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 VS 职业经理人

最近的工作和阅读,都反复触及这个话题,而说起这个话题,似乎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创业者,其他人是“职业经理人”,并且不忘记捎带一句,“碰到后者这种XXX,真是没办法….” 而习惯于说这种话的人,反而大部分都是典型的后者,且不自知。

《硅谷钢铁侠》中对主人公马斯克的描述,很写实的描述了创业者具备的特质:

  • 极度的专注,扎在某一个事情上的时候,不会受到任何无关因素的干扰,全部投入,不计成本
  • 极高的标准,无论对待公关、市场、设计等等任何方面,哪怕是一个像素的差异,或者一个错别字,都不允许存在
  • 强势,对与其共事的人有煽动性,并且对待下属和战友的错误和问题毫不留情
  • 精于计算,对关键指标把握准确,对关键数字敏感
  • 强烈的目标感和使命感,不是为了钱,或者不仅仅是为了钱而拼命,内驱力来自一种本质上算是感性的元素
  • 聪明,非常高的智商,很强的逻辑性和探究能力

书中经常有对这类特质的外在表现的描述,比如:

  • 经常1个小时内要求下属做完某个事情,而这个事情放在往常来评估,需要1周的时间
  • 很多事务会深入的介入细节
  • 常常提出非常骇人听闻的目标,比如将某个部件成本降低50%,并且对实现这一目标坚信不疑。最终的结果,往往是成功实现,甚至超出预期的完成
  • 一旦认准的事情,会立刻投入全部精力开始做,ALL IN 进去,不留退路
  • 情绪化,经常怒骂无法按照其标准完成目标的员工,跟其配合的很多人都有些避之不及
  • 向其汇报工作的时候,除了告知现状和问题,还要完整的了解清楚各类数据和解决方案,否则会被连续质问,直至问题本质
  • 个人目标,是让人类有能力移民火星,当然,并不觉得这个目标是天方夜谭,而且一步一步在接近

巧合的是,上个周末去上海谈事情,碰到一个特质上颇为相似的创业者。他是这样一个人:认定的目标,全部资本和精力都会投入,保持极高的标准和极高的执行力,并且在投入过程中,都清晰的保持目标导向。其所认定的目标,往往本质上来自于某种感性的驱动,但在执行过程中,又能非常理性的拿捏每一个环节的逻辑和重点。对待人和事情,都有一种潜在的不近人情的严苛和果断,从而能够在碰到任何障碍的时候,比别人更有可能客服困难,达到目标。而他现在已经取得的成绩,也印证了这些特质在创业过程中非凡的价值。

回顾自己工作过程中碰到的各种人和事,很少见到的是那些“果断的、有逻辑和执行力的创业者”,而更多遭遇的是“圆滑的、有沟通和汇报技巧的职业经理人”。而接触的人越多,越会不断提醒自己,自己应该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

《无印良品解密》中的核心观点提到,不奢求一个组织内部人人都是最优秀的人才,而是通过固化机制的方式,来让每一个人的工作业绩达到80分以上,从而做到整体优秀。虽然此书内大部分观点都非常正确、很受启发,但如果一个组织,仅满足于2%到3%的最优秀的人才,只能守业,无法突破。而马斯克的每一家公司,几乎每一个岗位都以近乎苛刻的标准,寻找最优秀的人才,完全是另一种极端的、极致的组织风格。

两种风格各有优劣,而我感觉中国大部分创业企业,更加适合后一种风格。尤其对于一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自己的人生选择和人格塑造,严重缺乏选择和判断的群体来说,努力让自己成为极致一些的人,或者寻找能够让自己发挥出极致价值的组织,是更值得提倡的事情。前面提到的那个年轻创业者,正是一个有着各种生活限制的军队大院生活背景的90后,他对自己个人风格的释放和工作目标的要求,淋漓尽致的体现着我们大部分大公司创业项目所缺少的极致要求。

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人有自我意识,可以分析、判断和选择,可惜的是很多人根本没有深入思考、甚至忽略了这一个作为人的特权。而对于我自己,不希望自己按照自己最舒适的活法来被塑造,否则是无法取悦自己的,只会自觉羞愧。

既然人人都知道,应该做取悦自己的事,那为什么不主动做一个能够真正取悦自己的人呢?这就是“对自己要求高一点”的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吧。

自勉。

探求“本质”

说到探求本质,不妨从最近大热的直播谈起。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产品圈子里,仿佛所有人都在谈论“直播”,就好像如果没有赶上直播的大潮,就不配做互联网的一员。这种趋势,像极了前两年的“大数据热”,很愚蠢,也很外行。这种现象,反应出人们对待信息的态度太过浮于表面。而越是没有深入的思考,则越焦虑,言比称“直播”,以防止别人不知道自己在跟随潮流。

深入思考一下直播:

直播,如同语音、信件,本质是一种信息传播的载体。

直播,顾名思义,是一对多的信息传播方式,因此自带媒体属性。不同于视频聊天,直播就是一对多的传播实时影像。

直播本身需要客观的技术条件作为储备,电视直播由来已久,而网络直播,随着智能设备和4G的成熟,逐渐达到技术成熟期。

基于以上三点

推断:

直播,随着网络条件越来越成熟,未来会被更多的自带媒体基因的网络产品,作为信息传递的载体,加以利用。那么像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个人公众号,等很有可能会更多的利用直播的形式。而电商,并没有非直播不可的诉求在,所以并不看好。

反观当前直播的繁荣,是一种典型的 技术成熟曲线(定义) 的表现,并且处于技术炒作期。炒作期过后,死掉一批尝鲜者,逐渐回归理性,而对直播更加合理、科学的使用的产品,将会逐渐发展起来。

以上这个思考过程,记得在微信带热语音的那段时间里,也曾思考过。当时,以语音为载体的创业产品同样在圈内非常火热,涌现了一批让人看不懂背后逻辑的创业产品。没过多久,全部挂掉。而对语音的利用,也逐渐回归理性,也就是那些适合直接说话的使用场景。

为什么要探求本质?

简单来说,当大脑理解了事物背后的本质,就可以在对应的表现场景中,快速检索出“本质”,来帮助思考和决策。例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几乎人人都掌握的几何公理。当用GPS导航时,地图上显示的两条路径,少走弯路的路线是最短的;当在一个房间里拿桌上的东西时,直线走过去是最短的。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仿佛是思想钢印一样,印刻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所以任何涉及距离判断的场景,都会直接借助本质思维进行决策。

回顾前面对直播的思考,我们从“信息载体”的角度,尝试分析直播的发展。作为一个信息载体,其技术条件、需求场景、适用人群、信息传播特性,都是帮助我们理性判断其未来发展的维度。

假如要想清楚一件事物,总归是要探求事物发展的前因后果和内外条件,一层一层向上归因,才能逐渐触及本质,思考过程是没法偷懒的。除非并不想去思考,只想去执行。

题外话,学一点数学,尤其是定理的证明和推理,对探求本质的思维培养颇有益处。

人的“忽略”能力

记得书籍《感官品牌》里有一个案例:

美国某公司拍摄电视广告,针对一个镜头拍了两版,A版是穿着猩猩服装的工作人员在操作一件事情,B版是两个人类同胞在操作同一件事情。拍摄者寄希望于通过猩猩的形象,引起观众的注意。拍摄后的试片会得出令人意外的结论:观众们对操作角色是人,还是猩猩,并没有过多的关注。甚至有A版的观众,根本记不得自己刚刚看到的镜头中,是人还是猩猩。其实人们只注意到了视频广告中不断变化的操作台,却忽略了操作角色。

另一个例子,最近略迷德州扑克,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手牌发到自己手里之后,当自己弃掉手牌,经常会在接下来几秒钟,忘记手牌具体是什么。而就在弃牌之前,自己还反复看过手里两张牌。为什么会这样?这似乎不符合常理。其实弃牌之后,自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桌面上翻开的底牌,或者场上其他人的表现。而被放弃的手牌,对自己来说,迅速成为没有现实意义的过去时,所以被选择性遗忘,似乎也是合理的。

更多的例子,就是日常沟通中,不断发现的“健忘”的沟通对象。明明在30分钟前跟老王一五一十的说明了12345,结果立刻又发现,老王只记住了他想听到的1,2345完全忽略。甚至你再三强调,反复确认,都无法阻止隔壁老王对这些信息的忽视。直到你通过邮件,红色28号字体把这些信息塞到对方的邮箱。呵呵,这封邮件让自己有了强大的心理安慰:老王这次不能说记不住了。

这些现象都凸显了一个不可忽视的特性:人在摄取信息过程中,有非常强大的信息过滤能力。换句话说,人只会摄取自己CARE的信息,而几乎彻底忽略一切其他不CARE得信息。除了谢耳朵这种所谓“自传式记忆”,所有正常人都是如此。

假如我们已经了解了人类这种本能一般的“忽略能力”,却依旧按照之前老的方式去传递信息,那我们就是傻瓜。好吧,总结一下我们这些傻瓜,可能犯傻的几个地方。

做产品的有句话叫“教育用户”。这句话其实害人不浅。如果把用户当衣食父母,那么有儿子教老子的道理吗?真正所谓的“教育用户”,是在信息传递和信息交互流程中,给出符合用户认知惯性的设计,符合信息摄入的规律,也就符合了用户记忆的规律。被记住,即“被教育”。

愚蠢的教育方法,会狠狠地用一个强有力的提醒,告诉用户你应该做什么:HI,你可以将这篇文章收藏起来,想起来的时候随时翻看。你可以从这里进入,找到你想要的某某某。来一个大大的红点,等着衣食父母们看到红点,点击进去,就能看到我们精心准备的各种新式武器…… 很惭愧的是,我们经常不可避免的使用这类方法。打脸。

聪明的教育方法,会在问题发生处给出问题解决途径;利用已有的拟物或拟人认知,模仿类似的拟物或拟人场景;减少噪音,给出主要信息和主要交互。每次看到各种产品,在各种场景加入“摇一摇”的手势玩儿法时,都在内心里敬仰一次微信张大爷,同时告诫自己不要如此东施效颦。

教育用户的方法,往往不如预期,因为用户把我们精心设计的方法给“忽略”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做个孝顺孩子,让“父母”用的舒坦。至于你想要的商业目标,如何在舒坦的“父母”那里得以实现,这与你跟“父母”的朝夕相处,和对“父母”的深入洞察,有着更密切的关系。

再说沟通问题。老李对老王说:“只要先完成事情X,就可以顺利推进事情Y了。不过事情X有着各种困难和问题需要克服,预计得先立项,起码也要1个月好吧”。老王说好的再见哈哈哈。老王记住了什么?什么也没记住。他只记得,Y不能搞,反正就是不行,为什么不行?因为老李说不行,具体原因不清楚,或者大概“原因=老李”吧,,,就是这样。

这种沟通质量不高,而且会有后遗症。老李想让老王理解的是推进事情Y的背后的逻辑。而老王并不关心这个逻辑,他还有自己的KPI需要梳理逻辑呢,因此老王只关心结果。这种沟通,在沟通之前的各自的“预期效果”,本身就是不对等的。

假如我们深谙此道,干脆从一开始,就别一心想着让老王去试图理解所谓的“Y的逻辑”。要么,转移老王的方法,跟他一起找到其他可以达到目标的方法,绕开老路。要么,只给出简单结论:可以做、完成时间是何时。这才能契合老王的目标。

回到本文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人驯化出了这么强大的忽略能力。反过来也可以问,人注意到信息,进而记住信息的机制是什么。如果能对这两个问题有很好的理解,那么顺从这个机制的设计、沟通、表达,能够更好的影响产品的用户,以及身边的事和人。

读了刘未鹏的《暗时间》在三四页的内容,就有了以上这么多的思考和整理,看来确实是一本好书。希望后面能得到答案的线索,以及更多的思考。当然,推荐此书。

设计的“服务”本质

日本对设计的利用非常的适当,并且非常的优雅。去日本的话,街头上走着,都能发现很多很好的细节,拿自己拍的几个图举个栗子:

日本设计1
一个农用机械,龟兔分别代表快慢
日本设计2
违停监控,一双大眼盯着你,还敢乱来吗?
日本设计3
日本警局的通缉令。黄底、黑字、红字,关键信息突出,关键细节放大。
日本设计4
某工地禁止入内!

每一个设计,都感觉特别恰当的为目标服务。而在国内其实很少看到,很多设计要么用力不足,看不出任何设计;要么用力过度,掩盖了设计的初衷;并且大家都不觉得这些设计有任何问题。感觉原因大概是我们看到用到的好设计太少,对设计重视不足。

运用到互联网产品当中的设计,背后一定遵循一个逻辑,即:设计为需求服务。越是看似简单的服务目的,比如只是展示一个信息列表、进行一次确认操作,则越需要细致入微的设计来支撑。

有的人设计出来的东西,一眼感觉就本该如此,有的人的设计稿就感觉处处别扭。其实,对设计逻辑的把握,或者说对设计的服务本质的洞察,是提现设计师功底的。如果有必要,请为每一个设计细节,给出背后的设计逻辑。为什么是红色不是灰色,为什么是30像素不是10像素,为什么是TAB切换不是平铺等等。每一个设计决策,背后都暗含了对需求更好的把握和理解。

见过很多好的设计师,总结下来,会有这样几种特质:

1、在乎目的

看见线框图直接下手,画出来的东西很难及格。搞清楚为谁设计,为何种目的而设计,至少是设计的基础。否则,对着线框图上个色,只是个美工。

2、模拟真实场景

不会只对着一堆矢量图脑补,会主动掌握设计内容的前后场景、真实数据、使用人群等等,任何能够丰满设计的周边元素,都可以作为指导设计的依据。

3、频于参考

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能力特别自信,至少应该在动手前,尽可能掌握几个值得参考的竞品的设计方案。

4、注重舒适度

这个舒适,是指使用者的舒适。设计出来的东西好看、耐看,是标配的追求。只知道“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只是设计师的自负而已,这种情况下设计出的东西,往往只能代表设计师本人的审美。“我告诉你什么是美的,而且这种美能为你所接受”,才能体现设计师的智慧。

5、追求像素级细节

一个色值、字体、像素都不容许出错。

产品和运营的所有设想,都需要靠设计来解决。设计不只是简单的线条、排版、颜色、交互,还有顺其自然的连贯性、对产品性格的表达、对品牌的定义和包装。

设计说到底,终究是一种表达手段,为需求服务。都说产品经理基本能力是需求分析,那么不具备判断或把控设计的能力,就肯定不是好产品。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做一个“变色龙”

无论自己承认与否,目前所经历的项目和团队都趋于复杂。在这种情景下怎么做人和做事,可以认为是一种多元价值的选择。这个选择可以很混蛋、很鸡贼,也可以厚黑学,或者很正能量。既能符合自己做人的标准,又能达成做事的目的,这么两难的事情,简直像爱情一样,可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今天只是大概谈谈这个话题。

公平,又不能公平。

对待责任、结果,永远追求公平,也唯有公平,才能长久。这种公平,不是简单的来自我自己的内心,公平是一个对话过程。没有绝对公平,只有在持续对话和讨论的过程中,才能不断靠近公平的满分。而当别人放弃公平的时候,则是自己需要自我坚持的时候。合作的人越多,公平之人、公平之团队,才越有可能凝聚在一起,不容易放弃。

对待自我,却不能公平。蛋糕从来是有限的,而每一匹狼都很饿。“要求别人待我如何”的前提,是“要求自己首先做到何种程度”。经常听到抱怨的声音,而这种声音的本质,来自自己对自己略低的要求,和对外界略高的要求。反过来问,凭什么这样要求自己,这样要求他人对待自己?是在寻求公平吗?算了吧,对待自己,不要用公平的那套尺度来衡量,要苛责和偏执的要求自己,对自己狠一点,才能在外部世界,主持你想要的那一套公平标准。

开放,又果断。

为什么要开放?产品经理需要摄入更多信息,来二次分析和抽离问题的本质。没有人有义务直接将问题定位清晰并告知PM,否则还要产品干嘛呢。每一个专门选择向产品经理传达信息的人,无论是运营、技术、老板还是用户,都把产品看做解决问题的一方。而在这个时候,建立信任和默契,成为问题的终点,就是产品经理责无旁贷的选择。成为团队里的太阳,去解决问题,那么就必须开放。

开放,不是不分黑白,所有问题照单全收,而是通过产品的逻辑、判断和沟通技巧,找到一条可以跟对方一起走的路,可以找到问题解决方法的路,这本身就是一门学问。“跟对方一起”,就是建立信任的开始。

为什么要果断?果断,意味着快速、强势和直接。当面对举棋不定、严重分歧、资源浪费等等问题的时候,必须有人在复杂局面下做出承担最终责任的选择。这种情景下,很多时候是要产品经理站出来。这很公平。

“果断”当然也意味着风险,这不仅考验PM平时对需求、数据、体验等方面的判断能力,而且更考验PM在之前与其他各方所建立的信任感。否则,没有果断可言,产品“果断”不了,只有撕逼和“找老大”。

像个“好人”,又像个“混蛋”

好人可以安抚业务的“焦躁”,混蛋可以治愈业务的“乱来”。在公平与不公平、开放与果断之间,产品经理当然不会一直是个“好人”,也不会一直是个“混蛋”。这并非是要求产品经理需要如此选择,而是在一个成熟且复杂的业务环境下,优秀的产品经理,正在被如此塑造。这是产品经理成长的必经之路。

产品经理,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怪胎”,需要在任何时候,寻找一切智慧的方法来推进事情。成为优秀产品经理最大的难点,很多时候,根本不是“知道做什么是正确的”,而是“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做是非判断,相对简单。做是非选择,才更考验智商和情商。

在所需的时机,选择适当的角色,这不就是变色龙吗。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在唯物中训练唯心

我们都生活在充满物质的世界

我们的感官在体验所有物质带给我们的感觉。颜色、风、味觉、热、冷、柔软、坚硬,等等所有具体物质带给我们的感觉,让我们形成了对物质的恐惧、依赖和欲望。这些感受,反过来影响我们的行为,让我们想方设法追求更多的物质,抵抗更多的物质,来进一步满足安全感、满足欲望。

为什么需要一点唯心

反问一句,谁又知道唯物或者唯心,哪一个更加接近事实呢。两个人眼里的红色是否一样?苦味,是否是因为进化选择而逐渐培养起来的一种感觉?人的自我意识,对事物的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而自我意识的产生,到底又来自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情绪,而支配情绪的物质是什么?可人又为什么能控制情绪,这种控制力,又是如何培养起来的?

仅有唯物远远没有充分回答以上问题,甚至在追求科学解答的过程中,会出现诉诸唯心的解释。

如何诉诸唯心

让周围的物质极度的匮乏下来,减少人对物质的依赖和感受,反过来观察这个物质的世界,不带情绪,不带思考,不加工,不修饰。修佛、修禅、正念似乎都是这样一个过程。

唯物和唯心是天平的两端。过分唯物和过分唯心似乎都不接近事实。而在唯物的世界里有唯心的空间,反过来,在唯心当中反过来观察物质世界。或许才是好的。

以上。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做有洁癖的PM

自己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每天在资源协调、人员培养和方向把控之间周旋的工作状态。但其实最享受和乐意的,还是讨论和设计产品方案。工作中没有时间亲自动手,只能在周末的键盘上整理一些所谓方法论,当做沉淀,以免忘记,甚至随时捡起来。

要做出真正取悦用户的产品,那么PM最好具备一些所谓的处女座品质。在外人看来复杂无聊纠缠不清的工作细节,PM却可以乐此不疲的琢磨,对每一个产出环节保持洁癖,其实是值得欣赏的工作状态。

对需求洁癖

那些自然发生的事情,才是真需求。大部分需要利益刺激、教程引导的东西,多半都是垃圾,完成任务罢了。所以,产品经理应该不断质询需求的出发点,功能的动机和用户的使用意愿,这些思考不是浪费时间,而是必要的思辨过程。警惕那些头顶上有明确的KPI指标的人提出的点子,站在目标用户的视角,来感受你即将策划的需求。

一个简单的办法,为你即将做的需求,营造一个故事场景,把自己当做用户代入进去。在正常的理性和感性指引之下,这个故事的最可能的结局,就是你需求最可能的下场。假如故事的主角,根本没有理由走入你为其设定的情节,那么需求就是一厢情愿。

当然,PM对用户的充分理解是让故事正常发展的基础。有很多编起故事来一腔狗血的PM,其实更适合去做一个编剧。

对了,少吧“教育用户”挂在嘴边。用户习惯可以培养,思维可以改变,但大部分需求场景,都是自然发生的。

对设计洁癖

设计首先为使用服务,其次才是为品质服务。做产品过程中,视觉和交互,是需求的一部分。不可想象也绝不允许那种完成了文档就丢给设计师撒手不管的PM,反过来,会非常欣赏那种对需求/交互/视觉都介入很深的工作状态。对交互和视觉有基本且准确的判断力,甚至自己就是熟练工,是对PM的基础要求。

呈现的信息要不多不少,有主有次。对信息呈现的贪心,是设计的灾难,什么都想传递,但最终用户什么都接不住。

人机交互过程要符合想象。不是符合你的想象,是符合你所服务的大部分用户的想象。好的交互不是要力争让用户少点击一次,少滑动100像素,更不是浮夸的动画效果。而是“看见即明白”的暗示,轻松且正常。

文案要说人话。用人和人的对话作为文案,不是人和机器的对话,更不是人和产品经理的对话。

视觉要正常,看起来“本就该长的这样”,多一个像素多余,少一个像素欠缺。

对逻辑洁癖

培养自己的逻辑美感。梳理功能流程的时候,代入到流程之中,想象自己是 用户,在经历每一个逻辑判断所触及的场景,场景是否合乎情理,还是非常蹩脚。假如一个业务逻辑在“正常生长”之外“横生枝节”,那么警惕一下,方案当中,是不是要兼顾这种正常之外的逻辑,还是自己想多了。

要坚信简单的逻辑才是完美的。如果发现走入一条越绕越乱的路,就算最后成功走出来了,也要自问一下,这条路是否非走不可,还是自己没有找到最简的解决方案。

经常看到团队讨论过程中,会为了一个“必须满足多个必要条件才会发生”的业务场景,而争执不下浪费时间,很是可惜。但也不忍介入进去,希望他们自己走出来。

之前,经常一个东西做出来之后,会自娱自乐的纠结很久。此时此刻看起来近乎完美,放下方案,过一天再看,会有不同的感觉,直到觉得改无可改,再问问其他人的意见,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思考,对待文案、视觉、交互无不如此,反而觉得这种过程其实正常,甚至享受。

现如今,其实工作中,很多原则并不坚固,很多细节也确实难以落实,反过来是多出来的尝试和包容。但或许这就是做管理和实战的区别。但如果有足够的自由度,那么这些所有的洁癖,都是应该坚持的。

到目前仍然相信,这是一个在看似理想的环境中,弯路最少的产品执行思路。

以上。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作为PM,其实我们的沟通能力可能不及格

在很多项目环境中,产品经理,其价值充分发挥之程度,几乎全部仰仗有成效的沟通。但大部分产品经理简历上的所谓“沟通能力强”,都算是一种常见但无效的自以为是。评价沟通能力,诸如语速快、声音高、反应快、表情多、会用形容词副词等等一些表面功夫,相对而言。而沟通背后所需的信息传递节奏控制、对方意图的揣摩、环境气场的感受等等,却容易被前面这些沟通技巧所掩盖。

自以为的有效沟通,很多时候,并不有效

被老板分别过问时,A说与B说的完全不一致,甚至背道而驰。但A和B开过会、有会议纪要、A和B都自以为达成一致,信誓旦旦。WTF?其实,团队越大、跨组越多、KPI越不同,这种情况就会越来越多。而且很多时候,当事人并不知情,只有事后扯皮。

不经思考或训练的人,如无天分,一般都在说自己能听懂的话。每个人都是如此,这很正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据我的体验,多数PM都做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步,就是先拉低自己对自己沟通能力的自信确认一下,对方听懂了吗。让对方复述或解读,或者让自己换个方式阐述一遍看对方反应,都可以验证这个问题。

验证一下,你会发现,你之前白说的话比你想象的多得多。“幸好确认一遍,免得需求变更。。。。”

重新认识沟通,当做一门综合学问,而不只是传递信息这么简单。信息本身既然没有边界,难以界定,那么靠说话就要把两个人的信息搞对称,显然是个技术活儿。假如认识到沟通的重要性,不妨拉低自己对自己沟通的评分,从“急事当面说、要事走邮件”的基本技巧,到“对照锚定、同化锚定”等经典心理学逻辑,研究一下这门学问。

每个人身边,都有那些沟通起来简单不费劲,甚至说到心坎里、不谋而合的人,相信我们都爱这些人,乐意与其为伍,甚至终生为伴。在一个团队中,项目经理,首先就应该成为这样的人。而我一直坚持认为,好的产品经理,一定是一个好的项目经理。

让自己成为团队中的SOULMATE,与你神交的人,要么是战友,要么是知己。

——————————

另一个地方阅读,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劣松同学   ID: liesongtongxue

读书和写作

2005年在BLOGCN开设自己的第一个博客,做一个博客模板可以花掉1天的时间;2006年开始自己动手搭建论坛和学院网站,写前端代码,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下,几乎不离开寝室;2010年进入网易博客,做互联网博客产品,同年建立自己的个人博客,写一篇长文,可以思考一个下午;2011年做网易轻博客LOFTER,一做4年,这个过程中,鲜有自己满意的长篇博文;2015年正式负责网易考拉产品,博客几乎停更。

工作进入一个新的强度之后,几乎暂停了任何形式的写作,读书笔记也变得越来越随意潦草。没有外界的工作要求时,自己也极少进行有价值的思维整理。信息过载和信息交流方式的变革,改变了太多生活方式。这种改变没有被统计和察觉,几乎感觉不到,却影响深刻。

我们这群人,逐渐变成1分钟看一次手机的碎片。时间就这样被消耗掉,但是人的寿命没有变长,这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吗?回顾这些碎片化的时间,结果什么都想不起来,只剩一堆凌乱的缓存,就像电脑里的垃圾,只有被XX管家清理的价值。

还好有读书和写作,可以在面对这个碎片时代,选择这种既容易又困难的对抗方式。容易决定,难于执行。

当想到会把“选择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作为个人的思考题时,人,才之所以为人。面对长期没有变化的个人博客日志归档,心怀愧疚之时,我选择重新开始写作,并开通个人公众号。写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互联网产品、读书笔记、生活感悟、团队管理、个人管理。作为自己跟自己对话,记录自己“选择成为谁”的思考过程的笔记。以后回顾起来,在这个碎片化得时间阶段里,总有能记住的一些内容,不至于遗憾,也不至于让现在度过的这些时间,在未来被翻出来的时候,随意清零。

这才是有意义的事情吧。公众号,欢迎关注,请勿分享。

个人微信公众号

 

读书笔记《没有卖不出去的商品》松本朋子

作者对购物的区分,认可型购物,和,期待性购物

前者,是一种对价格认可、功能认可之后的一种消费行为,老套,直接。后者,则是一种满足自我快感的冲动行为,这个过程中的目的性弱,而随机性强。在人们冲动购物时,总是“手先行动”

男女之间的购物行为有何不同?

相比男性,女性更容易感知“沉浸其中的幸福感”,因此在购物前期,会容易对“期待的幸福感”有更多的感知以及行动。在这类购物行为中,商品、环境、陈列、气味、触觉等很多要素,可能在某一个环节,触动了顾客的过去的快感记忆,进而让顾客产生了想要拥有商品的期望。而如何在前戏环节发掘这种“顾客过去的快感记忆”,则称了一个畅销的秘诀。

男性通过购物实现“理想自我”;女性通过购物实现“被爱幻想”

过去的快感记忆来自哪里?

  • 儿时的记忆。对于不同儿童记忆的人群,可能触动他们产生共鸣的要素也不同。80、90、70,对儿时记忆反馈到购物倾向,和购物冲动上,都不尽相同吧。
  • 遗传基因中,对 生存延续 和 生命安全 的快感。男人让自己更强大、健壮和富有,女人让自己更漂亮、让人关注,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得倾向也不尽相同。
  • 最近的记忆

购物行为,很多时候,是对过去体验的再现和补偿。曾经想要但是没有,曾经体验过但还想要,曾经体验过但这次看上去略不同,等等

期待产生的幸福有哪些?从何而来?

对一个商品,在使用之后产生的幸福感,无论是折射到五官感知上的感受(柔软,口感好,细腻等),还是体现自己自我风格的感受(显得高贵、小资),都可以被整理、发掘,然后通过视觉和文字,体现在购物之前,与顾客接触,让顾客产生期待产生的幸福。

顾客不喜欢全新的商品,而是希望自己熟悉的东西,但有一些地方感觉有新意

在熟悉的商品领域,做巧妙、有激活快感的创新,会让产品大卖。比如包装、名称,甚至一个简单的规格创新等等。

从 顾客满意度CS 到 顾客幸福感CH

购物让顾客更幸福?过去,可能购物行为是满足基本的生存需要。比如购买食物、纸巾、衣服等。当商品丰富度到今天这个程度,万物不缺,购物从满足基本需求,到满足更高的需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购物,是提升整个生活的幸福度。而购物行为本身,从购买前,到购买之后的使用,在心理感受层面,本质上,是满足了顾客的幸福感。按照坐着的说法,这个幸福感不同于哲学的定义,只是一种“快感”。

从满足顾客幸福感的角度,去考虑商品的销售,这便是与简单的价格战完全不同的一种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