焦躁”,混蛋可以治愈业务的“乱来”。在公平与不公平、开放与果断之间,产品经理当然不会一直是个“好人”,也不会一直是个“混蛋”。这并非是要求产品经理需要如此选择,而是在一个成熟且复杂的业务环境下,优秀的产品经理,正在被如此塑造。这是产品经理成长的必经之路。

产品经理,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怪胎”,需要在任何时候,寻找一切智慧的方法来推进事情。成为优秀产品经理最大的难点,很多时候,根本不是“知道做什么是正确的”,而是“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做是非判断,相对简单。做是非选择,才更考验智商和情商。

在所需的时机,选择适当的角色,这不就是变色龙吗。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