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也社交?

最近虾米也更新了,加了一个小而猥琐的社交模块,用来告诉我朋友做了哪些关于音乐的事情。音乐社交到底是什么概念?

大部分音乐产品都用过,最常用的,网易云音乐、jing.fm、虾米。

听音乐的核心诉求,满足人的听觉享受。

对大多数人来说,或者说对主流人群来说,听音乐是一种所谓的伴随行为,我在听歌的同时在开车、做饭、写文章等等。对一部分来说,听音乐和发现音乐,是一种兴趣爱好,喜欢找到自己喜欢的歌手和音乐,然后呢?然后播放他们,满足自己的听觉享受。当然,不能否认的是,这里面也有一些收藏癖和炫耀的心理诉求,但这些略边缘的心理诉求,永远都是附属在满足个人听觉享受的基础上的。

每个人的听觉享受,都各有不同。

有的人对于听觉享受的要求是泛泛的。有的人是苛刻的,挑挑拣拣。有的人的听觉享受比较窄众,或只是民谣、只是凤凰传奇等等。其实,这种听觉享受的各不相同,背后的原因,大部分来自于每个人都大相径庭的主观因素。我无法给出这种主观因素所包含的具体点,或许可能有文化、性格、环节、语言等各方面的影响,综合起来,会为这个人逐步构建出属于这个人自己的音乐喜好,这也就决定了这个人在听音乐时的音乐选择。

所以说,每个人听觉喜好,都有比较强的主观因素。两个都喜欢民谣的普通音乐爱好者,可能其音乐喜好的交集也并不会很大。民谣也是一个很大的品类,而喜欢传统民谣和小清新,肯定是两种人。

到底是通过音乐社交?还是通过社交发现音乐?

对于音乐产品来说,感觉社交只是手段,让自己发现能够很好满足视觉享受的音乐。那在完成“发现自己爱听的音乐”这个方向上,到底有多少手段?社交手段在里面排第几呢?回答清楚这个问题,应该是针对音乐产品要不要做社交的理论支撑。现在自己能想到的,高效的完成“发现爱听的音乐”这个目的,手段有:1、数据挖掘,长期引导用户记录听歌的喜好,按照喜好通过算法+人工的方式匹配可能被他喜欢的歌曲。2、算法挖掘。歌曲背后的旋律规律,是不是有某种线索,可以找到类似的歌曲。3、UGC。无论是靠编辑还是核心用户,让用户帮助自己发现喜欢的音乐。精选集的做法是个产品最常用的方式。音乐社交的方式,是另一种常用手段了。前者应该比后者直接而有效。后者发挥了多大作用呢?

音乐产品到底做社交是为了什么?

社交在音乐产品中的意义是什么?除了让用户发现自己喜欢的音乐,还期望能通过社交认识朋友吗?黏住用户吗?反过来说,音乐产品黏住用户的方法,除了音乐社交这种手段,还有其他手段吗?社交在这些手段里,又排老几呢?恐怕肯定也不是第一位的,也不是最高效的。

总之。社交不是目的是手段,其在音乐产品当中所完成的目的,可能有更好的手段来实现,而不是只有社交本身。从这个角度来首,感觉社交并不是音乐产品中最核心的功能定位。而那些拿着音乐社交高举高打的音乐产品,其在社交这条路上到底得到了多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至少我猜,不会太好。

先做事还是先做人

对事不对人,对于很多人来说永远只是一句口头禅。树立自己的本质,不受表里不一的人困扰,本身也是一种对事不对人的态度。幸运的是一路走过来,碰到的小人比较少,而碰到的立刻敬而远之、保持距离,应该是最为保守但最适合我的方式了。

先做事。

跟牛人一起共事,最不必担心的便是伤害对方自尊。不是聪明人,而是同样有着做事而非做人态度的聪明人。当然,这种人很少。大部分是平庸而平淡的,不去思考左和右,顺势居左或居右,随波逐流就好了,既不成事,也不做人。自己要认清楚的是,自己,不是顺势居左或居右的人,而是看清去哪里更有利于目标,然后做出自己选择的人。自己还要认清楚的是,小人。认清楚了,就保持距离,敬而远之好了。

先做人。

做人又或许是在某个人际环境下,获得战友和资源而最终成事的必要过程呢?这个命题似乎关键点在于其所处的人际环境。达成顺境能成事。在你所处的环境下建立自己的顺境,恐怕就是不得不选择做人的理由。官场没有做事环境,只有做人的环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如果是必须在这个环节下做事,那是不是不得不先做人呢?

认清自己。自己是哪种人?是能适应各种环境,既可以单纯做事,也可以为了做事而先做人的人?还是无法拉低底线、浪费情商,只能单纯做事的人?还是那种天然无所谓底线,享受做人而无能力做事的人?

认清环境。环境最终是一群人的环境。认清环境,就是要认清一群面前的人,以及大家的集体性格、集体价值观、集体做事风格。做了公务员,就认清官场环节。在某个公司,就认清公司环境。

认清自己与环境的匹配程度。建立你的顺境,你既能成事,也能做出贡献。你与环境之间只是不温不火,无所谓顺与逆,要么走向顺境、要么走向逆境,不原地踏步。遇见逆境,看清问题,从中找到自己的着力点,用行动作出改变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