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

这个名字读错了很容易让人喷饭。就像老郭将S.H.E读成了“射”~还怀疑这三个闺女的胆儿真是大,HOHO。记录一下这部电影, 

尤其是它成功的将马克思维与电影结构成功的融合在一起,确实比较给力。

文艺作品总是会从现实中放大细节,变成烘托影片主题的手段,这部电影把看上去比较阳光帅气的马克变成消瘦怪异的主角,就是如此。从照片上看,俩人一般神似。或许是由于本片素材来自路人皆知的互联网创业奇迹,导演就理直气壮的用了比较跳跃的叙事手段,并且不用特别担心大家看不懂或看着累。而正是这种比较靠谱的大胆尝试,成为了各路人称赞电影的首个优点。当我看完这部电影,重新考虑下来,总是感觉这部电影就应该这样叙述,实在没有办法通过其他更合理的方式讲述马克的故事…..所以,导演很NB,把主角在片中总是跳跃话题和肢解思路的思维方式,变成了电影的思维结构,让观者接受起来理所应当。 

电影的结局就是字幕和散场,而没必要必须让观者分清楚谁对谁错。 

马克剽窃了吗?到底谁应该是社交网络的首创者?或许导演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没必要也没办法通过情节告诉大家。可以仅当做一部纪录片,解释了主角、朋友、创业历程、权益保护等等一系列围绕社交网络串联起来的美国风格的视频剪辑。不励志,马克的故事只属于他自己。不神圣,我们都不知道它是一个什么东西,只是很酷而已。 

最后想来,这部电影神似一盒快餐,吃完之后的6个小时,人是饱的。6个小时之后,牛克、驴克仍然会让人填饱肚子。就像互联网,05年的facebook再酷也是一盒花里胡哨的盒饭。而现在,微博客、LBS等各种新品种,不断的跳出来挑逗着人们的味蕾。再看当年的facebook,早已经是流行菜系中的家常便饭了。 

通过一部电影料理出互联网快餐文化的味道,正是这部电影的神奇之处。

快速决定 清醒定位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比较烦。

快速准确的决定

这两天因为一堆事情,心情格外冷淡。上个周末跑到杭州找住处,看了无数个破房子,最后的结果仍是继续考虑。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但为什么总是不能很快得到答案?要习惯最快速的梳理需求。尤其自己在做选择的时候,要习惯罗列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能总听一下左、问一下右。否则,我的答案永远是别人给的。但别人的话一定要听你,否则自己会走偏。只要在别人和自己所考虑的每个关键点上作出判断之后,清楚对比选项、提取重点,就能作出不后悔的决定,至少也可以给出方向。一句话,学会自主的理性的快速博弈。

头脑清醒的定位

与不同的人交流是很有益处的。但对于没有主见的人,在令人亢奋的交流中总是左右摇摆、迷失自己,也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鱼听猫说上面的空气很新鲜,就上岸走两圈,却被猫吃掉了。同样说明了没有主见的人,注定不会成功;成功的人,必然很有煽动性。要学会准确的把握自己的特长和特短,该扬的扬、该避的避,才有可能在实践中站住脚。不然,一定总是左摇右摆,每一次都是失败的教训,却永远品尝不到在困难中坚持之后成就的喜悦。 不能纸上谈兵,说做就做。

原来老罗就是他

其实我非常没有兴趣听那些人演讲,我不了解他们,并且感觉他们不了解我,所以讲的东西不一定适合我。怕浪费时间。听同学提起过老罗,但同学没有告诉我这个人的特点,或任何事情。同学只说,听起来比较爽,很搞笑。为自己比较晚认识这个人做了一番辩解。其实,很早在工作上跟他打过招呼,因为牛博。现在牛博被老罗阉了,我也把工作阉了,呵呵。

被触动必然有原因,鱼上钩因为有爱吃的饵,接受一个人的精神因为有投机的点。100多分钟的讲话其实只是皮毛,他告诉我的只是一些思考的入口,至于任何多花的时间和精力都会冒着浪费的风险,虽然现在这样想是对自己可能利用其价值的将来很不负责的。

开始说正题,整理一下可以借鉴的东西。

老罗是个懂用户的产品策划
他的产品思想贯穿在宣传当中,他懂得研究用户和对手,并且偏执和勤奋。准备收藏一下类似《消费行为学》和《怪诞行为学》这种研究用户行为的书,要在极平凡处发现不同,前期就是必须研究用户、熟悉用户。老罗首先意识到用户对于海报存在审美惯性,然后打破惯性,显然就是从用户出发,并从平凡处发现。其实不难做,难在发现。

也是个理想主义者
不知道他在做牛博和创业之前的十多年中积累了多少资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没有能力和资本的时候坚持理想主义的。虽然他说在中国通过艺术和文学可以坚持理想主义是错的,但至少比起他的理想主义载体来说,相对容易。这样一个能坚持的人从08年创业到如今的成绩,必然有前十几年资源的积累,其中很大一块儿是朋友,他反复提到,却没有着重强调的那部分。但他至少鼓励了我,坚持到近40依然能够找到理想主义的载体,这已经是很大的奇迹了。要先积累,再失败,再坚持,才可能找到初步成功的载体。积累是最消耗人的,但却是唯一途径。爽一把就走,必然不是理想主义者。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吗?
他的这句话对很多人不太公平。思考下来,用偏执狂形容成功生存者有些偏颇,并且生存对于很多人来说本身就不是问题,即使他们天生偏执,比如少数官/富二代们。他算是草根英雄,从不肥沃的草地里爬出来站起来的少数人。这种人需要吃得树根、饮得脏水,如果没有信仰、不能坚持,恐怕早已经成为乞丐。我想我们多数人都属于草地里爬的人,吃着饮着。看看我们的父辈,大部分人都已经沦为乞丐,只是他们不知道。少数人站起来了,再被赶出草地之前,这些人侥幸的壮大了自己。然后他们告诉我们这些话“在理想集团和利益集团的斗争当中,最终都以理想集团获胜而告终”、“为正确的价值观和使命感所驱使的人,所赚的钱比纯粹以赚钱为目的的人赚的钱更多”。其实,在神奇的国度,这些话也是一种对青年人高风险的洗脑,但相比于另一种洗脑来说,这样的信仰更加值得冒险。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老罗提到,公司在招募最优秀的人才的时候,要么就画饼充饥、对其洗脑,要么就给足够的钱。但是,国已无法为我们画饼,也没有给我们足够的钱,如果不偏执一些,怎么生存?只是老罗的137分钟的演讲,但发现网民的力量所聚集的点越来越给力。这种筛选也是人格的力量。呵呵。学习和积累,才有可能在筛选中长期生存下去,即使最后的价值只是一点点,但也总比一辈子画饼充饥强些吧。

面试时的产品问题

上次的面试有个问题让我印象深刻,总结一下先:两个用户群,群1是驴友,喜欢周游世界、喜欢通过文字和摄影记录旅行中各种美好的人;群2是天天围着工作转的白领,对着电脑窝在办公室,但希望出去旅游,希望看世界。如何通过现有产品或者一个新网络产品将两类用户的需求很好的结合起来,并用很炫的、有视觉冲击的或吸引眼球的方式表达出来。

答1,开始说通过基于LBS服务的网站于博客产品结合,至少有好几点不靠谱,总之乱七八糟、不成系统。答2,建立一个SNS社区,但并非传统的基于网民个体的社区,而是以每个旅游景点为主体;所有网民都可以作为内容建设者,向每个旅游景点发布内容,群1用户满足展示欲望、群2用户满足浏览欲望。社区主页以地图形式呈现,地图由社区中的各个用户主体,即所有景点组成,动态展示某个景点中出现的最新动态。

其实,对第2个回答感觉比较满意,后来思考了一下这样做的好处和问题:

后来能想到的好像唯一的好处是:使劲突出了旅游景点,并且景点内容来自网民共建,满足了所有网民的浏览欲望。

问题一大堆:1、以景点为主体,那么发布信息的网民怎么展示自己?如有展示自己的途径,是否会冲淡景点的吸引力?网民展示和景点展示如何结合?是重复的OR矛盾的? 2、网民向某个景点发布信息的理由是什么?3、每一个景点的内容来自所有网民,那么景点的内容建设、页面建设,由谁负责?如何组织?4、网民信息发布的类型是什么?除了归类到各个景点,还有其他用处吗?5、每个景点的内容和页面若由网站维护负责成本有多大?如果做统一模板,适合所有信息类型吗?……………………

当然,问题的前提就是一个发散思考。但落实到具体操作上,还是有很多需要考虑的繁琐之处。现实点儿的话,相册、博客、播客相互结合,就马上解决了多个问题:信息类型——照片、文字、视频;信息处置方式——相册、博客、播客;个人展示途径;网民发布理由——展示。然后在多个产品的基础上,建立信息筛选途径,将旅游信息挑出来进行页面和内容建设。成本和性价比上说,还是不靠谱,哎,能开辟一个博客旅游专栏OR相册旅游频道啥的估计就已经很费劲了,如果将各类信息按照景点区分并且单独展示,虽然做到了多且全面,但是资源不易整合、内容组织不好容易混乱繁琐,很可能分离不讨好。

其实旅游的和想去旅游的人,或许只希望看很多很多照片,知道一下大概得价格和辛苦程度。估计几行字,几幅图,就足够了。要是这么说,就是发布照片,加些描述或标签,在人际关系圈子基础上,用最快最直接的方式转发、分享、评论一下,两方面的需求就都解决了。

关于产品的长聊

刚结束一次长聊,很意外,关于论文的事情过去很久,竟然又会跟肖博在网络产品方面交流到一起。

08年通过“教授”认识了复旦的肖博,于是自己的研究生学业几乎全部在肖的指导下完成,却跟母校脱离了关系。作为老师,肖博非常称职,更不用说肖博指导下的SCI了,不敢当;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研究、思维,和分享精神。但是跟我一样,他也是一个害怕在网络中被裸奔的人,呵呵。从谈话中他的语气听得出,背靠着复旦计算机学院做事还是很惬意的,从复杂网络转向网络产品,他算是从理论到实业的一次成功转型,实业救国。。。

一些产品想法

用户至上,在碎片化的社会环境下,要尽可能粘合用户,然后更重要的则是学会利用用户,变成数据运营商。肖的概念都很宏观,但每一个细节都是从用户出发,当然,这几乎是每个人的口号。谈到数据运营商,他传达的概念即面向用户的数据挖掘,让用户行为服务于用户行为。基于SNS关系网络的电子商务产品推荐,便是一个很贴切的例子。

human computation,比较给力的方向。肖博对“人计算”的介绍给了我一些概念上的启发。设想一下:利用海量用户的网络行为,完成另一批计算机无法胜任的主观工作,简单一点:把无数的文字图形识别工作打碎成一批4字一组的“登陆验证码”,交给每天登陆某个客户端的1千万级用户群,输入验证码,一天就完成了4000万的文字识别工作;离谱一点:在百万级用户量的网游中,设置游戏策略,给出某个犯罪案件的所有破案线索、定义游戏任务,每天会有数以万计的破案参考答案出现。确实很有意思。换一个层面想,其实WEB2.0或许只是铺垫,只是开始。在网络中,用户的智慧远远没有被完全发掘,仅仅通过用户上传一些照片、发布一些文章,这样简单的工作便造就了像FACEBOOK这样的网络奇迹。那么如果引导用户进行计算和思考,利用网络行为设计复杂的网络行为,从而完成海量用户集体计算的工程,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奇迹。国外已经开始了,我们多半会高仿吧。但这个方向,相信一定是一个可以实现网站核心价值的新渠道,有点儿像把云计算拟人化,很有愿景。

产品实验,肖博的团队和校园网络产品,应该会有很好的前景,校园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他善于在极平凡处发现极简单的想法,就像他正在做的基于WIFI的移动终端网络通讯。说到他在校园网中做的产品试验,便跟他谈到了PPLive,一个诞生于华中科大的成功案例,从校园走向互联网的产品中有的还是很给力的。虽然没有FACEBOOK那么火爆,但华中科大PPLive的诞生,说明了中国高校当中拥有适合网络产品发芽生长的好土壤。记得08年春末去华中科大交流,他们的网络团队“冰岩作坊”让人印象深刻。相比之下,肖博的团队,有过而无不及。

总之是一次很有收获的交流,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太多。继续吧。

有终有始

husband father brother uncle friend

越狱

大学经同学介绍,开始看越狱。第一部热爱的美剧是老友记,跟别人一样,将剧中的几个人当成自己身边的朋友。看越狱的时间总是很短,但回味很长。在评论越狱的时候,很多人会说第一季好看,如何如何……。在我看来,它讲述的不仅仅是一个复杂的故事,还有人性、有标准、有选择、有爱和恨,有在最平凡的生活里提炼出来的精华。很多时候我会感觉到自己眼前的剧中人只是在表演,尽全力描述剧本里的人而已。但在看越狱的时候,感觉到角色在经历,在衡量做事的标准,在做选择,在表达爱和恨。这种感受很少有,大部分商业片,都只是几十分钟的快感而已。而对我来说,越狱却挺难得。当看到墓碑上迈克尔的称谓,husband father brother uncle friend,突然感觉到踏踏实实的生活,其实就是这部剧里每一个人执着追求的精髓。看似简单,但很难,所以它在告诉我,要珍惜,要努力,并且要有信念,a little faith。

有终有始
想到自己,我有什么信念?我的信念有多强,决心有多大?我的执行力有多强?我还有多少时间?我找对方向了吗?
我有信念。一直有,不触动则懒惰,触动则很强。执行力?我不应该为自己找借口,不应该为妥协找素材。从心态和性格开始,到时间管理,再到行为,要踏踏实实的努力,要懂得把努力融入生活。否则,我不配拥有任何一个称谓,只能看着别人的表演,消磨自己的时间。有终有始,就是这个意思。结束掉,意味着会有新的开始。结束可以包含很多涵义,但换个角度,我也可以把结束理解成毫无意义。因为过去式,永远不会让自己成长。而开始,才意味着一切。

心态

身边有人心态很好,举重若轻,自信满满;还有人大开大合,但仍然举重若轻,自信满满;还有人不温不火,看不出自信也看不出烦恼。虽然他们的能力确实平平。我就不行,总是里面大开大和,外面搂着。但这样一来里面就更开更和了,压抑的让我质疑自己。所以羡慕孙海英冯小刚这样的男人,为人畅快。不知道怎么改变心态,心态后面是性格,性格后面是可以描述一个人的几乎所有属性,本性难移吧。我的心态让我经常自然而然的为自己逃避的事情找到原因,自我辩解。

最近在温习越狱

处理时间的最慵懒的方式。11日LD签字、23日递交辞呈,我也快出来了。极其反感没有意义的工作方式,你所作的事情仅仅只是为了满足某个人,或某个人的上级,那你怎么可能心安理得?我的心态不好,搂不住了。我可以为别人活着,但不能为没有价值的私欲卖力气。恐怕这也是一种自私,但有一点点价值。至少换个工作,离理想近些。心态不好的理想主义者注定没办法在这里左右逢源,顶多凭着自己的力气赚口饭吃而已。我要勤奋些。

阿岳

完全没信心听陌生歌手的新歌,比过去保守了很多。听来听去发现剩下的歌手全都是那些有能力自娱自乐的人,不迎合大部分却很对我的胃口。音乐也是一种沟通。一个人把一串密码写进歌曲里,听不出来的人可以任由播放列表随机选择,听得出来的人只能纠结,因为自己无需破解的密码,在乱七八糟的歌曲列表中总是很难找到。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首。多听一首都让自己耳根紊乱,索性选择起来越来越小心,慢慢变得保守了。

计划一下后面的时间。

船员点火、我们助燃

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不在于能不能办奥运会,不在于能不能办世博会,能不能办亚运会,也不在于能买多少美国垃圾国债,更不在于能去国外几十亿几百亿下订单,而是在于让公民坐在家里不会被烧死、上街摆摊不会被扇耳光,走路不会被李肛家的宝马车撞,想吃什么都不用担心会有毒”

“@左志坚:这场大火烧出了上海政府的原形:1、最初的发布会极不负责,抛出4名电焊工,等于是火上浇油,激怒百姓;2、宣传部门仍然想封杀舆论,但是,上海媒体这回牛逼了一把,他们受不了,起义了;3、调查组已公布违法违规的结论,仍没有一位官员出面道歉或致哀,没有起码的人性。

@潘采夫:一向认为上海媒体被管制最严,缺少新闻情怀,少有批评报道,但火灾报道令人刮目相看。宣传部门应该打了招呼,下了指令,但上海媒体集体突破了新闻jin ling,报道比较深入,为本埠市民讨了公道,也为自己博到了尊严。中国媒体极少敢公然突破新闻jin ling,这件事告诉我们,只要集体撞线,这是可以的。赞!”

其实更多的只是无奈和无奈。你能做些什么,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吧。当用一只无比巨大的手按住所有人的脖子,每个人只能再正常呼吸的前提下,偶尔咳嗽两声而已。其实,不论黑白的将最大过错压在那些50/60后权势的身上,或许并不公平。就好像一场大火的起因,确实是那些烟瘾巨大的权势在吸食之后扔掉的烟头,但你为什么让自己易燃?我们为什么让自己干枯着?我们看着自己被灼烧,又去麻木不仁的灼烧别人,谁都脱不了干系。但是,无论如何,那些没有底线、只图快感的吸食者,才最遭恨。呵呵。

可是,更有趣的是,每年又有多少人捧着那几本书,挤上那几条船,载满了烟瘾者和烟的大船。这船不敢离港,因为担心自己是泰坦尼克。却总是在岸边祸及平民,然后随意舀一瓢水,浇灭怨气。就像这次大火,只不过一瓢水就可以搞定,简单的很。

好多人在抢船票,好让自己离水近,距火远。呵呵

新地儿

旧地儿留影05年7月写下第一篇BLOG。一下子5年过去了。跟博客初恋的那份感情淡如水,究其原因,浮躁。自己浮躁、周围也浮躁。看过去的日志,自己当年的青春期真是萌,虽然现在依旧发着青春痘。看过去感性性感的字,自己都有点儿害自己的羞。突然想起来让我与BLOG结缘的媒婆,杨樾,一个老DJ。5年的时间,媒婆博客的日志也是断断续续,算是事业有成~当年足够踏实的人,恐怕也浮躁了一身的尘土,36了。我距离36岁,还有10年。

BLOGCN,给人的感觉一是不思进取、二是找不着北。再者,跟哗众取宠大行其道的网络氛围向背,也是BLOGCN逐渐被人们抛弃的原因之一吧,我猜。近一两年,我越来越感觉网络的赤裸裸,自己本来很喜欢赤条条的在上面跑来跑去,后来感觉好多人可以在上面随意的窥探。既然自己知道自己是裸奔,就没必要在意别人拍你。可问题是,好多人都以为自己在网上穿着衣服逛呢。谁知道,逛得也多,脱的也多。一个不小心,就裸了。再一个不经意,就被别人盯到了。虽然在网络里盯梢的人算是少数,但想想就不爽,几双面具后面的眼睛,可以肆无忌惮的看整个沙滩上裸着和半裸的人群,双方各自是什么感觉。或许这只是因为闷骚导致的妄想症吧。也是因为这一点,那些直率坦然、肆无忌惮的家伙总是让我佩服,也得到很多同类的尊敬。

几年来,自己一直没有形成一种固定的写作习惯,长期孤僻的经营博客,最后必然是死路一条,相信极少数人能够在网络中踏踏实实的封闭的经营自己。所以后来一段时间,我经常通过日志整理自己的学习和工作,算是一种工具,当然,说得多,做得少。在网络中,有开放的心态,才能乐在其中。所以,自己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呃,就是自己是不是应该坦然的脱光,然后悠然自得的在上面走来走去,真惬意~

国内的互联网肯定也是中国特色下的。从没机会考察自由社会的网络文化,但听说外面世界的互联网从来不是反腐的主角儿,虽然经常看到电影中的主角总能谷歌出一些重要线索,好让情节突飞猛进。国内的互联网也应该是中国特色成分最少的地方,因为50/60后的当权者跟不上网上的速度,只能左删右挡。没关系,只要留下足够大的面积,同样的土壤照样可以长出五颜六色的植被,虽然最好的品种总是从外面移植,但只要开出花来,就是成功。作为一个没有能力让肉体翻墙的自由分子,我理应在这篇沃土中发光发热,HOHO,新地儿,给力。

沃土,我来了~