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习:当下互联网在教育中的角色

今年有段时间一直在看和思考教育类的产品,稀奇古怪的一堆产品摆在眼前,国内的教育本身就是一个水深样本杂的环境,逼得大家用各种方式来试水。

各类专栏写手分析师们惯用“颠覆”一词,这是标题党

在想教育产品的时候,自己逐渐树立了一个产品观点:互联网在进入传统领域时,更应该以低姿态的服务角色进入,把互联网当做手段,尝试优化传统领域中的体验、流程、服务等方面。花着大钱摇旗呐喊的进入,短时间就想着成为领域专家、颠覆行业,要么是骗眼球,要么是真的缺心眼了。

大搜车进入二手车领域,本身就是专家级的领军人物带着互联网的手段,去更好的服务二手车领域中的流程及体验。而从粉笔网到猿题库的转型,是直接服务于需要考试的学生。从服务到颠覆,不是这么简单。

学习和教育不同,要区分清楚

以考试、晋升等功利利益为目的的学习,都是苦逼的事情,没人愿意去学,但不得不逼着自己去学。为了兴趣的学习,重心在兴趣上,达成兴趣的手段中,学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兴趣更重要的满足方式,是玩儿,是交流。为了提升自己、增长知识的学习,这种学习者有多少?他们能坚持多久?他们这种需求,是否有可能一部分属于第一种功利利益,或许也有一部分又属于兴趣?对于最后一种学习需求,是否是伪需求,存疑。

教育类产品,从哪个方向切入?猿题库、传课网、多贝网、91外教网、网易云课堂、粉笔网、正保教育等等,每一个产品都有自己的方向侧重。苦逼而功利的考试类学习,是刚需,以此为切入点的正保教育,甚至算不上一个互联网产品,而是一个教育服务商且运维了线上的一系列服务类型的教育网站,同时也是在教育领域内探索并赚钱的案例。苦逼的云课堂,或许还并不想去转换思路。

现阶段,做创业产品,答案挺清楚的。

移动IM中消息已读的情感拿捏

微信根本没做消息已读

易信做了已读,自动开启,可以手动关闭

来往框定一种消息类型,叫重要消息,接受者必须点击阅读,发送者可以获知对方已读与否

当前短信“信息已经到达对方手机”的信息回执,是否有必要?

如果移动IM产品的定位中,包含了“取代短信”的朋友沟通的定位,甚至把其视为一种基础定位的话,由此推理,让用户成为信息发送的首选渠道,将是最重要的产品诉求之一。为什么用户将某信当成首选渠道?这其中最基础的心理需求,一定是:通过某信发送的信息,对方能够最大概率的收到、阅读并回复。整个产品都应该为用户塑造这种“信息首选发送渠道、发送后最大概率被阅读并回复”的产品预期。假设技术上,只要网络通畅必然可达,那么产品上应该如何塑造?

最直观的的手段,似乎是当年短信的做法,告知我“信息已经成功到达对方手机”,这种做法是在帮倒忙。首先,APP的环境下,由于APP通知设置、APP是否安装等因素,这个信息到达对方手机的通知,其安全感本身已经打了折扣。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需要让用户为“信息是否已经成功到达对方手机”的问题而揪心?不需要,甚至不需要主动提起此事,应该让用户形成“发送成功,就必然包含了信息抵达的结果”的安全感;如果多此一举的告知用户信息已经抵达,那么用户长期的心理诉求,就会逐渐引导至“收到信息抵达对方手机的通知”才算发送信息成功的暗示,这种暗示对于产品本身,是多余的,且无法被利用的。

如何最有效的为用户塑造“通过X信发送信息则必答,必最大概率被阅读”的心理预期?

只有一条路,扩张用户直至全民标配的感觉。用产品功能的手段去解决,只会让用户对预期不断加长、加深,既形成了功能依赖,非看到对方已读才放心;又产生功能反感,不想回复的信息,让对方知道自己已读而不回复是很抵触的。而这种依赖和方案产生之后,产品将不再有更好的解决手段。

微信不做是对的,只要无限扩张下去,变成短信替代品,自然会完成信息发送首选渠道的任务。

易信不该做,做了还默认开启,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来往的做法,成本略大,但是规则上比较巧妙。我用的还不多,目前感受下来,也有一种重要消息被对方绑架的感觉,用起来多余且别扭。

马斯洛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已经被大家引用滥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需求。

五个层次的划分,怎么理解?

从狭义的角度理解,确实可以有因果关系的深度划分,食、色未满足,谈不上安全;安全为满足,谈不上社交。从广义的方面理解,是心理深度不同,生理需求至少求生本能下的生理需求?还是在追求满足自我?划分为前者,则五个层次不再从先后因果逻辑下成立。

广义下的五个需求,有先后之分吗?

我必须满足了我的生理需求之后,才去追求自我需求吗?我觉得不见得。每一个需求属性中都可能夹杂了其他需求的成分,满足一种需求的同时,也有可能同时在满足着另一种需求。而一种需求也有可能成为满足另一种需求的手段或方式。

 

在一个层次上沟通,什么层次?

回忆每一次需求方案的讨论过程,有一些讨论陷入僵局,需要反思。

创业产品阶段下,如果你要说服我1+1=2是错的,与其反复证明1+1=2是错的(毕竟需求很难证明),不如在1+1=3、4、5等芸芸答案中选出你认为正确一个,并且为这个正确答案的实现方法,构建出你认为的可行的、完整的方案。

Q1:为什么“不能反复证明1+1=2是错的”?

原因1 :干巴巴的讨论,不是证明手段,证明难度极大。互联网产品,对于一个如火如荼产品的功能及架构等细节,没有任何人是预测其方向生死的神。即使是JOE。精益创业的理念从来不是让一群人坐在一起讨论出某个决策方向的对错。提出需求,是需要认真思辨,但不能陷入自说自话的争吵。执行需求,则需要在假设-快速测试-验证并调整的循环,而不能在一些细节方面通过说话证明真伪。

原因2:真要消耗时间吗?不行,根本没时间。这不是学术研究,不是政策改革,是创业阶段的产品,每一个版本都是赶时间、拼生死的时候。我们坐在一起讨论之前,是不是都认同这是个创业产品,是在赶时间、拼生死呢?换句话说,我们的价值观,或者我们对问题的边界定位,是否一致呢?如果不一致,恐怕很难达成决策统一。

Q2:为什么说服我,要通过1+1=3、4、5等其他答案?

原因:这是最节省时间的方式,也是最推进项目的态度。说出你认为正确的方向,我们一起感受。

Q3:为什么你自己必须要为你选出的答案,构建可行的、完整的方案?

原因:如果你没想过,或没有能力想清楚是否可行,那是在耽误大家时间。如果你没想过,或没有能力想清楚完整的方案,那也是在耽误大家时间。更可怕的是,如果我帮你想出可行性、完整性中的问题,你仍然无法理解,那么问题已经不再是方案之间的差异,而是在提出方案的那个脑子里,对于问题理解、目标诉求的差异了。

归根结底,

层次1:价值观层次

不要把价值观层次简单的归结为“都是为了产品好”,这是最假的一句话。为什么假?因为有很多人的潜意识中,会天然形成“就算产品不好,我自己是否也能好”的思维,人性使然,这在所难免。价值观层次的判断,要赤裸裸的剥开KPI、考评、职位、金钱,避开这些不谈,空谈为了产品好,算什么价值观呢?产品哪个方面好?好的标准或参照物是否统一,是否可量化?

产品的设计让人无可挑剔,还是可以接受即可,这种也是伪命题,无法讨论出结果。为什么?无可挑剔,或者接受即可,是否有统一参照物、统一标准、可量化?没有的话,讨论没用。而恰巧对于产品设计的把控尺度,深埋于每一个人对于自身产品职位、产品角度的理解,别试图去找出参照物、量化标准,否则就好像是要统一所有人丢与美女的理解,多美算是美?谁统一的了呢?

层次2:能力层次

这个很直接。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一方若承担了提升另一方某项能力的义务,相信也必然被赋予了安排另一方具体工作的权利。如若不是这样,双方的合作关系就是一起配合,那就要在一个能力层次上配合。用你明显的短板来要求我的专职业务,那就是刷流氓。反过来我若用我的短板来要求你的专职业务,也是在耍流氓。

所以更关键的问题是,认清自己的短板及强项,别被自己和环境蒙蔽,这是最重要最重要的。

思考到最后,仍然回到了认清自己的本质问题上面。无论是判断项目中各环节、包括自己的价值观,还是在具体配合中判断自己的决策是否自信、是否靠谱,判断自己的短板是否拿出来丢人,都是要从认清自己出发,深刻的,认清自己。同样的,也需客观理性的,认识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