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本能,支配内心

来自《稀缺》的核心观点当大脑的心智带宽,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事项所占用时,一些原本重要、复杂、长远的重要决策,会表现出非理性。

例如,印度小摊贩由于贫穷带来生活压力,不会通过计划储蓄,来解决长期租用工具的费用问题。而只要通过60天计划储蓄就能解决这笔工具费用,从而让小摊贩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在科学家眼里,这个事情非常浅显易懂可行,但在小摊贩看来却遥不可及,或根本是排不上日程。

再退一步,如果给小摊贩一笔钱,让他一次性解决这笔费用问题,脱离贫穷的第一阶段。但书中的实验表明,即使如此,随之而来的各种生活问题,又会逐渐将小摊贩拖入之前的陷阱当中,即所谓的“稀缺陷阱”。

而避免稀缺陷阱的唯一办法,就是留给人足够的“余闲”。余闲的时间、金钱、认知带宽,都会在更多问题袭来的时候,让自己从容应对,避免这类“低级错误”。就像赶飞机,提前3小时出发的人,比卡准时间出发的人,丢钱包的概率更低。

那么问题来了:工作的压力就是非常多,时间很少,又如何制造余闲?

犹太人的安息日,让犹太民族每周有一个不被打扰的时间,在这一天,人们可以充分思考自己和环境的各种问题。这是整个犹太民族的余闲,宝贵的礼物。假如以后有能力,应该为自己开辟这样的时间。现在没有,怎么办?

我的方法:消灭真正不重要的事情。每天都去分析事情的{重要性},而不要一上来就去管理事情的过程/进度/结果等细节。

加强对事情重要程度的关注,每天都去管理当前事项的紧迫度和重要性,一天天积累下来,就会为自己制造余闲。因为,这种管理过程,逐步帮自己滤掉了没那么重要的事情,剩下的就是重要的。然后,做好剩下的重要事情,不要出现印度小摊贩的短视。

“足够的余闲”才有意义,少许的余闲仍无法避免稀缺陷阱,那到底“多少余闲”是足够的?

我认为,不同的人,标准不同。重要的不是找到具体量化标准,而是在明白道理之后,找到对待余闲的态度,从而让自己的余闲“变多”,让原本100W的余闲,发挥远大于100W的价值。下面具体解释一下:

培养正向的、积极的心态,可以让“足够的余闲”中“足够”的标准,对于自己来说,更具弹性。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有充足自信的人,手里有100W,那么在做投资过程中的收益率相对更高,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应该是这样。而一个对于未来财富积累悲观的人,即使手里有120W,可能也不会有好的收益率,甚至更多的只是储蓄,而非投资,从而导致贬值。

所以,不必去量化“足够”的标准,而应该在明白“余闲的价值”之后,面对手里仅有的一点“余闲”的情况下,充分的发挥“余闲的价值”。如同《精进》书中所说,对待“生活”或者“时间”的态度,应该像孩子一样郑重,那么即使休闲的时间,也会有真正休闲的意义,反哺自身。

在金钱、时间、认知带宽等众多种“余闲”当中,我认为,内心的余闲最重要。

自己的内心,又被什么占据呢?天天想着赚钱或娱乐,还是获得更多的权利或晋升?还是一心想着买房?自己内心的肌肉是否足够强健,强健到战胜欲望和本能,支配自己的内心,去获得“余闲”,获得充盈,这是一个被欲望支配的人,很难提出并思考的问题。

走向让自己更加强大的过程中,强大的不仅仅是能力、体力、金钱、权力,还有自己的内心。或者说,只有一个更强大的内心,才是其他一切的基础这个强大的内心,对于现阶段的自己来说,应该是对待重重问题和压力过程中,正向的、积极的应对态度,以及郑重的、智慧的探索过程。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自己才能真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说,

“树立起一个坚强的内核,一个由自我认同、自我接纳所构筑的坚强的内核。当缺少可以让内心安稳下来的独立标准时,每个人只能随波逐流。而只有逃脱献媚于他人的牢笼,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成为一个自己心中很酷的人,比什么都重要。

自勉。

面试常问:问题拆解

在面试时,我有一个重点考察项,贯穿于整个面试过程的始终,就是面试者对于所提问题的审题和分析能力,其中包含“问题内容”本身所需的业务知识,也包含“体现面试者逻辑性”的问题理解力。业务知识还可以通过实践学习,而问题理解力不是那么容易习得,体现了面试者的综合素养,我更在乎后者。

对待“问题”的第一反应如何

听到问题,是马上回答,还是先思考一下?大部分面试者第一反应都是马上作答,其中有的人是刻意保持一个轻车熟路、对答如流的面试感受,以获取面试官的高分,但其实这很容易暴露出面试者的短板。我见过那种听到问题立刻回答,而且答案得分极高的人,这类人的共性往往是“聪明+阅历+急性子”。但大部分人都是弄巧成拙的,而且马上就会被面试官无情的“打断”,被打断之后的二次提问,会让面试者更加紧张,如果打断之后的回答仍然不得要领,一定是低分。

一场面试中,一定有几个问题,是需要确认定义、拆解子问题之后才能进一步回答的,根本无法直接给出答案。这能够看出面试者对待问题的态度,以及吸收信息之后的处理能力。

是否关注问题的定义和边界

搞清楚问题的定义,就是思考“提问者到底想得到的答案是什么”。搞清楚问题的边界,就是思考“问题的答案,适用于什么主体、什么场景”。如果这两点都搞不清楚,必然会“答非所问”。

有些人答非所问,是审题不清,自以为搞清楚了问题的定义和边界,但提问者很快会听的不耐烦,这是典型的“沟通不在一个频道上”。面试者既需要审题,也需要审“人”,才能做到答即所问。我会打断对方的回答,重新说明问题,再给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对方仍然抓不住问题的核心,就不及格了,在沟通能力、读人能力、解读信息能力中的任何一项上,都可能有问题。

有些人答非所问,是逃避问题,一时不知答案,希望给出其他相关的能够证明自己的信息,来为自己加分。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承认自己对这个问题有疑问,来的直接。

是否能够提炼重点

滔滔不绝并不一定加分,反而很容易让倾听者忽视信息。而能够抓住问题的核心,给出精要的重点信息,才更加体现能力。

提炼重点的前提,是能够清晰的拆解问题,淡化次要信息,突出主要矛盾。处理业务类问题,拆解问题的能力,反应了个人的业务知识:实践经验丰富、踩过的坑多,自然知道重点在哪里。处理思维类问题,拆解问题的能力,反应了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能够在复杂信息里面抓住关键线索,就像找出几何证明题中的那条辅助线,让局面变得清晰明朗。

所以,如果面对一个提问,有充足的业务知识储备或者逻辑思维过程,接下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控制好“信息传递的起伏节奏”,体现出自己对重点的把握,这在面试中用的上,在日常工作中更加需要。


面试者对待问题的态度,很能够体现其个人“为人做事的性格”和“对待未知领域的学习能力”。一个尊重问题的人,首先就是要认清楚“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存在、又为什么解决”。

产品经理是一个问题解决者,如果做不到以上这些要求,不合格。不仅仅是产品,其他任何一个职位,都会对“应对问题的综合能力”有以上要求。否则,只能做执行者,成不了解决者。

面试问题举例:人为什么这么依赖“搜索”?你手边最近的一个瓶子,有哪些优点?如果按照以上的要求回答这两个问题,应该如何开始思考、如何拆解、如何回答呢。

本文完。

后面的文章,可以总结一下面试选人的两个感受,感受一:招聘潜力,不要迷信业务经验;感受二,招聘性格,不要盲目追求个人能力。

面试常问:坚持

每次面试到最后,如果是感兴趣的应试者,经常会补问一个问题:工作生活中,有没有什么让你坚持了很久的事情,为什么坚持。如果能得到有意思的回答,会非常加分。当然,那些可以轻易被识破的伪坚持,也会失分。

刚刚开始的坚持,是一种纯粹的自我控制力的考验,这种付出毅力进行自我控制的理性逻辑,会反复告诉自己,坚持下去会有长期的高价值收益。比如跑步、写作、看书、学习英语等等。

一定阶段之后的坚持,除了是对自我控制力的考验,也一定有坚持背后的收获,来反哺自己,鼓励自己。那些锻炼之后的一身汗,或者从书本里抬头时才刚刚发现的夜色,会让自己产生绵长的满足感。也就是说,收益在逐渐显现。这些不同于一顿大餐的满足感,是坚持下去的动力。

5年、乃至10年的坚持,会让这种付出-收益的循环,变成一种自我观念。自己知道,之前长久的坚持,已经巨大的改变了自己,但却又不能随意通过一两句话,来概括这种改变。假如有一个人,懂你这种长期坚持下来的笃定和信任,他便是你的知己。

但是听得出来,大部分人往往停留在坚持的最初的阶段,能够对一件事情的价值和自己为什么要做娓娓道来,但总感觉,是对这件事情有更多的渴求,却少了几分淡定。因为长期坚持的人,知道这些事情已经是自己的,不必心急,只要做下去就好。

希望每个人都能在坚持之后,重新认识自己。

想起之前在LOFTER时坚持过的很多事情。记录一笔

探求“本质”

说到探求本质,不妨从最近大热的直播谈起。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产品圈子里,仿佛所有人都在谈论“直播”,就好像如果没有赶上直播的大潮,就不配做互联网的一员。这种趋势,像极了前两年的“大数据热”,很愚蠢,也很外行。这种现象,反应出人们对待信息的态度太过浮于表面。而越是没有深入的思考,则越焦虑,言比称“直播”,以防止别人不知道自己在跟随潮流。

深入思考一下直播:

直播,如同语音、信件,本质是一种信息传播的载体。

直播,顾名思义,是一对多的信息传播方式,因此自带媒体属性。不同于视频聊天,直播就是一对多的传播实时影像。

直播本身需要客观的技术条件作为储备,电视直播由来已久,而网络直播,随着智能设备和4G的成熟,逐渐达到技术成熟期。

基于以上三点

推断:

直播,随着网络条件越来越成熟,未来会被更多的自带媒体基因的网络产品,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加以利用。那么像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个人公众号,等很有可能会更多的利用直播的形式。而电商,并没有非直播不可的诉求在,所以并不看好。

反观当前直播的繁荣,是一种典型的 技术成熟曲线(定义) 的表现,并且处于技术炒作期。炒作期过后,死掉一批尝鲜者,逐渐回归理性,而对直播更加合理、科学的使用的产品,将会逐渐发展起来。

以上这个思考过程,记得在微信带热语音的那段时间里,也曾思考过。当时,以语音为载体的创业产品同样在圈内非常火热,涌现了一批让人看不懂背后逻辑的创业产品。没过多久,全部挂掉。而对语音的利用,也逐渐回归理性,也就是那些适合直接说话的使用场景。

为什么要探求本质?

简单来说,当大脑理解了事物背后的本质,就可以在对应的表现场景中,快速检索出“本质”,来帮助思考和决策。例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几乎人人都掌握的几何公理。当用GPS导航时,地图上显示的两条路径,少走弯路的路线是最短的;当在一个房间里拿桌上的东西时,直线走过去是最短的。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仿佛是思想钢印一样,印刻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所以任何涉及距离判断的场景,都会直接借助本质思维进行决策。

回顾前面对直播的思考,我们从“信息载体”的角度,尝试分析直播的发展。作为一个信息载体,其技术条件、需求场景、适用人群、信息传播特性,都是帮助我们理性判断其未来发展的维度。

假如要想清楚一件事物,总归是要探求事物发展的前因后果和内外条件,一层一层向上归因,才能逐渐触及本质,思考过程是没法偷懒的。除非并不想去思考,只想去执行。

题外话,学一点数学,尤其是定理的证明和推理,对探求本质的思维培养颇有益处。

设计的“服务”本质

日本对设计的利用非常的适当,并且非常的优雅。去日本的话,街头上走着,都能发现很多很好的细节,拿自己拍的几个图举个栗子:

日本设计1
一个农用机械,龟兔分别代表快慢
日本设计2
违停监控,一双大眼盯着你,还敢乱来吗?
日本设计3
日本警局的通缉令。黄底、黑字、红字,关键信息突出,关键细节放大。
日本设计4
某工地禁止入内!

每一个设计,都感觉特别恰当的为目标服务。而在国内其实很少看到,很多设计要么用力不足,看不出任何设计;要么用力过度,掩盖了设计的初衷;并且大家都不觉得这些设计有任何问题。感觉原因大概是我们看到用到的好设计太少,对设计重视不足。

运用到互联网产品当中的设计,背后一定遵循一个逻辑,即:设计为需求服务。越是看似简单的服务目的,比如只是展示一个信息列表、进行一次确认操作,则越需要细致入微的设计来支撑。

有的人设计出来的东西,一眼感觉就本该如此,有的人的设计稿就感觉处处别扭。其实,对设计逻辑的把握,或者说对设计的服务本质的洞察,是提现设计师功底的。如果有必要,请为每一个设计细节,给出背后的设计逻辑。为什么是红色不是灰色,为什么是30像素不是10像素,为什么是TAB切换不是平铺等等。每一个设计决策,背后都暗含了对需求更好的把握和理解。

见过很多好的设计师,总结下来,会有这样几种特质:

1、在乎目的

看见线框图直接下手,画出来的东西很难及格。搞清楚为谁设计,为何种目的而设计,至少是设计的基础。否则,对着线框图上个色,只是个美工。

2、模拟真实场景

不会只对着一堆矢量图脑补,会主动掌握设计内容的前后场景、真实数据、使用人群等等,任何能够丰满设计的周边元素,都可以作为指导设计的依据。

3、频于参考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能力特别自信,至少应该在动手前,尽可能掌握几个值得参考的竞品的设计方案。

4、注重舒适度

这个舒适,是指使用者的舒适。设计出来的东西好看、耐看,是标配的追求。只知道“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只是设计师的自负而已,这种情况下设计出的东西,往往只能代表设计师本人的审美。“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而且这种美能为你所接受”,才能体现设计师的智慧。

5、追求像素级细节

一个色值、字体、像素都不容许出错。

产品和运营的所有设想,都需要靠设计来解决。设计不只是简单的线条、排版、颜色、交互,还有顺其自然的连贯性、对产品性格的表达、对品牌的定义和包装。

设计说到底,终究是一种表达手段,为需求服务。都说产品经理基本能力是需求分析,那么不具备判断或把控设计的能力,就肯定不是好产品。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做一个“变色龙”

无论自己承认与否,目前所经历的项目和团队都趋于复杂。在这种情景下怎么做人和做事,可以认为是一种多元价值的选择。这个选择可以很混蛋、很鸡贼,也可以厚黑学,或者很正能量。既能符合自己做人的标准,又能达成做事的目的,这么两难的事情,简直像爱情一样,可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今天只是大概谈谈这个话题。

公平,又不能公平。

对待责任、结果,永远追求公平,也唯有公平,才能长久。这种公平,不是简单的来自我自己的内心,公平是一个对话过程。没有绝对公平,只有在持续对话和讨论的过程中,才能不断靠近公平的满分。而当别人放弃公平的时候,则是自己需要自我坚持的时候。合作的人越多,公平之人、公平之团队,才越有可能凝聚在一起,不容易放弃。

对待自我,却不能公平。蛋糕从来是有限的,而每一匹狼都很饿。“要求别人待我如何”的前提,是“要求自己首先做到何种程度”。经常听到抱怨的声音,而这种声音的本质,来自自己对自己略低的要求,和对外界略高的要求。反过来问,凭什么这样要求自己,这样要求他人对待自己?是在寻求公平吗?算了吧,对待自己,不要用公平的那套尺度来衡量,要苛责和偏执的要求自己,对自己狠一点,才能在外部世界,主持你想要的那一套公平标准。

开放,又果断。

为什么要开放?产品经理需要摄入更多信息,来二次分析和抽离问题的本质。没有人有义务直接将问题定位清晰并告知PM,否则还要产品干嘛呢。每一个专门选择向产品经理传达信息的人,无论是运营、技术、老板还是用户,都把产品看做解决问题的一方。而在这个时候,建立信任和默契,成为问题的终点,就是产品经理责无旁贷的选择。成为团队里的太阳,去解决问题,那么就必须开放。

开放,不是不分黑白,所有问题照单全收,而是通过产品的逻辑、判断和沟通技巧,找到一条可以跟对方一起走的路,可以找到问题解决方法的路,这本身就是一门学问。“跟对方一起”,就是建立信任的开始。

为什么要果断?果断,意味着快速、强势和直接。当面对举棋不定、严重分歧、资源浪费等等问题的时候,必须有人在复杂局面下做出承担最终责任的选择。这种情景下,很多时候是要产品经理站出来。这很公平。

“果断”当然也意味着风险,这不仅考验PM平时对需求、数据、体验等方面的判断能力,而且更考验PM在之前与其他各方所建立的信任感。否则,没有果断可言,产品“果断”不了,只有撕逼和“找老大”。

像个“好人”,又像个“混蛋”

好人可以安抚业务的“焦躁”,混蛋可以治愈业务的“乱来”。在公平与不公平、开放与果断之间,产品经理当然不会一直是个“好人”,也不会一直是个“混蛋”。这并非是要求产品经理需要如此选择,而是在一个成熟且复杂的业务环境下,优秀的产品经理,正在被如此塑造。这是产品经理成长的必经之路。

产品经理,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怪胎”,需要在任何时候,寻找一切智慧的方法来推进事情。成为优秀产品经理最大的难点,很多时候,根本不是“知道做什么是正确的”,而是“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做是非判断,相对简单。做是非选择,才更考验智商和情商。

在所需的时机,选择适当的角色,这不就是变色龙吗。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在唯物中训练唯心

我们都生活在充满物质的世界

我们的感官在体验所有物质带给我们的感觉。颜色、风、味觉、热、冷、柔软、坚硬,等等所有具体物质带给我们的感觉,让我们形成了对物质的恐惧、依赖和欲望。这些感受,反过来影响我们的行为,让我们想方设法追求更多的物质,抵抗更多的物质,来进一步满足安全感、满足欲望。

为什么需要一点唯心

反问一句,谁又知道唯物或者唯心,哪一个更加接近事实呢。两个人眼里的红色是否一样?苦味,是否是因为进化选择而逐渐培养起来的一种感觉?人的自我意识,对事物的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而自我意识的产生,到底又来自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情绪,而支配情绪的物质是什么?可人又为什么能控制情绪,这种控制力,又是如何培养起来的?

仅有唯物远远没有充分回答以上问题,甚至在追求科学解答的过程中,会出现诉诸唯心的解释。

如何诉诸唯心

让周围的物质极度的匮乏下来,减少人对物质的依赖和感受,反过来观察这个物质的世界,不带情绪,不带思考,不加工,不修饰。修佛、修禅、正念似乎都是这样一个过程。

唯物和唯心是天平的两端。过分唯物和过分唯心似乎都不接近事实。而在唯物的世界里有唯心的空间,反过来,在唯心当中反过来观察物质世界。或许才是好的。

以上。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做有洁癖的PM

自己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每天在资源协调、人员培养和方向把控之间周旋的工作状态。但其实最享受和乐意的,还是讨论和设计产品方案。工作中没有时间亲自动手,只能在周末的键盘上整理一些所谓方法论,当做沉淀,以免忘记,甚至随时捡起来。

要做出真正取悦用户的产品,那么PM最好具备一些所谓的处女座品质。在外人看来复杂无聊纠缠不清的工作细节,PM却可以乐此不疲的琢磨,对每一个产出环节保持洁癖,其实是值得欣赏的工作状态。

对需求洁癖

那些自然发生的事情,才是真需求。大部分需要利益刺激、教程引导的东西,多半都是垃圾,完成任务罢了。所以,产品经理应该不断质询需求的出发点,功能的动机和用户的使用意愿,这些思考不是浪费时间,而是必要的思辨过程。警惕那些头顶上有明确的KPI指标的人提出的点子,站在目标用户的视角,来感受你即将策划的需求。

一个简单的办法,为你即将做的需求,营造一个故事场景,把自己当做用户代入进去。在正常的理性和感性指引之下,这个故事的最可能的结局,就是你需求最可能的下场。假如故事的主角,根本没有理由走入你为其设定的情节,那么需求就是一厢情愿。

当然,PM对用户的充分理解是让故事正常发展的基础。有很多编起故事来一腔狗血的PM,其实更适合去做一个编剧。

对了,少吧“教育用户”挂在嘴边。用户习惯可以培养,思维可以改变,但大部分需求场景,都是自然发生的。

对设计洁癖

设计首先为使用服务,其次才是为品质服务。做产品过程中,视觉和交互,是需求的一部分。不可想象也绝不允许那种完成了文档就丢给设计师撒手不管的PM,反过来,会非常欣赏那种对需求/交互/视觉都介入很深的工作状态。对交互和视觉有基本且准确的判断力,甚至自己就是熟练工,是对PM的基础要求。

呈现的信息要不多不少,有主有次。对信息呈现的贪心,是设计的灾难,什么都想传递,但最终用户什么都接不住。

人机交互过程要符合想象。不是符合你的想象,是符合你所服务的大部分用户的想象。好的交互不是要力争让用户少点击一次,少滑动100像素,更不是浮夸的动画效果。而是“看见即明白”的暗示,轻松且正常。

文案要说人话。用人和人的对话作为文案,不是人和机器的对话,更不是人和产品经理的对话。

视觉要正常,看起来“本就该长的这样”,多一个像素多余,少一个像素欠缺。

对逻辑洁癖

培养自己的逻辑美感。梳理功能流程的时候,代入到流程之中,想象自己是 用户,在经历每一个逻辑判断所触及的场景,场景是否合乎情理,还是非常蹩脚。假如一个业务逻辑在“正常生长”之外“横生枝节”,那么警惕一下,方案当中,是不是要兼顾这种正常之外的逻辑,还是自己想多了。

要坚信简单的逻辑才是完美的。如果发现走入一条越绕越乱的路,就算最后成功走出来了,也要自问一下,这条路是否非走不可,还是自己没有找到最简的解决方案。

经常看到团队讨论过程中,会为了一个“必须满足多个必要条件才会发生”的业务场景,而争执不下浪费时间,很是可惜。但也不忍介入进去,希望他们自己走出来。

之前,经常一个东西做出来之后,会自娱自乐的纠结很久。此时此刻看起来近乎完美,放下方案,过一天再看,会有不同的感觉,直到觉得改无可改,再问问其他人的意见,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思考,对待文案、视觉、交互无不如此,反而觉得这种过程其实正常,甚至享受。

现如今,其实工作中,很多原则并不坚固,很多细节也确实难以落实,反过来是多出来的尝试和包容。但或许这就是做管理和实战的区别。但如果有足够的自由度,那么这些所有的洁癖,都是应该坚持的。

到目前仍然相信,这是一个在看似理想的环境中,弯路最少的产品执行思路。

以上。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读书和写作

2005年在BLOGCN开设自己的第一个博客,做一个博客模板可以花掉1天的时间;2006年开始自己动手搭建论坛和学院网站,写前端代码,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下,几乎不离开寝室;2010年进入网易博客,做互联网博客产品,同年建立自己的个人博客,写一篇长文,可以思考一个下午;2011年做网易轻博客LOFTER,一做4年,这个过程中,鲜有自己满意的长篇博文;2015年正式负责网易考拉产品,博客几乎停更。

工作进入一个新的强度之后,几乎暂停了任何形式的写作,读书笔记也变得越来越随意潦草。没有外界的工作要求时,自己也极少进行有价值的思维整理。信息过载和信息交流方式的变革,改变了太多生活方式。这种改变没有被统计和察觉,几乎感觉不到,却影响深刻。

我们这群人,逐渐变成1分钟看一次手机的碎片。时间就这样被消耗掉,但是人的寿命没有变长,这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吗?回顾这些碎片化的时间,结果什么都想不起来,只剩一堆凌乱的缓存,就像电脑里的垃圾,只有被XX管家清理的价值。

还好有读书和写作,可以在面对这个碎片时代,选择这种既容易又困难的对抗方式。容易决定,难于执行。

当想到会把“选择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作为个人的思考题时,人,才之所以为人。面对长期没有变化的个人博客日志归档,心怀愧疚之时,我选择重新开始写作,并开通个人公众号。写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互联网产品、读书笔记、生活感悟、团队管理、个人管理。作为自己跟自己对话,记录自己“选择成为谁”的思考过程的笔记。以后回顾起来,在这个碎片化得时间阶段里,总有能记住的一些内容,不至于遗憾,也不至于让现在度过的这些时间,在未来被翻出来的时候,随意清零。

这才是有意义的事情吧。公众号,欢迎关注,请勿分享。

个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