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 VS 职业经理人

最近的工作和阅读,都反复触及这个话题,而说起这个话题,似乎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创业者,其他人是“职业经理人”,并且不忘记捎带一句,“碰到后者这种XXX,真是没办法….” 而习惯于说这种话的人,反而大部分都是典型的后者,且不自知。

《硅谷钢铁侠》中对主人公马斯克的描述,很写实的描述了创业者具备的特质:

  • 极度的专注,扎在某一个事情上的时候,不会受到任何无关因素的干扰,全部投入,不计成本
  • 极高的标准,无论对待公关、市场、设计等等任何方面,哪怕是一个像素的差异,或者一个错别字,都不允许存在
  • 强势,对与其共事的人有煽动性,并且对待下属和战友的错误和问题毫不留情
  • 精于计算,对关键指标把握准确,对关键数字敏感
  • 强烈的目标感和使命感,不是为了钱,或者不仅仅是为了钱而拼命,内驱力来自一种本质上算是感性的元素
  • 聪明,非常高的智商,很强的逻辑性和探究能力

书中经常有对这类特质的外在表现的描述,比如:

  • 经常1个小时内要求下属做完某个事情,而这个事情放在往常来评估,需要1周的时间
  • 很多事务会深入的介入细节
  • 常常提出非常骇人听闻的目标,比如将某个部件成本降低50%,并且对实现这一目标坚信不疑。最终的结果,往往是成功实现,甚至超出预期的完成
  • 一旦认准的事情,会立刻投入全部精力开始做,ALL IN 进去,不留退路
  • 情绪化,经常怒骂无法按照其标准完成目标的员工,跟其配合的很多人都有些避之不及
  • 向其汇报工作的时候,除了告知现状和问题,还要完整的了解清楚各类数据和解决方案,否则会被连续质问,直至问题本质
  • 个人目标,是让人类有能力移民火星,当然,并不觉得这个目标是天方夜谭,而且一步一步在接近

巧合的是,上个周末去上海谈事情,碰到一个特质上颇为相似的创业者。他是这样一个人:认定的目标,全部资本和精力都会投入,保持极高的标准和极高的执行力,并且在投入过程中,都清晰的保持目标导向。其所认定的目标,往往本质上来自于某种感性的驱动,但在执行过程中,又能非常理性的拿捏每一个环节的逻辑和重点。对待人和事情,都有一种潜在的不近人情的严苛和果断,从而能够在碰到任何障碍的时候,比别人更有可能客服困难,达到目标。而他现在已经取得的成绩,也印证了这些特质在创业过程中非凡的价值。

回顾自己工作过程中碰到的各种人和事,很少见到的是那些“果断的、有逻辑和执行力的创业者”,而更多遭遇的是“圆滑的、有沟通和汇报技巧的职业经理人”。而接触的人越多,越会不断提醒自己,自己应该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

《无印良品解密》中的核心观点提到,不奢求一个组织内部人人都是最优秀的人才,而是通过固化机制的方式,来让每一个人的工作业绩达到80分以上,从而做到整体优秀。虽然此书内大部分观点都非常正确、很受启发,但如果一个组织,仅满足于2%到3%的最优秀的人才,只能守业,无法突破。而马斯克的每一家公司,几乎每一个岗位都以近乎苛刻的标准,寻找最优秀的人才,完全是另一种极端的、极致的组织风格。

两种风格各有优劣,而我感觉中国大部分创业企业,更加适合后一种风格。尤其对于一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自己的人生选择和人格塑造,严重缺乏选择和判断的群体来说,努力让自己成为极致一些的人,或者寻找能够让自己发挥出极致价值的组织,是更值得提倡的事情。前面提到的那个年轻创业者,正是一个有着各种生活限制的军队大院生活背景的90后,他对自己个人风格的释放和工作目标的要求,淋漓尽致的体现着我们大部分大公司创业项目所缺少的极致要求。

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人有自我意识,可以分析、判断和选择,可惜的是很多人根本没有深入思考、甚至忽略了这一个作为人的特权。而对于我自己,不希望自己按照自己最舒适的活法来被塑造,否则是无法取悦自己的,只会自觉羞愧。

既然人人都知道,应该做取悦自己的事,那为什么不主动做一个能够真正取悦自己的人呢?这就是“对自己要求高一点”的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吧。

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