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变色龙”

无论自己承认与否,目前所经历的项目和团队都趋于复杂。在这种情景下怎么做人和做事,可以认为是一种多元价值的选择。这个选择可以很混蛋、很鸡贼,也可以厚黑学,或者很正能量。既能符合自己做人的标准,又能达成做事的目的,这么两难的事情,简直像爱情一样,可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今天只是大概谈谈这个话题。

公平,又不能公平。

对待责任、结果,永远追求公平,也唯有公平,才能长久。这种公平,不是简单的来自我自己的内心,公平是一个对话过程。没有绝对公平,只有在持续对话和讨论的过程中,才能不断靠近公平的满分。而当别人放弃公平的时候,则是自己需要自我坚持的时候。合作的人越多,公平之人、公平之团队,才越有可能凝聚在一起,不容易放弃。

对待自我,却不能公平。蛋糕从来是有限的,而每一匹狼都很饿。“要求别人待我如何”的前提,是“要求自己首先做到何种程度”。经常听到抱怨的声音,而这种声音的本质,来自自己对自己略低的要求,和对外界略高的要求。反过来问,凭什么这样要求自己,这样要求他人对待自己?是在寻求公平吗?算了吧,对待自己,不要用公平的那套尺度来衡量,要苛责和偏执的要求自己,对自己狠一点,才能在外部世界,主持你想要的那一套公平标准。

开放,又果断。

为什么要开放?产品经理需要摄入更多信息,来二次分析和抽离问题的本质。没有人有义务直接将问题定位清晰并告知PM,否则还要产品干嘛呢。每一个专门选择向产品经理传达信息的人,无论是运营、技术、老板还是用户,都把产品看做解决问题的一方。而在这个时候,建立信任和默契,成为问题的终点,就是产品经理责无旁贷的选择。成为团队里的太阳,去解决问题,那么就必须开放。

开放,不是不分黑白,所有问题照单全收,而是通过产品的逻辑、判断和沟通技巧,找到一条可以跟对方一起走的路,可以找到问题解决方法的路,这本身就是一门学问。“跟对方一起”,就是建立信任的开始。

为什么要果断?果断,意味着快速、强势和直接。当面对举棋不定、严重分歧、资源浪费等等问题的时候,必须有人在复杂局面下做出承担最终责任的选择。这种情景下,很多时候是要产品经理站出来。这很公平。

“果断”当然也意味着风险,这不仅考验PM平时对需求、数据、体验等方面的判断能力,而且更考验PM在之前与其他各方所建立的信任感。否则,没有果断可言,产品“果断”不了,只有撕逼和“找老大”。

像个“好人”,又像个“混蛋”

好人可以安抚业务的“焦躁”,混蛋可以治愈业务的“乱来”。在公平与不公平、开放与果断之间,产品经理当然不会一直是个“好人”,也不会一直是个“混蛋”。这并非是要求产品经理需要如此选择,而是在一个成熟且复杂的业务环境下,优秀的产品经理,正在被如此塑造。这是产品经理成长的必经之路。

产品经理,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怪胎”,需要在任何时候,寻找一切智慧的方法来推进事情。成为优秀产品经理最大的难点,很多时候,根本不是“知道做什么是正确的”,而是“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做是非判断,相对简单。做是非选择,才更考验智商和情商。

在所需的时机,选择适当的角色,这不就是变色龙吗。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在唯物中训练唯心

我们都生活在充满物质的世界

我们的感官在体验所有物质带给我们的感觉。颜色、风、味觉、热、冷、柔软、坚硬,等等所有具体物质带给我们的感觉,让我们形成了对物质的恐惧、依赖和欲望。这些感受,反过来影响我们的行为,让我们想方设法追求更多的物质,抵抗更多的物质,来进一步满足安全感、满足欲望。

为什么需要一点唯心

反问一句,谁又知道唯物或者唯心,哪一个更加接近事实呢。两个人眼里的红色是否一样?苦味,是否是因为进化选择而逐渐培养起来的一种感觉?人的自我意识,对事物的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而自我意识的产生,到底又来自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情绪,而支配情绪的物质是什么?可人又为什么能控制情绪,这种控制力,又是如何培养起来的?

仅有唯物远远没有充分回答以上问题,甚至在追求科学解答的过程中,会出现诉诸唯心的解释。

如何诉诸唯心

让周围的物质极度的匮乏下来,减少人对物质的依赖和感受,反过来观察这个物质的世界,不带情绪,不带思考,不加工,不修饰。修佛、修禅、正念似乎都是这样一个过程。

唯物和唯心是天平的两端。过分唯物和过分唯心似乎都不接近事实。而在唯物的世界里有唯心的空间,反过来,在唯心当中反过来观察物质世界。或许才是好的。

以上。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