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求“本质”

说到探求本质,不妨从最近大热的直播谈起。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产品圈子里,仿佛所有人都在谈论“直播”,就好像如果没有赶上直播的大潮,就不配做互联网的一员。这种趋势,像极了前两年的“大数据热”,很愚蠢,也很外行。这种现象,反应出人们对待信息的态度太过浮于表面。而越是没有深入的思考,则越焦虑,言比称“直播”,以防止别人不知道自己在跟随潮流。

深入思考一下直播:

直播,如同语音、信件,本质是一种信息传播的载体。

直播,顾名思义,是一对多的信息传播方式,因此自带媒体属性。不同于视频聊天,直播就是一对多的传播实时影像。

直播本身需要客观的技术条件作为储备,电视直播由来已久,而网络直播,随着智能设备和4G的成熟,逐渐达到技术成熟期。

基于以上三点

推断:

直播,随着网络条件越来越成熟,未来会被更多的自带媒体基因的网络产品,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加以利用。那么像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个人公众号,等很有可能会更多的利用直播的形式。而电商,并没有非直播不可的诉求在,所以并不看好。

反观当前直播的繁荣,是一种典型的 技术成熟曲线(定义) 的表现,并且处于技术炒作期。炒作期过后,死掉一批尝鲜者,逐渐回归理性,而对直播更加合理、科学的使用的产品,将会逐渐发展起来。

以上这个思考过程,记得在微信带热语音的那段时间里,也曾思考过。当时,以语音为载体的创业产品同样在圈内非常火热,涌现了一批让人看不懂背后逻辑的创业产品。没过多久,全部挂掉。而对语音的利用,也逐渐回归理性,也就是那些适合直接说话的使用场景。

为什么要探求本质?

简单来说,当大脑理解了事物背后的本质,就可以在对应的表现场景中,快速检索出“本质”,来帮助思考和决策。例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几乎人人都掌握的几何公理。当用GPS导航时,地图上显示的两条路径,少走弯路的路线是最短的;当在一个房间里拿桌上的东西时,直线走过去是最短的。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仿佛是思想钢印一样,印刻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所以任何涉及距离判断的场景,都会直接借助本质思维进行决策。

回顾前面对直播的思考,我们从“信息载体”的角度,尝试分析直播的发展。作为一个信息载体,其技术条件、需求场景、适用人群、信息传播特性,都是帮助我们理性判断其未来发展的维度。

假如要想清楚一件事物,总归是要探求事物发展的前因后果和内外条件,一层一层向上归因,才能逐渐触及本质,思考过程是没法偷懒的。除非并不想去思考,只想去执行。

题外话,学一点数学,尤其是定理的证明和推理,对探求本质的思维培养颇有益处。

人的“忽略”能力

记得书籍《感官品牌》里有一个案例:

美国某公司拍摄电视广告,针对一个镜头拍了两版,A版是穿着猩猩服装的工作人员在操作一件事情,B版是两个人类同胞在操作同一件事情。拍摄者寄希望于通过猩猩的形象,引起观众的注意。拍摄后的试片会得出令人意外的结论:观众们对操作角色是人,还是猩猩,并没有过多的关注。甚至有A版的观众,根本记不得自己刚刚看到的镜头中,是人还是猩猩。其实人们只注意到了视频广告中不断变化的操作台,却忽略了操作角色。

另一个例子,最近略迷德州扑克,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手牌发到自己手里之后,当自己弃掉手牌,经常会在接下来几秒钟,忘记手牌具体是什么。而就在弃牌之前,自己还反复看过手里两张牌。为什么会这样?这似乎不符合常理。其实弃牌之后,自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桌面上翻开的底牌,或者场上其他人的表现。而被放弃的手牌,对自己来说,迅速成为没有现实意义的过去时,所以被选择性遗忘,似乎也是合理的。

更多的例子,就是日常沟通中,不断发现的“健忘”的沟通对象。明明在30分钟前跟老王一五一十的说明了12345,结果立刻又发现,老王只记住了他想听到的1,2345完全忽略。甚至你再三强调,反复确认,都无法阻止隔壁老王对这些信息的忽视。直到你通过邮件,红色28号字体把这些信息塞到对方的邮箱。呵呵,这封邮件让自己有了强大的心理安慰:老王这次不能说记不住了。

这些现象都凸显了一个不可忽视的特性:人在摄取信息过程中,有非常强大的信息过滤能力。换句话说,人只会摄取自己CARE的信息,而几乎彻底忽略一切其他不CARE得信息。除了谢耳朵这种所谓“自传式记忆”,所有正常人都是如此。

假如我们已经了解了人类这种本能一般的“忽略能力”,却依旧按照之前老的方式去传递信息,那我们就是傻瓜。好吧,总结一下我们这些傻瓜,可能犯傻的几个地方。

做产品的有句话叫“教育用户”。这句话其实害人不浅。如果把用户当衣食父母,那么有儿子教老子的道理吗?真正所谓的“教育用户”,是在信息传递和信息交互流程中,给出符合用户认知惯性的设计,符合信息摄入的规律,也就符合了用户记忆的规律。被记住,即“被教育”。

愚蠢的教育方法,会狠狠地用一个强有力的提醒,告诉用户你应该做什么:HI,你可以将这篇文章收藏起来,想起来的时候随时翻看。你可以从这里进入,找到你想要的某某某。来一个大大的红点,等着衣食父母们看到红点,点击进去,就能看到我们精心准备的各种新式武器…… 很惭愧的是,我们经常不可避免的使用这类方法。打脸。

聪明的教育方法,会在问题发生处给出问题解决途径;利用已有的拟物或拟人认知,模仿类似的拟物或拟人场景;减少噪音,给出主要信息和主要交互。每次看到各种产品,在各种场景加入“摇一摇”的手势玩儿法时,都在内心里敬仰一次微信张大爷,同时告诫自己不要如此东施效颦。

教育用户的方法,往往不如预期,因为用户把我们精心设计的方法给“忽略”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做个孝顺孩子,让“父母”用的舒坦。至于你想要的商业目标,如何在舒坦的“父母”那里得以实现,这与你跟“父母”的朝夕相处,和对“父母”的深入洞察,有着更密切的关系。

再说沟通问题。老李对老王说:“只要先完成事情X,就可以顺利推进事情Y了。不过事情X有着各种困难和问题需要克服,预计得先立项,起码也要1个月好吧”。老王说好的再见哈哈哈。老王记住了什么?什么也没记住。他只记得,Y不能搞,反正就是不行,为什么不行?因为老李说不行,具体原因不清楚,或者大概“原因=老李”吧,,,就是这样。

这种沟通质量不高,而且会有后遗症。老李想让老王理解的是推进事情Y的背后的逻辑。而老王并不关心这个逻辑,他还有自己的KPI需要梳理逻辑呢,因此老王只关心结果。这种沟通,在沟通之前的各自的“预期效果”,本身就是不对等的。

假如我们深谙此道,干脆从一开始,就别一心想着让老王去试图理解所谓的“Y的逻辑”。要么,转移老王的方法,跟他一起找到其他可以达到目标的方法,绕开老路。要么,只给出简单结论:可以做、完成时间是何时。这才能契合老王的目标。

回到本文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人驯化出了这么强大的忽略能力。反过来也可以问,人注意到信息,进而记住信息的机制是什么。如果能对这两个问题有很好的理解,那么顺从这个机制的设计、沟通、表达,能够更好的影响产品的用户,以及身边的事和人。

读了刘未鹏的《暗时间》在三四页的内容,就有了以上这么多的思考和整理,看来确实是一本好书。希望后面能得到答案的线索,以及更多的思考。当然,推荐此书。

设计的“服务”本质

日本对设计的利用非常的适当,并且非常的优雅。去日本的话,街头上走着,都能发现很多很好的细节,拿自己拍的几个图举个栗子:

日本设计1
一个农用机械,龟兔分别代表快慢
日本设计2
违停监控,一双大眼盯着你,还敢乱来吗?
日本设计3
日本警局的通缉令。黄底、黑字、红字,关键信息突出,关键细节放大。
日本设计4
某工地禁止入内!

每一个设计,都感觉特别恰当的为目标服务。而在国内其实很少看到,很多设计要么用力不足,看不出任何设计;要么用力过度,掩盖了设计的初衷;并且大家都不觉得这些设计有任何问题。感觉原因大概是我们看到用到的好设计太少,对设计重视不足。

运用到互联网产品当中的设计,背后一定遵循一个逻辑,即:设计为需求服务。越是看似简单的服务目的,比如只是展示一个信息列表、进行一次确认操作,则越需要细致入微的设计来支撑。

有的人设计出来的东西,一眼感觉就本该如此,有的人的设计稿就感觉处处别扭。其实,对设计逻辑的把握,或者说对设计的服务本质的洞察,是提现设计师功底的。如果有必要,请为每一个设计细节,给出背后的设计逻辑。为什么是红色不是灰色,为什么是30像素不是10像素,为什么是TAB切换不是平铺等等。每一个设计决策,背后都暗含了对需求更好的把握和理解。

见过很多好的设计师,总结下来,会有这样几种特质:

1、在乎目的

看见线框图直接下手,画出来的东西很难及格。搞清楚为谁设计,为何种目的而设计,至少是设计的基础。否则,对着线框图上个色,只是个美工。

2、模拟真实场景

不会只对着一堆矢量图脑补,会主动掌握设计内容的前后场景、真实数据、使用人群等等,任何能够丰满设计的周边元素,都可以作为指导设计的依据。

3、频于参考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能力特别自信,至少应该在动手前,尽可能掌握几个值得参考的竞品的设计方案。

4、注重舒适度

这个舒适,是指使用者的舒适。设计出来的东西好看、耐看,是标配的追求。只知道“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只是设计师的自负而已,这种情况下设计出的东西,往往只能代表设计师本人的审美。“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而且这种美能为你所接受”,才能体现设计师的智慧。

5、追求像素级细节

一个色值、字体、像素都不容许出错。

产品和运营的所有设想,都需要靠设计来解决。设计不只是简单的线条、排版、颜色、交互,还有顺其自然的连贯性、对产品性格的表达、对品牌的定义和包装。

设计说到底,终究是一种表达手段,为需求服务。都说产品经理基本能力是需求分析,那么不具备判断或把控设计的能力,就肯定不是好产品。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